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侥幸获胜?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乙玄光未破,尉迟少主是怎么败的?”

    “刚才看一个人从黄台上掉下来,我还以为是那个沈什么……没想到裹着一团光,竟然是尉迟飞?”

    大家都表示无法理解。

    事实上直到尉迟飞坠地,他裹周的太乙玄光仍旧未散,所以这也是他动弹不得从这么高地方摔下来没事的原因。

    尉迟飞摔得稀里糊涂,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输在哪里,想要找对手问一问,沈振早就飞跃下了黄台,回ke栈休息去了。

    “这一脚当真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皇帝在宝座上赞叹。

    他觉得在场之人,大概也只有自己看得出其中玄妙了。

    太乙玄光,号称毫无破绽,但单于惊知道,其实千百道光线,并不意味着都有杀伤力,看上去威势浩大,但真正动手,就会发现这门武学的孱弱无力。

    如果要单于惊出手,根本不必在乎太乙玄光的攻击,靠着横的躯,硬顶太乙玄光,同样可以一招制敌。

    但沈振用的破敌之法,就更有技术。

    光看似没有空隙,其实是有空隙的。

    沈振便在太乙玄光的空隙中,游刃有余,挺而进,所以才能轻轻松松,在不破太乙玄光的前提之下,一举败尉迟飞。

    雁主双目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知道沈振的厉害,大多数观zhan的人却并未品味出什么,还是一头雾水。

    这时候一个光头和尚钻进人群,大声叹息道:“尉迟子离开擂台的时候,太乙玄光都没破,显然这不能算是沈振败了他,我估计是尉迟子一时大意,这太乙玄光施展得有些不对,这才失足下擂台,不知是也不是?”

    还有这种可能?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尉迟飞。

    尉迟飞面红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让他承认自己远不如刚才鄙视的沈振,然被人一脚踹下擂台,那他实在说不出口。

    但是……失足……似乎也太扯了些。

    他含含糊糊道:“我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平日施展太乙玄光,未曾有意外,这一次用了之后就有些头晕,不知是不是我修为未足的原因。”

    “这就是了!”光头和尚一拍掌,“太乙玄光何等高的功夫,尉迟子虽然功力深,到底还年轻,真气未纯,连续用这太乙玄光,就容易被真气反噬。”

    “大约刚才擂台上,真是因为真气反噬,所以尉迟子才会不幸败北!可惜!可惜!”

    那和尚摇头晃脑,恨恨道:“这都又叫那沈振占了便宜。”

    原来如此,众人都恍然大悟,纷纷羡慕沈振的狗屎运。

    连过两轮,沈振已经踏入三十,基本上已经能够锁定前往乱离秘境的资格,就看到时候能不能进得去。

    两轮之后,皇帝便会在天瑶玉宫设宴款待众人。

    这即使是对于这些站在八修世界巅峰的高手来说,也是难得的荣耀。

    听说天瑶玉宫高耸入云,沐月华,充斥灵气,更种植各种灵物,喝一口酒,吃一口菜都能增长修为,是武人梦想的圣地。

    这小子就这么混进去,实在叫人不。

    不知不觉中,大家受了那和尚的导,只觉得沈振是侥幸。

    无梦和尚拂一拂袖,悄然功成退。

    这一,沈振又将投注翻了一倍,而且赔率仍然没有上涨,照这个势下去,如果沈振真能够夺得魁首,差不多也就够富可敌了。

    回头无梦和尚又找沈振报了个数字,沈振浑不在意。龙郡主与楚火萝却不由得骇然。

    “早知道……咱们也该私下下点注的。”

    楚火萝懊悔不迭,她本来觉得这对师父不敬,现在想来,何乐不为?

    “咱们那点私,就算全投下去也赚不了多少,师父赚了就好,你要攒了做嫁妆么?”龙郡主倒想得豁达,她们现在也没什么钱的地方,吃住都在弃剑山庄,要什么药物兵器秘笈,沈振都会给她们取来,这弟子的待极高,还需要私钱做什么。

    除非想要嫁人,才得筹备嫁妆。

    楚火萝羞恼,“你才要嫁人!”

    两人闹一阵,方才罢休。

    其实心里都清楚,对方不可能嫁人,跟随沈三子这么出的人边,对其他男人哪里还看得上眼?

    龙郡主是从得知沈振便是龙皇府五百年前救命恩人之后,就定主意,一辈子跟在师父边。

    而楚火萝的心si,自己虽然都不太确定,但她也绝不会离开师父便是。

    她们俩青,若有所si,一时竟是痴了。

    第三日,九禅天斗擂台暂停一日,按照惯例,皇帝在天瑶玉宫设宴,邀请所有jin ru第三轮擂台的高手入宫赴宴。

    这是极高规格的接待。

    皇族中人,高手如云,这些至少真人境第八重的者们也不敢怠慢,都是极为ke气,甚至有点恭敬谄媚。

    这是如今八修世界的势决定的。

    皇族的实力横,至少有一半的顶级高手,都被朝廷收拢,为朝廷效力,这些在野的者们,相对之下,就显得势单力孤。

    就算是来往的武者,也不得不顾忌大月皇朝大的力量,为之臣服。

    不过沈振仍然是一贯不在乎的样子。

    他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想起天瑶玉宫中的灵气,对楚火萝龙郡主两人有好,反正也不麻烦,便带着她们两人一同赴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