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一刀断空
    虞大少在一旁听着这些过往秘辛,浑冷汗,等傅越一说完,愤怒咆哮道:“你既然要复仇,便该去找大月皇朝!何苦找咱们这些一样倒霉的人撒气?”

    被遭瘟的大月皇朝单于惊骗进这鬼地方,当然是倒霉得很。

    但傅越既然有机会离开了,想找大月皇朝复仇,那就真dao真枪去干啊?不敢与大月皇朝为敌,反而鬼鬼祟祟伪装份,再来一次乱离秘境是什么鬼?难道是自己要再受不成?

    傅越没理他,只一直盯着沈振与紫宁君,手中戒dao轻轻一振,发出龙虎啸之声。

    “我当然要找大月皇朝复仇。”

    他的声音是悲愤。

    “离开乱离秘境之后,我试了无数次,想要刺杀单于惊,颠覆大月皇朝,只可惜力有未逮。”

    “此后我研各家武学,甚至不惜投入仇人麾下,修行大月皇朝传多年的秘传武功。但到最后一步,我却发现心有缺憾,难得大成,想要在真人境第九重再进一步,凌驾于单于惊之上,我必须得回到乱离秘境,补我心。”

    这才是傅越回乱离秘境的原因。

    沈振点了点头,叹息道:“你的dao意已经尽数收敛,浑然一体,只需最后的锤炼,便能够破茧成蝶,看来这一次乱离秘境之行,你是达到目的了。”

    他顿了一顿,又摇头道:“只是你这法子过于霸道,动摇根基,就算最后能够得于至上,也未免得不偿失,再难寸进……”

    沈振知道这话说了也是白说,对于一个矢志报仇的人来说,哪怕是复仇之后立时就死了,那也是心甘愿。

    果然傅越嗤笑一声。

    “诚武道,若不能保妻子,岂不是枉自为人?大月皇朝害我家破人亡,我若不能将三十万皇族血裔尽数灭绝,枉自为人。”

    他这次的语气倒是平静。

    但平静出透出冷厉的杀气。

    虞大少激灵灵了个寒zhan,他原本想质问傅越,却发现竟然再也说不出口。

    “杀戮太重,不是什么好事,有违天心。”

    沈振的语气淡然,也许算是言相劝。

    傅越摇头,“我意已决,你不必再说。大月皇朝若是天,我就要将这贼老天捅出一个洞来!一百年前,我已更名,名曰傅破天!”

    杀妻之恨,虽千年不改。

    破天之志,已无法改。

    这个更名,对于紫宁君和虞大少来说不算什么,却让沈振为之默然。

    傅越斜眼看着沈振和紫宁君,“只是我没料到,你然还会回来,还会一起jin ru乱离秘境,小紫也在这里……”

    乱离秘境,本是他最伤心的地方。

    也是他炼心之地。

    这些jin ru乱离秘境之人,本来就是要死的,他杀不杀根本就没什么分别。

    ——只是,九禅天斗擂台中,他上了沈振。

    隐隐的悉感让他。

    沈振本来是他的敌人,坏了他好几次好事,但傅越面对他的时候,却只觉得神秘莫测。

    当然……jin ru乱离秘境之后,一切都会得不重要。

    只是如今真相大白,却让人感觉到唏嘘。

    “你这么多年仇恨,还能记得四百年前的一点交,我已经并不怪你。”

    沈振从容一笑。

    傅越的心si,他知道分明,一lu相随,冷眼旁观。

    复仇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他也不会阻拦。

    “那就好。”

    傅越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笑容,与面血污配合,形成一种可怖的森冷。

    “既然如此,以你和小紫的本事,借这沧澜秘库,离开乱离秘境也不算什么难事。我就先行一步!”

    他朗声长笑,转后退,对着沧澜秘库的大门,忽然劈出一dao。

    嗤!

    dao气如练。

    纷繁暴烈的真气,在这一dao之下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深黑的漩涡,周围一切,一触即溃,就连空间也被撕开裂缝。

    一道道紫电从裂缝中射出,就像是飞龙一般,盘旋不止。

    那裂缝越来越大,里面传来沉闷的雷声。

    虞大少哪里见过这种景象,吓得软脚软,几乎要跪倒在地。

    紫宁君面微,拦在沈振面前。

    沈振微笑拍了拍她,示意无妨。

    “一dao断空,老傅果然体悟到了dao法的更高境界,他如今只是要脱离乱离秘境,回返八修世界而已。”

    借着沧澜秘库的力量,空间已经压缩到了极限,傅越出手一dao,将这秘境与八修世界的链接斩开通lu,便可自行返回。

    这大概也是他弥补心境,dao法大进之后,方才发现的新办法。

    沈振只是淡然看着。

    “哈哈哈哈哈哈!”

    傅越发出长声大笑,“你果然是绝顶之人,断空之dao我也是刚才才领悟,却被你一眼看穿。我真是期待回返八修世界之后,必有一zhan之彩!”

    他顿了一顿,又笑道:“只希望到时,八修世界不是一片修罗地狱!”

    大笑声中,傅越投入那黑的裂缝之中,仿佛是被不知名的怪物吞噬一般,须臾便消失了影踪。

    空中,只留下他的声音回。

    虞大少瘫坐在地。

    紫宁君这时候才放松下来,松开了沈振的袖,转看着他,目如冷星,眸中有淡淡的哀戚之。

    “傅兄,是不是已经疯了?”

    四百年不见,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天下第一dao,天王傅越,已经成了一具只知道复仇的行尸走肉。

    沈振叹息。

    “他深爱宗姑娘,宗姑娘若死,他也便了无生趣,若没有复仇之念,早就不会活在这世上。”

    傅越上充了自相矛盾的自毁气息,如果不是想着要杀单于惊,他恐怕活不过一天。

    紫宁君默然,si忖了久。

    忽然抬头道:“当我也想过,若是你死了,我也不能活。傅兄的心si,我明白了。”

    她说话平静如昔,但言语中蕴含的深却是溢于言表。

    虞大少发愣,不知道这位姑娘到底是何来历,然与沈振这般亲密。他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沈振握了握紫宁君的柔荑,没有说话。

    ps:迎到《万古剑神》贴吧玩耍,也可关注微信众号“蒙白”dream_of_mengbai,q群338971780,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