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试试成色
    “万老师!”

    “万师叔!”

    “万先生!”

    台下此起彼伏的惊呼,皇帝单于惊却嗤笑一声道:“好一个老狐狸。”

    这么一来,然输得还不是特别难看。

    万传舟飘然地,朗声对台上道:“沈三子果然剑法高绝,老夫年纪大了,体力不支,遗憾不能再酣畅大zhan三百回合,就算是我输了!”

    “不可!”

    “怎么能这么认输!”

    “万老先生有旧伤在,这沈振也不知礼让,唉……”

    这一群亲朋好友们捶顿足,为万传舟惋惜。他们只认为万传舟的剑法还在沈振之上,只是因为旧伤发作,才不得不认输。

    看他捂着肋下,掩饰痛楚的模样,人们都想到他当年就曾受过重伤,纷纷寄以同。

    楚火萝听得直翻白眼,这老了伤了难道还要师父认输不成?那这九禅天斗擂台也不用比了,只要数一数谁的年龄更大,谁以前的伤势更重,就让谁第一不就结了?

    何况……师父肯定早就手下留了。

    不然这种糟老头子,两三下就该被下擂台,哪有机会在上面拳绣张扬那么久?

    不管周围人如何议论,总之这一场擂台分出了胜负。

    出乎众人意料的,天下八宗之一梅宗长老万传舟并未获胜,获胜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弃剑山庄沈振。

    有些关注擂台,但没有观看这一场的闲杂人等,也都觉得奇怪,后来听下来说是因为万传舟旧伤发作认输,这才恍然大悟。

    ——于是沈振尽管爆冷成为黑马,他的赔率并未提高,反而是略略降低了些。

    等沈振下了黄台,不知从哪里来的无梦和尚就上来恭喜。他眉开眼笑道:“沈三子真是大才,我原本以为这一场胜了万传舟,无论如何赔率会有小小上涨,就算我给你抹黑也是无用。没想到三子无师自通,然懂得假擂台,给了万传舟面子,也就给了咱们赚钱的机会。”

    如此一来,总计收益应该比之前预估得还高些。

    沈振微笑不语。

    他也不是刻意为之,只不过别人会做人,他就会给人留一点面子,何乐而不为?

    楚火萝一瞪眼,“和尚,你这时候才出来,那你且说说,我家师父赚了多少钱?”

    无梦和尚笑嘻嘻的噼里啪啦一阵计算,啧啧道:“这次可真是赚翻了,沈三子下注十万两紫,光这一场,就赢了十四万,如今您手里已经有二十四万的本钱了。”

    “这么多?”

    楚火萝不过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赢了这么多钱。

    “以后还会更多!”

    无梦和尚哈哈大笑,对沈振道:“以后还要拜托沈三子,不必全力以赴,只稍微手下留些就好。”

    他挤眉弄眼,“像今日这般,就是最好。”

    沈振不置可否。

    他不在意这些钱,该怎样还是怎样。

    第一日九禅天斗擂台完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冷门,该胜的绝大部分都已经胜了——有人注意到万传舟这种老牌高手输给了一个新人,但也没起什么澜。

    深宫之中,雁主却拿着沈振的资料发呆。

    “十多年前,此人刚刚从九幽之地斩月飞仙而来,当时顶多是真人境第一重的修为,如今然一举升到了至少真人境第八重,这进度……真是骇人听闻。”

    境界的提升,需要领悟。

    真气的积累,需要时间。

    许多人百年苦修,未必能进步一重,这人十几年就提升了七重之多,不说这真气积累速度,便是这领悟武道颈的门槛,他到底是怎么过的?

    雁主凭着无数天材地宝,无数名师诲,再加上过人的天资,数十年来才得以突破到真人境第八重——沈振的实力,然隐然还在她之上!

    至少雁主与万传舟动手,也不过是略胜一筹,不可能像沈振这般游刃有余。

    “这到底是什么人?”

    她缓缓放下资料,若有所si,“难道说,斩月之人,都有这般的天资么?”

    斩月飞仙,原本就并非易事,非得有大毅力大决心方可,这种人放在任何地方,只要给足够的时间和空间,都会是一方之雄。

    沈振斩月而来,如果过个百年,应该还是有不少人会看好他的未来。

    但是……现在未免太快了!

    “墓师父!”

    雁主轻轻拍手,一个黑人从黑暗中隐现,单膝跪地。

    “我忽然想起来,你也是斩月而来之人,对这沈振的评价如何?”

    那黑人面如纸,冷漠之极,沉了久,才回答道:“不过是侥幸之辈,怎能与主相比?跳梁小丑耳!”

    这位墓先生,名叫墓,也是从九幽之地斩月而来,因为与皇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便选择投效大月皇朝,成为皇族的贴侍卫。

    百年来,他修剑术,如今也是真人境第八重的高手。

    单于惊宠爱,才将墓赐给雁主,保她的安全。

    墓修行多年,方有今日成就,自然对一蹴而就的沈振有种不的感觉。

    “好!”

    雁主大喜,“这么说来,你就帮我去试试他的成如何?”

    天断黑,正三更。

    月黑风高,真是杀人之。

    “是!”

    墓也不问缘由,点头答应,子只是一扭,便消失在黑暗中。

    “哼!”

    雁主丢下了沈振的资料,资料上白胜雪的少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今日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接得住墓先生的一剑,要是死了,就说明父皇看走了眼,这可也不能怪我!”

    黑暗之中,红颜如血,光影交幻,竟有几分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