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八章大内第一高手
    “逆贼沈振衣……已踏入内城。”

    太监总管跪倒在地,根本不敢抬起头。

    恐惧令他浑身颤抖——并不是害怕沈振衣,而是害怕皇帝的愤怒。

    “皇城四龙,不堪一击,已经以身殉职。”

    被人突破内城,守城的皇城四龙,本来就该死。

    单于惊一点都不在乎他们的生死,只是面色阴沉,宽袍大袖中握紧了拳头。

    在沈振衣与他之间,有五道关卡。

    皇帝并没有指望第一道关卡就能拦住沈振衣,但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轻松。

    “三千年来,他还是第二个闯进内城的人吧?”

    单于惊语声悲怆,拱手向北。

    “有愧于列祖列宗,朕实不甘。”

    雁公主缩在角落,一言不发。

    九禅天斗擂台之后,皇帝废太子,确定了雁公主为皇太女,许她日后继承皇位,立下皇储。

    但比之以往,她却变得更沉默。

    皇帝发兵镇压天下,围攻沈三公子,她一句话都没说。

    如今,沈振衣进入内城,她内心汹涌,但外表平静。

    “如今乱臣贼子已经进入内城,谁给朕想想办法!”

    除了雁公主之外,其他人也都没敢说话——但这仍然引起了单于惊的愤怒,“一群废物!”

    他大声呵斥。

    总管跪在地上,心中叫苦不迭,他知道虽然早有安排,但是以皇帝现在神经质的脾气,还是会迁怒于任何人。

    ——别人可以不说话,他不得不开口。

    “陛下,陈公公已经出去迎敌了。有他老人家在,逆贼绝不可能再进一步。”

    他说的陈公公,是号称大内第一高手的——

    ——陈非凡。

    刚入宫的时候,陈非凡只是一个普通的太监。

    他自幼贫寒,虽然根骨绝佳,但根本没有学武的机会,受了宫刑投入皇族之后,开始修行基础武学,没想到突飞猛进远超同侪。

    后来陈非凡得到机会,修行无上密典灭日真经。

    这门功法乃是当初大月皇朝开国皇帝太祖所创,专门给阉人修炼,威力无穷,只是三千年来,能够将这门凶险之极的武学练到极致的一直都不曾出现。

    ——直到陈非凡。

    在他之前,所有人都认为,灭日真经是不可能完全练成的。

    就算是阉人也不行。

    灭日真经,本身就要先炼就至阳,然后灭却自体所有阳脉,化作极阴之身。

    这阴阳转换,不说所受痛苦急剧,就算是精神能够熬得下来,肉身也无法承受。

    这功夫只能阉人来练,女子无法成就至阳,男子不可能灭却阳脉。

    陈非凡花了一百年成就至阳,然后一心断阳脉,又足足花了三百年,终于将体内的阳气生机全部灭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甚至可以说是一具冰冷的僵尸。

    但也因此,他得到了绝顶至高的力量。

    ——如今,这一具僵尸,正冷冷地站在沈振衣三人面前。

    陈非凡头戴褐色高冠,身着白色绣花袍,衣袂上满是零星的梅花,看上去雅量高致,曼妙无双。

    他修行四百年,气质阴柔,并无多少衰老之相。当年他就以美貌著称,直到现在,仍然娴静如处子。

    虞大少的冷汗淌下来。

    内城中的高手,许多都不曾离开过。

    就比如皇城四龙,他们从生到死一辈子,大概就没有离开过内城宫门。

    然而陈非凡不同。

    他作为内厂提督,曾经鞭挞中原,死在他手里的武林好手,不计其数。

    过去三百年中,听到陈非凡的名字,都可以止小儿夜啼。

    他已经近百年不履尘世。

    有人说他已经死了,有人说他在皇城之中参悟绝世武学。

    现在看来,明显是后者。

    “此人……乃是大内第一高手陈非凡,冻结天下三万里,便是他!”

    虞大少颤颤巍巍,给沈振衣提醒。

    “原来是他。”

    沈振衣没见过陈非凡,但也听过他的名声,微微点头。

    此人……才算是真正的高手了。

    进入内城之后,沈振衣第一次正眼看人。

    陈非凡虽然天生残缺,但是以极为霸道的功法伐毛洗髓,已经到了真人境武道极致的临界点。

    与之相比,皇城四龙简直像是小孩子。

    “沈三公子。”

    这时候陈非凡也淡淡开口。

    “陈公公。”

    沈振衣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陈非凡淡淡扬眉,微笑道:“你在九禅天斗那几场擂台,咱家都看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剑法如神。”

    他语气诚挚,虽然有些阴柔,但却并不失宗师气度。

    沈振衣面不改色道:“九禅天斗,未见真功夫,所见应该让陈公公失望。”

    九禅天斗擂台上虽然号称是八修世界的精英,但沈振衣并不放在心上。

    除了无梦和尚天刀傅越傅破天之外,没有人值得他稍稍关注。

    而傅破天因为身份的原因,在擂台上也并没有进展所长,沈振衣只是轻描淡写破去他转修的皇家武学,这在一般人看来已经惊世骇俗,但是对于垂名天下的陈非凡来说,应该算不了什么。

    “确实如此。”

    陈非凡并没有否认。

    “你现在的剑法,与当时相比,简直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但当时我就能够看到,你这剑法中所藏的奥妙所在。有此变化,正如荷叶生莲,理所当然。”

    他目光炯炯,盯着沈振衣。

    沈振衣默然。

    ——有这份眼光,也算是相当厉害了。

    “你也是天资绝顶之人,可惜这方天地桎梏了你。”

    沈振衣轻叹一声。

    肢体残缺,自幼贫寒,尚且能够走到这一步。

    如果给他更好的条件,更高的眼界,谁知道他能走到哪一步。

    “桎梏不桎梏,不重要。”

    陈非凡淡然自若,“我受桎梏,沈三公子岂不是同样也受桎梏?今日,我们只是要看看桎梏之下,能够做到哪一步,这才是我辈武道中人,孜孜以求的目标。”

    他缓缓伸手,白袍拂动,衣服上的梅花仿佛活了过来,在风中跳跃不停。

    虽然是受皇命而来,但他终究是一个武者。

    他站在此地,不仅仅是为了大月皇朝狙杀沈振衣,同样,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武道之路!

    ps:欢迎到《万古剑神》贴吧玩耍,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蒙白”dream_of_mengbai,q群338971780,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