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你是瞎子?
    楚火萝与龙郡主同时有不祥的预感。

    她们俩灼热的目光投向雁主,主则高傲地扬起下巴,衅shi 地瞧着两人。

    “今日雁主成年,朕本意想将她多留几年,不过值此英雄聚会,她对一位少年英雄青眼有加……”

    哄!

    底下一下子就炸了锅。

    天下谁都知道,雁主乃是皇帝属意的继承人。

    ——也就是说,雁主以后很有可能就是大月皇朝历史上第二位帝。

    即使现在沈振横空出世,成为选帝侯,但是毕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外姓继承大月皇朝的先例,世人还是更相信雁主能当上皇帝。

    现在,是要选皇夫?

    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

    难道是雁主芳心萌动,看上了哪一个?顿时几个年纪稍轻的男子心里都起了小九九。

    甚至有不少家有糟糠之妻的,都动了心si。

    ——如果能够成为皇夫,或者说至不济成为驸马,以后就有了皇族的份。

    在八修世界,皇族与平民那是天壤之别。

    但凡有皇族血脉之人,一生下来就会检验是否能够修习八修化灵功——如果经脉畅通,体格适合,便会收为皇族嫡系,有海量的资源可以使用。

    日后如果修行八修化灵功有成,便能够成为皇位对竞争者,得到皇子的封号。

    那时候就是倾全之力,加以栽培,排名靠前的皇子,踏入真人境第九重简直是理所当然。

    就算修行八修化灵不成,也可以转修皇族的其它秘传武学,成就依然不可限量。

    但皇族嫁,便剥夺皇族份,丈夫也不能得到好。

    子嫁入皇家,那也是改名换姓,不会惠及家里。

    ——招驸马这种事,皇族历年来都极为少见。

    ——毕竟像雁主这样的主,本就屈指可数。

    “不知雁主看中了哪位青年俊杰?”

    “应该就是九禅天斗擂台中人——只是这些人都要去乱离秘境,若是与主ding亲,难道放弃这种机会不成?”

    “也未必便是jin ru最后的数十人,九禅天斗擂台中出的年轻人也不少,或许雁主只是看中了对方的才貌。”

    也极有这种可能。

    如果真是最后几名高手,皇族要将他们纳入,也得掂量一下,若是被他们做大,主ke之势都有可能易位。

    在这种事上,皇族一向甚为谨慎。

    “反正一定不可能是沈三子或者无梦禅师。”

    “两个都是选帝侯,一个太年轻太神秘,一个是个反叛的和尚,陛下绝不会选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俩,那咱们岂不是都有机会?”

    除了这两人高高在上,甩开其他人一大截,别人都觉得差距不大。

    于是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

    单于惊特地停顿了许久,才成功吸了所有人注意力之后,这才微笑点头。

    “此次九禅天斗擂台,人才辈出,群英荟萃,实在乃我大月皇朝之福。雁儿芳心可可,系于一人上,我这个做父亲的,也觉得甚为意与喜。”

    “此人……”

    皇帝的目光环视周围,拈须而笑。

    “沈三子,麻烦你上前。”

    众人再度哗然。

    “然……真的选沈三子?”

    “沈三子天下无双,已经是选帝侯,武功之高,震古烁今。“

    “若是将他入皇族,那以后到底是雁主接掌天下,还是沈三子当皇帝?”

    “难道是瞧着沈三子崛起,已经不可扼制,所以才如此示好?”

    众人纷纷猜测。

    沈振却只是皱了皱眉。

    他并未起,慢条斯理地掸了掸袖子,沉声道:“皇帝好意,在下心领,不过我一心专于剑道,并无婚姻之念,主好意,还请免开尊口。”

    我靠!楚火萝差点蹦了起来。

    她当然是又惊又怒,听说皇帝想要将主嫁给师父的时候,立刻便与龙郡主同仇敌忾,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师父然这么干脆利的拒绝。

    事实上……是根本没容对方开口,直接就把皇帝的话堵了回去。

    师父!水土不服我就服你啊!

    单于惊是什么人?

    堂堂八修世界之首,大月皇朝的皇帝,两百年来天下第一的武者,无论是他那些皇兄皇弟,还是隐几百年的老怪物,都不可能动摇他的地位。

    他,一言九鼎,口玉言。

    一怒天地,一喜万物皆。

    这样的皇帝要杀沈振,沈振混不在意。

    这样的皇帝要招他为婿,他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给拒绝了。

    师父你真是一以贯之!

    楚火萝以手扶额,刚才心头涌起了一点点酸意早就无影无踪,只剩下担心。

    围观群众,更是目瞪口呆。

    无梦和尚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悄悄对着沈振竖起了大拇指。

    单于惊面阴晴不定,就连一向淡定决绝的雁主,这时候也是尴尬之极。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被拒绝。

    皇帝之所以要将沈振招为驸马,并没有要提拔他的意si,而是要通过这婚姻关系,笼络和刺探弃剑山庄。

    他抛出这么大一个饵,觉得即使沈三子再傲气,也不可能不吃。

    所以皇帝已经考虑好了后面的种种手段,如何利用这场婚约来将利益最大化,最大限度地查清弃剑山庄的幕。

    然而……沈振然会当面拒婚?

    他是疯了吗?

    他难道不知道,成为皇室的一份子,得有多少荣耀与利益吗?

    况且……

    皇帝看了看自己的儿,不说是美若天仙,至少也是倾倾城。

    沈振难道是个瞎子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