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猿面客
    当然也有人在泛酸。

    天下八宗之中,除了十二剑、风雷城与沈振交好,其余几大宗门对这个突然崛起的新贵都没什么好感。

    “选帝侯又如何,他现在还不是九禅天斗擂台的魁首呢。”

    “如果明天他和命九崎一样,被人废了,这选帝侯大概就是有史以来最短命的一个!”

    “我看大有可能,虽然是皇族认证真人境第九重,但他那个对手也不是等闲之辈。”

    “猿面ke这百年来陆陆续续与各门各派耆宿交过手,门中早就有人说过,他已经悟出武道有神之理,踏足真人境第九重,只是秘而不宣。”

    “这等大事,怎能瞒过大月皇朝?”

    有人有疑问,前面爆料的笑道:“我们都觉得,他可能就有官方的份,然不是皇族之人,至少也是戚,更是得陛下信任的重臣,否则如何能够在八修世界来去自如,试探各大宗门的实力?”

    猿面ke颇为神秘,众人对他的来历也多有猜测,因为他总是倏忽出现,zhan一方高手,获胜之后,不求扬名,飘然而去,看上去确实像是在收集各派讯息,摸透这些人底牌。

    这种行为,皇族之人来做最合理。

    所以大部分人都认为猿面ke与大月皇朝有密切的联系。

    楚火萝听到了这些议论,又有些担心,悄悄问沈振,“师父,在皇族封了你做选帝侯,会不会在决赛中痛下杀手,让你威胁不到雁主的地位?现在可都再传,你的年龄和武学比之雁主都有优势,若是皇帝驾崩,雁主可就尴尬了。”

    沈振连头都没抬,“不会有此事。”

    “那可难说得很。”楚火萝听了一肚子八卦,不说完哪里能甘心?

    “这些皇族中人,为了那一张椅子,那可是父子相杀,手足相残,什么卑鄙恶劣的事都能干得出来。师父你虽然是选帝侯,但到底是外人,他们谁知道会下什么毒手?”

    她眨了眨眼,又想起来之前沈振所说,“你之前不是说过,皇帝对你有杀意么?是不是就为了此事?他那时候就看穿了师父已经有了真人境第九重修为?”

    沈振这才放下手中的书本,摇了摇头,淡然道:“不会,就算是单于惊,也看不透我的修为。他的杀气因何而来,我现在一时也不明白。”

    “不过,明日之zhan,皇族绝对没机会动手。”

    他顿了顿,微笑道:“因为猿面ke,绝不是皇族中人,与大月皇朝,毫无关系。”

    沈振口气笃定,楚火萝将信将疑,也只能相信师父所说。

    翌日。

    九禅天斗擂台最后一zhan。

    八座黄台,已经拆除了七座,只留下唯一的一座,高高耸立于城南。

    周围的浮空看台,也都聚在一,让之前参加或者没参加过的武道高手能够方便地观看决赛。

    至于天瑶玉宫之前,终日笼的薄雾也尽数散去,皇族众人也都欣然而来,关注着九禅天斗擂台最后的结果。

    ——这一zhan已经肯定有一方是真人境第九重的高手,被封为选帝侯,如果另一人也能抵达真人境第九重,那就是一场龙争虎斗,现场观摩当世顶级高手的交锋,对自的武道也有极大的意义。

    所以但凡能够赶到现场的武者,都在黄台周围聚集。

    沈振与往日一样,早早地就来了擂台。

    他静静矗立在黄台上,微闭双目——并没有在想接下来的决zhan,而是仍然在感悟天机,参悟剑道。

    这种时间,他也不愿浪费。

    那位神秘的猿面ke,却姗姗来迟。

    差不多日上三竿,眼看如果他再不出现,就要宣布弃权败了。

    “难道……这人知道不是沈三子的对手,所以然认输了?”

    “如果不来,那就是不zhan而败,这面子可就丢大了,何必如此?”

    “不是有人说各宗耆宿都确定那猿面ke是真人境第九重高手,怎么会这般懦弱?”

    “这等大事,岂能儿戏,至少也该出场露个面吧?”

    台下的观众等得心焦,忍不住议论纷纷。

    沈振浑不在意,就当是什么都没听到。

    直到黄台上的执事来与他说话,“侯爷,眼看时限将至,那猿面ke还没来……若是待会儿到了时间,你是愿意再等一会儿,还是立刻宣布你获得九禅天斗的魁首?”

    一旦获封选帝侯,沈振便是鱼跃龙门,地位不同,执事对他的度大,恭敬得近乎卑微。

    沈振微微睁开双目,扫过台下群鼎沸的人群,平静道:“他一定会来的。”

    执事一怔。

    他原以为沈振最多就假ke气一下,然后就欣然拿到轻松的胜利,没想到侯爷对那位神秘的对手还有几分信心?

    这就是高手之间的感应么?

    执事讪讪而退,举目四望,又看着日晷,等着时间抵达。

    就在日晷指向午时的时候,就听天边传来一声狂笑,一个披甲的大汉飞而来,口中大叫道:“九禅天斗擂台也就罢了,决赛不过如此,但是惊才绝的沈三子若是不能一会,那当真是太过可惜!”

    此人口气极大,连九禅天斗擂台的决赛都不放在眼里,但语气中对沈振却颇为重视。

    他高一丈有余,魁伟之极,一肌肉,但脸庞却掩盖在一张的猿猴面具之下,只能瞧见两粒黑洞洞的眼珠,令人望而生畏!

    猿面ke。

    近百年来八修世界最神秘的高手。

    正如沈振所料,他在最后一刻,出现在黄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