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七章天地之力的控制
    原本以为,皇族之人得天独厚,自悟妙理,故而宗师层出不穷。

    但今天这皇家四龙——分明机械刻板,完全是工具而不是武道大师。

    他们只是按部就班的展现训练的成果。

    ——却已经超越了绝大部分苦修之人。

    以前虞大少修为不到这个境界,没有那么深的感悟,但如今自己跨过那一步,回头看来,再得沈振衣点醒,便觉其中猫腻。

    “皇族中人,垄断天下武学,根本不给八修世界的武者出头的机会——饶是如此,还要设九禅天斗乱离秘境害人,真是该死!”

    虞大少回想起本门郁郁而终的历代先贤,心中更是切齿痛恨。

    皇家四龙冷笑。

    “说的倒是头头是道,不知道动起手来怎样?”

    “外面来的人都是如此,自以为得武道之妙,谁知连门槛都没摸着!”

    “不必啰嗦,将他碎尸万段吧!”

    “杀!”

    四人气相已成,天地之力贯穿全身,本来也不能支撑太久,听沈振衣还在平静说话,大不耐烦,同时趋前,动作如一,对着他们三人下了杀手。

    天地之力加诸于己身,四人身形仿佛闪电一般,一刹那便已经欺到了沈振衣面前。

    地水火风,撕裂之力,将沈振衣团团笼罩。

    “看你还能不能夸口!”

    四人整齐划一,一起怒喝。

    沈振衣却悠闲自如。

    在那四人凌厉的攻势中,他白衣胜雪,岿然不动。

    “他们调用的天地之力,分量还算不少,只是失之于呆滞,不能灵动变化。这便是自身所修的真气与借用天地之力的差别,初悟此境之人,不得不慎。”

    他仍然有暇开口。

    天地之力,比之自身的力量要伟岸许多、磅礴许多。

    这用于克敌制胜,自然是实用之极,毕竟两人交手,强者恒强。

    ——但也正是因为天地力量的强大,刚刚参悟借用天地之力法的人,就很容易操纵不灵,难以尽数发挥。

    皇城四龙从小培养,能够来守内城,接触天地之力应该百年有余,只是操纵依然滞涩,这就是天资与悟性的问题了。

    足以排山倒海的天地之力,围绕在沈振衣周围,四人各展所长,却像是虚空乱舞,根本沾不到沈振衣一根头发。

    沈振衣好整以暇,仍然在给紫宁君演示指点。

    虞大少看得呆了。

    “这……这怎么可能?就算三公子武学境界在他们四人之上——那四人怎么像是疯魔了一般,根本碰不到他?”

    就算实力在人之上,但人家打来,你要么闪避要么格挡要么反击,怎能连动都不动就化解所有攻势?

    ——以虞大少的武学见识,那是真看不懂了。

    他不懂,皇城四龙也不懂。

    明明用了最强的攻招,但莫名其妙总是偏离方向,挨不着对手,心中憋闷与惊慌非同小可。

    “这人有鬼,怎么碰不着他?”

    “四相合一,怎么却没有方向?”

    “小心守御,不要被他钻了空子!”

    “速退!”

    最后还是老四头脑清醒,大喝一声,令四人退后,但这时候哪里还来得及?

    沈振衣淡然一笑,轻轻挥了挥衣袖!

    轰!

    地、水、火、风之力,陡然合一,化作一团炽热白光。

    那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白光一分为四,分袭四人的胸口,只听砰砰声响,四人同时向四方飞出,狼狈倒地不起,口鼻溢血。

    虞大少惊呼出声。

    紫宁君微微点头。

    “看清楚了么?”

    沈振衣转头向紫宁君微笑,“天地之力,以神为控,若夺其神,反噬自身。”

    刚才他就是给紫宁君展示天地之力的控制方法。

    四龙面色煞白。

    “刚才,我的大地之力,居然不听我的使唤,仿佛被人强夺了去。”

    “我也是一般,自从武学大成以来,从无此事!”

    “难道他竟然能用侵夺我们对天地之力的控制权,所以我们的攻势才碰不到他!”

    “完了!”

    四人心中惊骇异常,虽然从未听说有这样的武学,但是也只有这一个解释。

    攻,攻不到他。

    防,被自身武学反噬。

    只能说自己操控的天地之力,完全为敌人所用,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三公子,你强夺他人对天地之力控制的武学,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虞大少震惊开口,八修世界武学的顶点,便是对天地之力的控制,沈振衣能够不言不动,抢过这控制权,那谁能跟他打?

    沈振衣微微一笑,摇头道:“这只是一门取巧之法,名曰截剑道,只是用巧妙的法子,截断对手对天地之力的控制。但武道之神越强,控制力越紧密,也就更难夺过。”

    他顿了一顿,笑道:“这几人只是生搬硬套,似是而非,根本不算真正领悟了武道之神,想夺他们对天地之力的控制,那当然易如反掌。”

    这话说得皇家四龙惭愧无地,躺在地上死活爬不起来。

    虞大少瞥了他们一眼,心中稍有平衡。

    不是自己参悟修行得来的力量,终究会有极大的缺陷——当然这种缺陷,也只有比他们更高一筹的人才能够轻易发现。

    “走了!”

    沈振衣拉着紫宁君,施施然穿过内城大门,连看都不看仍然在哀嚎的四龙一眼,向前走去。

    “等等我!”

    虞大少赶紧跟上,不敢落后。

    四龙到现在才勉强能够站起身来,浑身脱力,仿佛天地之力已经抛弃他们离去。

    他们面面相觑,面色惨白。

    “想不到天下竟然有这样的人,这样的武学!”

    “这种人物来此,只怕真是我们大月皇朝的大劫。”

    “我们须得尽快禀告陛下才是,快走!”

    “小心!”

    正在他们商量着要赶回皇城报信的时候,一道刀气扑面而来,快捷无伦,就听嗤嗤声响,那皇城四龙的头颅滴溜溜滚落在地。

    空间撕开一道裂缝,从中伸出一只苍白的手。

    手上,握着一柄血红色的刀。

    随着四龙人头落地,那刀与手,也缓缓收回,很快不见了痕迹。

    踏入内城的沈振衣顿住脚步,但并没有回头。

    “怎么了?”紫宁君问他。

    “无事。”沈振衣嘴角一弯,并不在意,继续向前。

    ps:欢迎到《万古剑神》贴吧玩耍,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蒙白”dream_of_mengbai,q群338971780,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