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皇帝的杀意
    龙郡主知道此地不同寻常,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lu。

    楚火萝却是沈振出来的,什么都不在乎,天又好奇,东张西望,只见许多人着峨冠博带,又有人穿着甲胄,分作两列,站于两侧,不由啧啧称奇。

    这就是朝中百官,也就是大月皇朝中枢,控制八修世界,招募的一大批高手。

    这批人,加上参与九禅天斗擂台的高手,就可以算是八修世界最的存在了。

    大殿广大,总有百人,也不嫌挤。

    每人空空一张桌椅,有美人送上美酒佳肴,可尽享用。

    “今日宴饮,只论武道,不论尊卑,诸位请。”

    皇帝沉稳的声音从大殿高传来。

    他面前有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看不清他具体的容貌,但是模模糊糊还是可以看见,坐在皇帝边的,有另一个瘦小的影。

    “那一定是最受宠爱的雁主。”

    楚火萝与龙郡主悄悄咬耳朵。

    雁主之名,最近几年哄传天下,到都有人在传说皇帝单于惊要将皇位传给这个最出的儿——而不是早就当了百年储君的太子。

    “这种场合,皇帝都带着她而不是带着太子,度应该非常明显了。”

    皇帝的寿元比一般武者还要更长些,一次更迭也是八修世界的大事。而今单于惊方当盛年,太子与主之争,也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可能影响整个天下几十年的未来。

    除了沈振以外,大概所有人都在揣测雁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希望有机会起主的关注。

    沈振却不看主,只随意吃几筷子东西,喝几口酒。

    滋味鲜美,灵气充裕,但他对外物的需求也不是太高,有则用之,无则免之。

    他不关注主,主却在关注他。

    “此人便是沈振,白胜雪,姿容不凡,沈三子之名,倒是名不虚传。”

    皇帝一边饮酒,一边轻笑。

    雁主的目光也一直在沈振上,见他温文儒雅,一派风,竟不像是武人,也觉得有些讶异。

    “此子如何?”

    皇帝转头问自己的爱。

    “此人剑气蕴,从容不迫,有大家之相,若有机会,必成大器。”

    雁主回想了一下相学所说,斟酌着回答。

    她知道皇帝随时的不经意之言,都有可能是考验。

    皇帝笑了,“他如此年轻,又已经有了这般成就,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知道他必有大成,这就不必说了。”

    不过斩月而来十几年,就差不多攀到了八修世界武者的顶峰,再给他百年时光,能到何等地步,就连单于惊都不敢想象。

    “我只问你,这种人,如何对待?”

    皇帝的语气忽然森冷下来,转头定定地看着儿。

    雁主心中一凛——这几日她对沈振的关注实在是太多了些,父皇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今日见沈振长得好,雁主毕竟还是心,不免芳心可可。

    而今被父亲一问,面当时就了。

    她想了一想,定了定神,这才字斟句酌道:“能用,则用之。不能用,则杀之。”

    皇帝默然,看了她许久,仿佛要在她脸上看出什么破绽,久才微微颔首。

    “你的话,总算对了一半。”

    雁主直面父亲的威压,不由觉得手心出汗,再不敢多言多动,只眼观鼻,鼻观心,安坐等待。

    这一场宴席,大部分人吃得不亦乐乎,尽而散。

    一直到天断黑,皇帝与主也早就离去,众人才恋恋不舍散席。

    楚火萝与龙郡主两人叽叽喳喳,议论着天瑶玉宫中的新鲜事。

    她们俩倒是颇为兴奋。

    沈振却一lu很沉默。

    “师父,你在想些什么?”龙郡主发觉不对,便向沈振询问。

    沈振摇了摇头,微笑道:“并无大事,只是有一瞬间,皇帝看我的时候,露出了深沉的杀意。”

    什么?

    楚火萝差点跳起来。

    皇帝想要杀你,这还叫没大事?

    虽然皇族一般不入武者排名,但八修世界天下人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中,皇帝一定是天下第一的高手。

    他若不能达到真人境武道第九重巅峰,根本就坐不稳这个位置。

    有人说,皇帝的武道,就是八修世界所能抵达的极限,只要在八修世界动手,没有人能够胜得过他。

    这也就罢了,问题是皇族还不止一个高手,真人境第八重第九重的高手就有一堆,更有玄甲铁骑,所向无敌。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不是忠心,而是无奈。

    在八修世界,单于惊便是掌控生杀予夺之权,想要杀谁,谁就必死无疑。

    沈振……虽然特殊,但要以一人之力对抗一个皇朝,只怕也力有未逮吧?

    龙郡主与楚火萝都是容失。

    沈振却不在意,摇头道:“他平时都掩饰得很好,只是有一刹那的泄漏而已,雁主对我倒是没什么敌意。”

    楚火萝胡乱揣测,“难道是主看上了师父,所以皇帝震怒,才想要杀你?”

    老泰山看婿,总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

    楚火萝想到师父出到连能够继承皇位的主都要另眼相看,又是骄傲,又是觉得心头有些酸酸的。

    沈振笑道:“胡说八道。”

    他其实觉得有些诡异,皇帝对他的杀意无缘无故,这就让人有些在意。

    作为八修世界的皇族,担心个人崛起影响到他们皇族的势力,并不奇怪,但是皇族掌控这个世界的大半资源,有无数铁骑,照理不敢如此忌惮才是。

    如果他们害怕武道的崛起,为什么还要召开九禅天斗擂台?

    沈振起了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