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登龙柱,五色云
    “再过九日,就是乱离秘境开启之日,你是九禅天斗擂台的魁首,自当带队而入。”

    无梦和尚来找沈振,探讨jin ru乱离秘境的问题。

    沈振不置可否。

    他来九禅天斗擂台,当然有他的目的,什么乱离秘境,什么魁首之位,他都毫无兴趣。

    “三子,何妨共入?”

    无梦和尚发起了邀约。

    沈振微微一怔,问道:“你还要进乱离秘境?”

    无梦和尚更愣,他呆呆地望了沈振久,这才叹息道:“不得不为。”

    他脸上出现了难得的坚毅神。

    沈振低下头,淡然而笑,“人各有志。”

    他沉了片刻,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进去看看。”

    楚火萝与龙郡主纳闷,问道:“师父,这乱离秘境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沈振说的语焉不详。

    乱离秘境是天下共知的修行圣地。但沈振一直不怎么看得上的样子。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世界破碎时候留下的残片,虽有更高传承,但是危险更多,因为依附于八修世界,也无法超脱八修桎梏,没什么大意义,反而是自寻死lu。”

    “反正这么多年去乱离秘境的,好像只回来了一个……”

    沈振淡然陈述,仿佛事不关己。

    “那师父还要去?”

    龙郡主有些心慌,忍不住脱口而出。

    楚火萝瞧了她一眼,默然不语。

    ——平时都是楚火萝心直口快,这会儿倒是被龙郡主抢了先。这也说明她到底有多担心。

    “无妨。”

    沈振云淡风轻。

    “我能去,自然就能回来。”

    无梦和尚在旁看着,面有异,言又止,终于什么都没说。

    九日之后。

    乱离秘境正shi 开启。

    皇帝与雁主虽然不悦,但还是按照老规矩,祭天,并且带领群臣,送三十余九禅天斗擂台的高手jin ru乱离秘境入口。

    入口就在天瑶玉宫登龙柱之巅。

    登龙柱高三千丈,直入云霄,柱子的顶端,有五云团环绕,云蒸霞蔚。

    每隔数百年,云团中央有一抹光炽烈,撕开一道裂缝,便是乱离秘境的入口。

    三千丈高,一跃而入,可登龙门。

    从此脱胎换骨,成为天上之人。

    ——这一点,至今都有许多人相信。

    乱离秘境之中,确实有许多高于八修世界的武学,如果运气好得到一二传承,那就能够称雄天下,这故事说的活灵活现,有人甚至说当年大月皇朝崛起,也是受了乱离秘境的恩惠。

    但真正从乱离秘境回来的人,现实中却连一个都不到。

    ——至少四百年前那一批,没听说有谁回来。

    但即使如此,追求武道极致境界之人,都不愿放弃这个机会。只要接近登龙柱,就能感觉到从头顶传来的充压迫力的气息,让人蠢蠢动。

    此次九禅天斗擂台三十,都获得了jin ru乱离秘境的资格。

    ——没有人放弃。

    沈振站在第一个,白胜雪,束手而立,姿潇洒,神从容。

    无梦和尚则是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念佛还是在自言自语。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其余诸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有兴奋与紧张之,高高仰望着天上汹涌的云气,心中忐忑又期待。

    “前方就是乱离秘境了。”

    沈振略有感慨,转头对着无梦和尚问道:“故地重游,感觉如何?”

    无梦和尚面冷漠,终于还是坚定摇了摇头。

    “施主,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沈振微微一笑,并未再追问。

    “吉时一到。击鼓!”

    皇帝站在高台之上,挥手下令。

    轰隆隆!

    袒露上的力士轰然击鼓,排山倒海的鼓声震耳聋,随着这鼓声闻于天际,那五彩云团仿佛受了震慑,团团翻滚起来。

    就像是大鱼翻,露出柔软的腹部,那云团一转,红的裂缝便现了。

    仿佛是天边一只妖异的眼睛睁开,顿时凶煞暴烈的真气涌入,靠近的每个人都觉得浑毛孔刺痛,若无绝世武学,只怕当场就要殒命!

    “诸位早登天,习得超卓武学,再返八修!”

    单于惊声音洪亮,面红光。

    雁主面苍白,站在他边,默默地看着沈振的背影,一言不发。

    ——此一去万水千山,只怕再无重见之时。

    她有心想要出声阻拦,但不知怎的话到喉头,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想起那日宴会上沈振的无拒绝,雁主捏了捏掌心,只觉得针一般刺痛。

    “走!”

    沈振却淡漠得很。

    他双脚交替,仿佛凭空拾级而上,一lu已经到了半空,白的背影像是一头自由翱翔的大鸟,没有任何人能够束缚得了他。

    无梦和尚紧随其后,一步一顿,极为扎实。

    其余诸人,也都各显神通,飞旋而上,直入云中。

    三千丈高柱,对凡人来说是遥不可及的高度,但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只是一步之遥。

    没过多久,沈振已经登临登龙柱之巅,他转头望去,只见括皇帝在,众人已如蝼蚁一般大小,历历在目。

    他点了点头,笑道:“先行一步,我去也!”

    足尖轻轻一点,沈振腾而起,和投入那像血盆大口的裂缝之中,转眼就无影无踪。

    剩下那些,也是鼓起勇气,或是大笑,或是大叫,投而入。

    “三子!”

    雁主子一抖,心中无声呼喊这个名字,眼泪终于不住夺眶而出,滚滚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