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秘境地图
    之后的几天,乱离秘境前进之旅,成了名副其实的血lu。

    的血。

    几乎不间歇的攻击与袭,让入乱离秘境的人类减员了两成之多!

    ——要知道这些人全都是八修世界的英,最弱的都有真人境第六重的修为,再加上他们师长领袖的保,然还能有这么大的伤亡,简直让人觉得不可si议!

    而奇一方,损失也极为惨重。

    其中一大半,死于沈振漫不经心的剑下。

    这些奇都是体型庞大,皮毛极厚的怪物,受了一般高手的全力击,在地上个滚便能站起来,只受点皮外伤,极为难。

    但奇只要靠近沈振周三丈之,必然是一道剑气,开膛破肚或是首分离,任它多的奇,多厚的防,都是一剑斩杀,从无例外。

    到了后来,大部分人都学乖了,除了少数自重份的高手,其余人能往沈振边挤就往他边靠——离沈三子越近,也就意味着越安全。

    不知不觉,这支队伍就开始以沈振为核心。

    尽管他几乎不发号施令。

    但有心人都看得分明。

    就连无梦和尚也来咨询沈振的意见,“三子,我们已经前进了三日,差不多到了乱离秘境的深。若是折而向西,有一传承之地,可奇攻击,不知你以为如何?”

    他从怀里掏出一卷旧羊皮纸,摊开之后,竟然是一张粗陋的地图,地图上密密麻麻标着鲜红危险的标记,仿佛一步行差踏错,就会万劫不复。

    “这是……乱离秘境的地图?”

    虞大少借着与沈振曾经同ke栈的缘分,厚着脸皮一直粘在他边。如今看到无梦和尚拿出的地图,略加对照一想,惊呼出声。

    无梦和尚面一,故作姿将地图收起,左右观望,低声道:“还请噤声,此事不宜让太多人知道。”

    他咳嗽了一声,又道:“这么多人当中,难免有皇族的死间,安知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办法传递消息。”

    虞大少浑一凛,赶紧捂住了嘴巴。

    乱离秘境的地图不知道这和尚是怎么得来,但在这种时候,绝对是无价之宝。

    凭着这份地图,或许他们能躲过可怕的袭击,侥幸生存下来。

    虞大少充了希冀。

    沈振却没什么表化,他淡淡扫了那份地图一眼,略略推算了一番地形,便问道:“你那北方的红叉,是什么东西?”

    无梦和尚愁眉苦脸道:“这是一头通体红的巨蛇,口喷毒雾,浑鳞甲dao枪不入,我们只怕应付不了。”

    “无妨。”

    沈振摇了摇头,“这是鳞神蟒,不必担心,我们就向北去。”

    他顿了一顿,又道:“鳞神蟒守之地,必有宝物,或许有上界传承,比西面那残破之地安全得多了。”

    无梦和尚又是一惊,“三子怎知西面残破?”

    沈振摇头道:“这边有贪群出没,西面乃是水源之地,贪必至,年复一年的攻击不停,这么多年下来,西面的传承之地能够勉不失陷已经不错,当然残破得很。”

    无梦和尚面现惊诧,眼神中的懊悔痛楚之意一闪即逝,除了沈振之外,大概谁也不会注意到。

    “那便通知众人,咱们一lu向北。”

    无梦和尚平静下来,还是以沈振的判断做了决断。

    “只是那鳞神蟒,三子你确定能够应付得了?”

    那大蛇长数十丈,如果沈振对付不了,真是一摇尾巴就得死一大拨人。

    “绝无问题。”

    沈振依旧云淡风轻。

    无梦和尚苦笑,但不知为何,对沈振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一lu向北。

    乱离秘境中的天气相当诡异,时而烈日暴晒,时而狂风骤雨,天地昏蒙,恍若地狱。

    行进几天之后,高手们渐渐适应了乱离秘境的狂暴,也不再像开始那么惊惶,但对于未卜的前途,还是惴惴不安。

    有些人早已串联起来,私下商议。

    “如今进了乱离秘境,几乎都是那沈三子与无梦和尚说了算——他们到底可不可靠?”

    “无梦和尚原本是皇族之人,或许有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那沈振却是古怪,他如此年轻,又是从九幽之地来的乡巴佬,怎么会得知这么多秘辛?”

    “听说他是得了上古传承,所以才有此进步,或许传承之中,有关于乱离秘境的资料……”

    “这么说来,如果我们能够拿下沈振,岂不是便能由咱们做主?”

    人心险恶,沈振善意地解救,在一些人眼中看来,却只是可趁之机。

    “他武功绝顶,如果没有绝对把握,我们不能轻易出手,如今只先冷眼旁观,以待时机。”

    几人商议已定,各怀鬼胎。

    沈振早就发现队伍中有些人蠢蠢动,也不放在心上,只每日闲行,在这恶劣的环境中,仍然不忘参悟剑法。

    虞大少听到了些风声,心中担忧,就来向沈振告密。

    “三子,你可要小心些,现在青目宗、鱼神门、飞雪谷几大势力的代表,都在暗中串联,听说有针对你的意si。”

    青目宗、鱼神门、飞雪谷都是天下八宗中的悍势力,青目宗命九崎与沈振结下了大仇,他们的人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意,背后串联也是理所当然。

    其余几派,大概也是贪念熏心,才会这般。

    沈振也不奇怪,点头道:“人之为人,不结党谋私才是怪事。在这乱离秘境之中,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种小心si,乃是自寻死lu。”

    他不放在心上,继续向前,这一日就有人说前方有异,发现了一堵红的长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