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青目之力
    今日一zhan,终于奠定了沈振的地位与名声。

    天下间哪有那么多好运气?

    能够一lu走到现在,实力才是保证。

    不管他是用什么办法,一剑斩了毒宗万神往,这就绝对是第一高手的表现。

    昨天晚上还喝酒骂沈振的虞大少当天擂台结束就来沈振中赔罪。

    他在这一轮败败了,无缘八,听闻沈振轻松取胜,一剑断头,吓得汗浃背,生怕自己不经意得罪了这个杀星。

    “在下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误信人言,早该来向沈三子讨就好了……”

    这话也有一半真心。

    中原dao宗好交朋友,人面极广,这才能在膏腴之地立住脚跟,虞大少当然也不例外。早知道沈振这般厉害,他怎么会不折节下交?

    这些天同住一个ke栈,早就该成了莫逆之交,何必弄到现在这般尴尬?

    ——到现在想交朋友是不可能了,至少不要让人家记恨在心,所以虞大少的度放得极低。

    沈振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来赔罪。

    “素不相识,又何必往来?虞大少不必在意。”

    你这话到底是生气了呢?还是没生气?

    虞大少长袖善舞,但碰上沈振这种根本无心交际的也是没辙,硬撑着说了几句,实在无趣,只能忐忑告辞。

    外面有许多武者来请沈振的,统统被楚火萝与龙郡主挡驾。他们见虞大少回子,知道他好ke,转头便去虞大少去探听沈振的消息。

    虞大少叹气,“此人真乃神龙见首不见尾,管中窥豹,只能见其一般。你们是见不到他,所以心中,我是虽然见到了他,仍然觉得他深不可测。”

    他回头越想,就觉得沈振的外表容貌越模糊,走到自己中,几乎已经要忘了沈振长什么样,明明当时见的时候印象深刻,就如见到锋锐的宝剑一般,但说具体细节,却是一点儿都说不出来。

    虞大少家学渊源,知道这就是大宗师的“云龙”气象,如神龙入云中,见其首而不见其尾,无法窥其全貌,心中震惊,对沈振更是推崇备至。

    从这一zhan之后,沈振被列为夺魁热门——不过这时候大家都已经进了八,实力接近,谁夺魁都不能算是冷门了。

    次日,沈振再胜一场,挺进四。

    至此,他手上的十万紫,已经翻倍到了三四百万两之巨,如果他能够再接再厉,一举夺魁,挣上千万两的赔注也是意料中事。

    大概是因为进了道,这两天无梦和尚没再出现在他们面前,楚火萝还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携款潜逃,沈振却只是微笑,对那和尚还颇为信任。

    好在在四对阵之前,无梦和尚还是出现在沈振面前,不然楚火萝真要抓狂了。

    他愁眉苦脸,有些担心。

    “沈三子,你怎么没告诉我,你还有个仇人……”

    仇人?

    沈振怔了怔,“是何人?”

    无梦和尚叹道:“可能不是你的仇人,但是你先祖的仇人,只要提到十二剑与沈梦天,此人就会发疯。听说他已经发誓,在擂台上一定全力以赴,杀了你。”

    他面难看,“好不容易到了这一关口,要是你输在此地,我们可就血本无归了。”

    无梦和尚一笔笔下注,到现在已经将所有赢来的收益全都压在沈振夺魁上。

    这个仇人拼了命要动手,与一般的擂台相争就又有不同。

    “此人就是青目宗的宗主命九崎,当你先祖沈梦天,因为杀死两名青目宗长老,与他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深仇——也正是因为这个过失,所以沈梦天才会被贬下风暴眼。”

    “这么说来……”沈振微一沉,“他与先祖也算有仇,我为先祖报仇,小小惩戒他一番吧。”

    你说的这么轻松自在!

    无梦和尚叹气。

    “此人可与你之前的对手不一样……”

    青目宗同样作为天下八宗之一,靠的并不是大的门派实力,而是个别高手的大。青目宗主素有血脉传承,命九崎一家,都能够感应狂暴的青目之力,单以个人zhan力而论,命九崎的势力还在沈重山、晏千杀之上。

    若是宗门斗争,青目宗未必能胜得过十二剑、风雷城,但是在一对一的擂台赛上,命九崎就太占便宜了。

    “青目之力?”

    沈振倒是没听过。

    “你不知道?”

    无梦和尚颇为诧异,他简直感觉沈振无所不知,难得也有他不知晓的事,便笑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就是这家人,天生眼睛如翡翠般绿,可以蕴藏剑气于目中,他们命家先祖创出青目剑气,瞪眼杀人,端的了得。”

    “原来是真假眼之法。”

    沈振略略点头,不以为意。

    所谓青眼血脉,他还以为是多么了不起的东西,其实只不过是改造脆弱的眼部,使之能够储存剑气的一种粗糙手法。

    这种青,并不是血脉优势的标志,事实上本就是眼部损伤的表现。

    固然在眼中贮藏剑气的时候,能够有很的威力,但是随着剑气越,眼球越难撑得住,最后不是爆眼成瞎子,便是放弃剑气的修行,不进则退。

    “真假眼?”

    换成无梦和尚糊涂,他挠了挠光头,干笑道:“你说话倒是很像我以前一个朋友,总是有许多别人听不懂的名词。”

    沈振微笑,“你也很像我一个朋友。”

    他顿了顿,又说,“总之,不必担心,此人我自会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