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安心去死
    十恶不赦。

    必杀之。

    沈振有此原则。

    他拥有远大的目标,以至于对现实冷漠,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底线。

    拥有力量,不能失于杀戮与破坏之中,不然的话,就没有存在的理由。

    “我死?”

    万神往放声狂笑。

    “等你坟头长草,我都还不会死,你既然口出狂言,就准备好承担可悲的结果吧!”

    他形闪电般向后急退,从体的每个毛孔中都喷出绿的烟雾,立时就将形完全笼。

    “玄禅毒雾!”

    有识货的立刻大叫起来,“一出手便用这等绝招,沈三子有难!”

    毒宗万神往所修的武学,名为毒莲玄禅,是先毒自己,再毒别人的恶毒功夫。

    首先用天下至毒之物,淬炼己,直到自己体的每一寸肌肤毛发,都比这至毒之物更毒,方才罢休。

    当万神往尔得到一株产自冥界的阴罗白莲,积聚千万尸毒,是他们这一门中括祖师爷在从来没有人得到过的绝毒之物。

    所以他才能够青出于蓝,而成为一方宗师,令天下武者闻风丧胆。

    这玄禅毒雾,就是将体积累的毒素一次排出,氤氲周,成为杀人的利器。

    就算是再的高手,一般况下也只能退三舍,不敢正面应对。

    如今擂台上用这种功夫,几近赖皮,沈振若不认输跳下黄台,只怕是凶多吉少。

    眼看那黄绿令人恶心的毒雾不断蔓延,很快就要涌到沈振面前,楚火萝与龙郡主都是大急,拉着手大叫,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龌龊!”

    沈振却只是略略皱了皱眉头。

    这毒雾的气味可不太好闻。

    这就让生好洁的沈三子不,他也懒得见招拆招,轻轻一拂袖,只见一道光从他袖中疾飞而出,化作光耀之鸽,在空中一个盘旋,一头扎入毒雾!

    嗤!

    就听昏暗的毒雾中传来轻轻脆响,随后便是一声惨绝人寰的大叫,一腔浊血冲天而起,一个斗大的头颅骨碌碌从黄台上滚,坠数十丈下的地面。

    “是毒宗万神往!”

    有人弄眼尖,在半空中就看得分明,顿时人群一阵惊惶,飞也似的倒退了好几丈,让出好大一块空地,让那头颅安然地。

    即使是亲友,也不敢去接万神往的脑袋。

    这人周是毒,血是毒,皮肉是毒,头发牙齿也都是毒,碰都碰不得。

    那头颅地,就地翻滚,仍然是豹眼圆睁,似乎根本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挣扎着在尘埃中滚了三四圈,这才耗尽力气,盍然而逝,一时半刻,便化为一摊脓水。

    “噫——”

    众人发出放松与畏惧的呼声,总算稍微放下点心,但终究不敢靠近,眼看那头颅地的地方草木枯萎,地面上仿佛烧灼一般的焦黑痕迹,都是心有余悸。

    黄台上,毒雾被风散。

    沈振疏疏,如玉树临风而立。

    毒宗万神往没了脑袋的尸体,趴伏在台上,也正在不断缩小,仿佛是被风走的沙,很快就散无影无踪。

    他浑是毒,靠着横的功力真气加以平衡,人既死,诸毒暴走,无从克制,反噬主人,也是理所当然。

    万神往一辈子以毒害人无数,最后被自己的毒毒得尸骨无存,算是报应不。

    直至此时,众人才迸发出震天的惊呼声。

    “刚才……刚才我是眼了吧?”

    “沈三子,就是一剑斩了毒宗万神往?”

    “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出剑收剑?他的剑在哪里?”

    “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剑法?他是不是在袖中出剑,这……是不是十二剑的笑里藏dao袖中剑?”

    有人发出了质疑。

    沈振微哂,他施展的,确实是十二剑笑里藏dao袖中剑。

    这剑法,他沈白鹤学自十二剑少主沈一州,然后想要借着十二剑的势头翻,对沈振施展过一次。

    看一眼,沈振就会了。

    他之所以用这剑法斩人,无非只是顺手,又不想沾惹肮脏的毒雾,又不想污了剑,所以干脆就用袖中剑气,给了万神往一个痛快。

    “便宜他了。”

    这种罪大恶极之辈,其实应该让其千百倍受苦才好,一剑杀之,只是为了不给他再作恶的机会。

    沈振不在乎用这剑招,但用者无心,观者却是有意。

    许多人都开始揣测十二剑与弃剑山庄的关系,有不少人知道弃剑山庄的创始人沈梦天乃是当今十二剑宗主沈重山的长子,说起来两方有血脉之亲。

    如今沈振用出十二剑的剑法,是不是说明两边已经达成了同盟?

    皇帝的脸更加阴沉起来。

    “十二剑……”

    他面难看,天下八宗,是难拔除的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大月皇朝为了八修世界的稳定,不可能将这些宗门全都剿灭,只能给他们一定的权力和自主,这让唯我尊的单于惊甚为不。

    这沈振突然崛起,本来就让他心里起疑。

    如今看来,背后是有十二剑在扶持。十二剑远在北方,盘踞一部的势力,弃剑山庄却出现在南方,两地相隔万里之遥,这算是遥相呼应?

    皇帝一时想不明白,但总觉得口像是硌了个什么东西。

    “沈重山……手还伸的真长,长子死了还不能泯灭此老的雄心,一个风雷城还不够拖着他的后?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恁的可恶!”

    沈重山年轻的时候也是惊才绝之辈,单于惊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后来他消沉三百年,十二剑没什么大发展的迹象,皇家对十二剑才算放心。

    如今出了个沈振,眼看比当年的沈梦天有过之而无不及,皇帝当然会觉得有问题。

    雁主发现皇帝握紧了拳头,面阴晴不定,却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君如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