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三万三千武学传承
    青铜大门,霍然洞开。

    刺目光芒与飓风漩涡接踵而来,沈振却只是袂轻摇,丝毫没有动容。

    紫宁君的眼眸越发明亮,她能够感觉到在这座铜塔之中,蕴藏着她最需要的力量和门径。

    罡风呼啸。

    光华夺目。

    三万三千种秘传武学,藏于这一片空茫之中。

    “我以为是秘笈宝库,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紫宁君略有惊讶,轻声道。

    沈振说这是三万三千种武学传承之地,紫宁君想象中便是巨大的书架,上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秘笈。

    在八修世界,武学大多是怎么传承的。

    类似紫炎宗的紫火心皇,蕴含门派传承,本来就是少有的玩意儿,也是依赖宝物,才得以传。

    但这里却完全不一样。

    紫宁君看不到任何实物,只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武道气息,仿佛信手采撷,就能得到武学的真谛之果。

    “武道有神,化而为气,藏于真气之中。”

    沈振淡淡为她解释。

    更高层次的武学,正如真人境第九境的起始,便是武道开始有神韵,有神之后,便能存在,并发挥出种种妙用。

    正是因为武道有神,故而可以用神的方shi 传承下去。

    沧澜秘库的传承者们不知道被卷入乱离秘境之后,什么时候才能回返自己的世界,这三万三千种实体无法储存万世不易,干脆就将实体毁灭,只留下容一切的武学神。

    只要圣殿不破,其中的武者,就能感悟这三万三千种武学中的任意一种。

    “竟然如此神妙。”

    紫宁君也默默点头,遵循沈振的吩咐,闭目感应,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武学之道。

    沈振则是抱臂而立,对那万千武学并无心si,只是在闭目养神。

    看他们两人如此淡定,好不容易顶过一阵,终于步入铜塔之的虞大少瞠目结舌。

    在那万千武学围绕之下,他只觉得只要信手一拦,自己就能有移山填海之能,武学大进——怎么能忍得住?

    不过他也算有见识,又记着沈振的警告,忍着立刻参悟武道的冲动,艰难挤到沈振面前,“三子,这圣殿之中的武学浩瀚,不知该如何选择?”

    他本能地感觉到,这里面的武学都是极为了得,任意一种都能让他上一个台阶,但其中也蕴含着极为烈的凶煞之气。

    稍有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

    正是因为有这点认知,虞大少才没有轻举妄动。

    沈振睁开眼,微笑瞥了他一眼。

    “你倒也是个有福之人。”

    虞大少平平无奇,虽然是中原dao宗的传人,但在沈振看来,根本毫无价值——甚至他可能根本没记住虞大少的这个份。

    但是,他确实是个有气运之人。

    在大都住,恰巧成了沈三子的邻,虽然没有能结下善缘,但至少认识了。

    乱离秘境,遭傅越的大屠杀,本武功不是最高,偏偏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还到了沈振赶来。

    这份气运,真是了得。

    沈振瞥了一眼他略为发福的躯,笑道:“你修行中原dao宗绝学,以不野dao破真人第八境,在这个年纪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在这沧澜秘库中,有一门狂癫错dao,将天地之错,归于己,出dao是错,收dao也是错,但却能错手杀人,乃是一等一的杀戮dao法,可望真人之上。”

    沈振只是略一si索,皱眉感悟,便为虞大少找了一份适合的dao法。

    这dao法名字虽然不起眼,但确实是超出真人境的武学,dao法玄奇奥妙,得天地之秘。

    虞大少略一感悟,喜出望外,当下就摘下那一段dao气神,闭关参悟。

    这两人的武学都深奥难学,以他们现在的修为,最多只能感悟修行基础,而且还得费大量的时间,沈振也不着急,便随手将圣殿的大门关了,自己也寻一角,蕴养剑意。

    在三万三千种武学中,也有无数妙的剑招,但他只是匆匆一览,便束诸高阁。

    这些剑法,对他也只有参考意义罢了。

    时光逝。

    在乱离秘境中,每日都是这般混乱昏暗,完全感觉不到日的化,但是沈振默算时间,从他们回转沧澜秘库,傅越离去算起,差不多也已经过了半月有余。

    至于乱离秘境的时间,更是已经有四十多天。

    秘境中的气更为湍急,也更为昏沉,有时候有异的群星出现在空中,与正常的世界大不相同。

    沈振观察天象,只见群星连线,恰如珠串,心中已有所感。

    正如傅越一开始就对他说的,乱离秘境已有通道,只要九星连珠,两个世界的连接就得最为紧密,只要找到最合适的地方,就能斩破空间障壁,回到八修世界。

    ——本来傅越也是想用这种方法离去,但他弥补心缺口之后,dao法大进,近乎神乎其技,所以一dao断空,凭空空间回返。

    这半月多,想必他在八修世界已经风血雨,就算他会看在沈振的面子上,对弃剑山庄手下留,但沈振还是不能多耽搁了。

    此时的紫宁君,化冰雕,晶莹剔透,已经看不出活人模样。这是参悟自武学已得真谛,开始转化真气,如果一切正常,这过程少则数月,多则十年。

    能够这个境界,也意味着武道必有再上一层的机会,紫宁君有此机缘,实属难得。

    虞大少的进度比紫宁君差一点,他浑dao气散逸,一个控制不好,便是血痕,随后又神奇恢复,这虽然比之紫宁君控制自如还差一点,但只要假以时日,也能有所成就。

    不过,时间却是等不得了。

    错过九星连珠的时机,虽然沈振仍然有办法离开,但总免不得要多些麻烦。

    沈振微微一哂,叹息道:“虽然这么做有些根基不稳,但也是便宜你们了。”

    他踏前一步,伸出左右手分别在紫宁君和虞大少的肩膀上轻轻一拍。

    奇迹陡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