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说话算话
    沈振目光冷。

    他飘然而退,轻而易举地开了这一记凌厉的攻势。

    “幽冥鬼爪,你杀了多少人才练成这种武学?”

    杀人越重,杀意越浓,幽冥鬼爪才能越。这种武学,本来就靠着杀人才能发挥出至境界。

    “我早就说了,姓沈的,只要学武,我一个也都不会放过。”

    命九崎冷笑,嘴上说得傲气。

    不过也没见他去把十二剑的人都杀光,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

    沈振淡然而笑。

    “你这话虽说是夸大之言,但你心狠手辣,确实也并非善之辈。你倚仗双目之力,害人无算,今天我不杀你,就取了你的眼睛吧。”

    这话说得理所当然,好像对方的那一对眼珠子,早已是他囊中之物一般。

    “大言不惭!”

    命九崎当然是勃然大怒。

    他的资格极老,平日哪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我的眼珠子便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伤我!”

    怒吼声中,命九崎再次出手,右手化作青蓝的鬼爪,膨胀了好几倍,带着风向沈振扫去。

    幽冥鬼爪极致之,寂灭黄泉!

    连皇帝都不由得微微动容。

    “这些老家伙真是不能小觑,明明是有缺陷的功法,他靠着几百年的苦修,然能将结合青目之力,将幽冥鬼爪推到如此程度!”

    雁主蹙眉道:“这一招很厉害么?”

    从表面看来,命九崎这一击速度放慢了许多,威力也不见得增,这一招到底有什么名堂,雁主看不出来。

    单于惊叹了口气,“你尚未踏足真人武道最巅峰的境界,难以理解心神的化。”

    “他如今已经无限接近真人境第九重的心神合一,虽然这张窗户纸永远捅不破,但这一招寂灭黄泉,已经有了几分气象。”

    只有感悟心神的武学,才能够动天地之力,真正触及真人境武道第九重。

    如今八修世界,除了皇族的八修化灵之外,其余各大门派,隐秘传,都未曾有真正直指心神的武学,想要突破真人境第九重,只有靠自的灵光与悟。

    青目宗其实是单于惊最看不起的,他们沉于有缺陷的血脉之力,不si进取,最难有机会突破。所以皇帝从来不放在心上。

    ——但现在连命九崎这种老鬼,都能参悟到如此境界,这些老牌宗门,真的还不能小觑。

    皇帝陷入沉。

    雁主却有些着急,又问道:“那沈振能不能抵挡得住?”

    皇帝的眼神有些奇怪,他瞥了雁主一眼,沉:“武道无神,终究是空。沈振的剑法极尽妙,但也不可能破了这种接近本界绝顶的武学。”

    “寂灭黄泉之下,必死无疑。”

    皇帝的声音很冷漠。

    雁主心中了一个突,子微微一颤,抿紧了嘴唇。

    ——却一言不发。

    她也不敢说话。

    这个白如雪的少年,就要这么死了么?

    其实从理智上来说,这种来自底层的蝼蚁,湮灭在武道洪之中才是理所当然的事。逆势而成,脱颖而出——那本来就是奇迹中的奇迹。

    她甚至不敢闭上眼睛。

    即使有所不忍,她也得眼睁睁地看着沈振去死。

    ——这就是皇帝继承人必须的品质。

    然而沈振却没有想死的觉悟。

    他来这个世界,就从来没有做好死的准备。

    他天生就是来创造奇迹的。

    对于寂灭黄泉这一招,沈振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丝毫没有放在心里。

    阴气肆,鬼爪如龙,在他眼中,荒谬而可笑。

    他的剑,就如迅捷的锋霜。

    一道电光,天地。

    嗤!

    巨大的幽冥鬼爪,就像是气球一样,被这电光戳破,发出漏气的声音

    鬼爪的血肉像是在一刹那失,顿时枯萎缩瘪。

    怨气出,黑雾缭绕。

    命九崎几百年苦功被破,痛得大叫,愤怒而恐惧。

    ——然后,他就看见了明亮的剑尖。

    这是他一生之中,看到的最后景象。

    嗤!

    嗤!

    两声轻响。

    沈振的剑尖划过命九崎的眼球皮膜,只是轻轻一抵,甚至都没有划破这一层脆弱的薄膜,但是在那一瞬间,支撑青目的经脉与真气,全都被他这一剑切断化散!

    这一次,命九崎真是痛彻心扉。

    幽冥鬼爪被破去,那还不是他的本命功夫,虽然受创严重,但还是能够慢慢重修回来。

    但这一剑,却断绝他所有的希望。

    青目之力,系于全。

    一剑了结,再无余!

    命九崎只觉得面前一片漆黑,双目剧痛,已然不能视物。

    沈振说废了他的眼珠,就是废了他的眼珠。

    青目之力,再也无法使用。

    ——对于青目宗中人来说,几乎就是成了半个废人。

    “什么!”

    皇帝终于坐不住龙椅,霍然站起。

    命九崎这一招,已经感悟了心神之力,开死后接近真人境武道第九境。

    ——沈振除非是真人境第九重,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一剑伤了他的眼珠?

    但是……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真人境第九重?

    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修行速度?

    皇帝紧紧握着扶手,手心里面都是汗水,第一次感觉到八修世界的事,超出了他的掌控之外。

    雁主担忧地望着他。

    她感觉到了浓重的阴影和杀意——皇帝的杀心,已经表露无遗,这让她更感觉到恐惧。

    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父亲这个样子。

    ——或许,刚才沈振死在对手的幽冥鬼爪之下,会是更幸福的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