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一剑知高下
    今日赢了一场,沈振仍然没什么人关注——无非是ke栈老板与伙计更ke气了些,但大多数别的武者觉得他只是侥幸,并未在意。

    倒是隔壁虞大少那里热火朝天,他同样赢了第一场,喜之余大宴宾ke。

    楚火萝看到对面热闹的景象,不屑扁嘴道:“真是没有出息,赢了一场便高兴成这样,哪有师父这般淡定从容?”

    龙郡主笑道:“师父早已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与他们有什么好比的?”

    两人回望,就见沈振所的小一片沉寂,不用看就知道师父此时一定坐于室,参悟剑道。

    楚火萝忽有所感,问道:“你说师父这般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剑道已经远非常人可及,日后登顶,也是足够……何必这么累?”

    龙郡主默然久,回答道:“你和我说过,师父当在九幽之地,早就是天下无敌,仍然从不放松——所为者,不过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直至斩月飞仙。”

    “如今八修世界,莫非也只是师父的桎梏,他早晚要再上一层?”

    从沈振有意无意透露出的讯息,她们俩都猜到八修世界之上,大概还有更高层的世界。

    “真不知道八修世界之上,会是什么样子。”

    楚火萝悠然神往。

    龙郡主羡慕道:“你还好,好歹经历过一次斩月飞仙,我还不知道斩月飞仙会是什么样子……”

    楚火萝回头想了想,摇头道:“除了师父与那五剑先生一zhan得彩,以白塔杀人之外,好像睡一觉起来,第二天就了世界,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不知下一次斩月飞仙,又会是什么况。

    在两个弟子畅想的时候,沈振在中却迎来了一位访ke。

    沈振并未点灯。

    黑暗笼整个间,但在黑暗中,忽然有东西蠕蠕而动,仿佛有什么恐怖的生物出没。

    “影遁之法,果然是极高明极神奇的轻功,不知是大月皇朝哪一位影卫在此,就请现吧。”

    沈振目光淡淡一扫,并没有惊慌,也没有急于出手,只是轻声开口邀ke。

    黑暗中那人一怔。

    “区区一个九幽之地来ke,然知道影遁之法,知道大月皇朝的影卫,见识也算是广博了。”

    那声音沙哑,如砂纸磨砺之声,听起来让人觉得甚为不舒服。

    一个黑人从黑暗中缓步而出,站在沈振丈许远的对面。

    “我乃影卫第九,名为墓。”

    既然被人识破,也不必掩饰,他自报家门。

    沈振瞥了他一眼。

    “斩月飞仙不过百年,你然能得皇家信任,出任影卫之职,你原本就有大月皇朝单于家的血统?”

    他自己摇了摇头,又接着说,“不对,你应该是天生影族,怎么会九幽之地?”

    影族乃是大月皇朝单于家用的卫人选,每一个都细选,然犯错,也不至于被贬下九幽之地——事实上皇族不可能将影族血脉出,必然是杀无赦的。

    “你怎么知道?”

    墓更为骇然,他才站在沈振面前不过几秒钟,就觉得整个人好像被看穿了一样,一点儿秘密都没有。

    尚未动手,他已经是汗浃背。

    沈振并没有回答他,反问道:“今日此来,你是要杀我么?”

    墓一怔,这才想起来此来的目的,“奉命而来,试试你这位少年剑ke的成,如果你接不住我一剑……那死了自然也怨不得旁人。”

    皇族中人,视人命为草芥,如果沈振能够接住墓一剑,那或许雁主会另眼相看。

    如果他死了……那也就只是一个lu人而已。

    沈振微笑,“那如果阁下一剑既出,被我杀死,那尊主只怕也不会在意吧?”

    墓面铁青,冷冷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影卫出任务,如果被杀,那自然也就是自己无能,主子可不会为他们掉一滴眼泪。

    不过就这么被沈振说破,墓还是觉得有点难堪。

    他不善说辞,既然一言不合,那便出剑。

    影卫的剑,没有人知道藏在何,黑暗中信手一捏,剑气便充盈于整个间之中。

    仿佛黑暗本,就是他手中的剑。

    沈振微微点头,哂笑道:“旁门左道,练到极也有几分意si,只可惜再无望剑法大道。”

    他仍然只是静静站着,目力所及,竟然是有几分光明,刺破黑暗!

    墓子一震,这才开始真正重视这个对手。

    此人能够在擂台上击败万传舟,只怕不仅仅是侥幸。

    “以目未见,目中生光,想不道已经练到真气蕴,自生光华的武道境界,但想破我的暗影之剑,还没那么容易!”

    叱喝声中,墓子不动,却已出招!

    黑暗像是漩涡一样席卷而来,要将沈振完全裹在,在黑暗中,蕴藏着无匹的剑意,一旦卷入,必然是分碎骨。

    沈振也没动,他的目光甚至没有转。

    只是静静地看着左前方一——这正是剑招关键所在。

    果然墓的剑到一半,便稍有凝滞,黑暗散去,被那灼目的光明刺破!

    墓心道不好,黑一展,像是一只大蝙蝠般向后飞掠,贴到墙根。

    只听嗤嗤声响,他额前的散发,竟然是被无形的光明剑气切下两缕,飘飘在空中。

    墓面如死人般惨白。

    一招相交,他已经溃不成军。

    沈振能够断他的头发,自然也可以轻易断他的头——高手过招,一剑便能知道高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