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残月挂角
    “猿面ke!”

    台下之人呼起来。

    此人的气势惊天,虽然一直遮掩着面容,但真正与他交过手的人,都知道这人的武道修为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

    “此人必胜沈振!”

    “要是他真的赢了,是不是也会被封为选帝侯?”

    “一次九禅天斗擂台,涌现两名选帝侯,这可是千古未有之盛事!”

    武道第九重,难以触碰。

    除了皇族,民间几百年也未必能出一个,两人同时出现的概率,更是太小。

    这种九境武者对zhan,怎能不吸人的眼球?

    所有人都翘首以盼,想看到一场惊人的对决。

    沈振却只淡淡地扫了对方一眼。

    “你终究还是来了。”

    他说话的口气,倒像是认识的人一样。

    猿面ke一怔,眼中闪过狐疑的光芒。

    “你知道我是谁?”

    “我自然知道。”

    沈振懒懒点头,“就算你用泥耶罗神法将体型改,但武学一道不会骗人。”

    猿面ke沉默许久,忽然笑道:“我原以为能瞒得住你,还想在擂台上与你好好一场,现在看来是不成了……”

    他伸手,似乎想是要摘下面具。

    台下万众惊呼。

    沈振微笑,“若要一zhan,也是无妨。”

    猿面ke顿住了手。

    “好!”

    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又大笑道:“黄台上,若是不能见识沈三子的剑法,也是生平憾事。既然如此,那我就厚颜出手一次。”

    “请。”

    沈振微微颔首,右手平伸,邀他出手。

    天瑶玉宫中,皇帝面更加阴沉。

    “他们认识?”

    他喃喃自语。

    在同一时代,涌现两个平民出生的真人境武道第九重高手,对皇族来说已经是件令人不快的麻烦。

    如果这两人还有交——即使是皇帝,也不得不加以重视了。

    雁主心中发凉,斗胆问道:“父皇,沈振的来历清楚,虽然来自九幽之地,但也能追溯到三百年前十二剑。但这猿面ke是什么人物?”

    皇帝瞥了她一眼,蹙眉道:“这一节你就不用多管,你只需要知道,此人本该在我们掌握之中就好。”

    雁主明白了。

    皇族会安各种各样的棋子,来控制整个武林,猿面ke应该也是其中之一。

    他们通过积累功勋,也可获得皇族武道秘传,若是功劳大,天资高,很快便能成为顶级高手——皇族也需要这些人物。

    不过,他们的上限应该是真人境第八重,这猿面ke提升到第九重,就与沈振一样,脱出了掌握。

    此时猿面ke出招,双臂张开,拳做尖形,如弯月又如钩,声势惊人。

    皇帝面越发冷了下来。

    “这是残月挂角拳!然能有这种层次的化!”

    雁主识货,失声惊呼。

    残月挂角,撕裂长空——这本是皇族最厉害的杀人拳之一,猿面ke如果是大月皇朝的人,学到这种武功倒也不算稀奇。

    但可怖的是,猿面ke的拳法,然出了这门武学最高深都未曾有的化,从中别出机杼,得无限玄妙!

    “这是他融合至少二三十种顶级拳法,删繁就简,补完了残月挂角拳中的缺漏,才能炉火纯青,最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皇帝的声音平静下来了,但听起来却更为冷酷。

    “说起来,百年来倒是小觑了此人。”

    派出去监视天下的种子,实力要高,天资要——但又不能太高太,以免失去控制。

    所以括猿面ke在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的筛选。

    他们本不该有突破的机会。

    ——单一个猿面ke不算什么,但如果是这机制出了问题,皇帝就不得不担心根基被动摇。

    “这拳法首尾合一如环,根本毫无破绽——沈振要如何破?”

    雁主推演着拳法的化,发现无论从哪个角度防,猿面ke都可以从另一弱侧攻击。

    这拳法除了拥有之前的犀利凶狠之外,也得圆转如意,无隙可乘。

    如果是雁主站在对面,除了荒而逃,大概就只能闭目待死。

    沈振该如何应对?

    皇帝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残月挂角拳到如此境界,已然是绝顶之资,大概也只能以本功力正面硬拼,才能勉化解。”

    “沈振虽然突入真人境第九重,比真气总量,他终究是吃亏的。”

    昨日为沈振烦心,今日又多了一个猿面ke。

    单于惊这个皇帝觉得自己也做得太操心了些。

    ——但接下来一秒钟,沈振的应对之法,让他的脑门更疼了。

    沈振没有退。

    没有硬拼。

    ——当然他也没有等死。

    沈振以袖为软剑,在空中轻轻一抹,划出了一条神异的迹,弯弯曲曲,玄奥莫测,恰如星,导化。

    刚才看见残月挂角拳,众人以为这已经是武道化的巧极致,锋利而圆润,杀气而敛,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出破解之道,只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是沈振这一袖,却立刻衬托猿面ke的拳法得黯淡无光。

    “这……这是什么武学!”

    “我然从中看出宇宙星辰的化运行!区区残月,何足道之!”

    “这星辰导,残月挂角拳,也只成了这一招中的陪衬,只能随着这一剑的化而化,也就是说,他的武学已经被沈三子完全克制控制!”

    “天下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剑法?”

    惊呼声此起彼伏。

    不但控制自己,同时控制别人的剑法!

    星辰导,万法归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