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认输吧!
    “万师叔的剑法,真是得了本门华,剑如,如剑,妙不可言。”

    “看似英缤纷,实则暗藏杀机,万先生这一剑已经炉火纯青,天下能接的人少了吧?”

    “反正这少年是一定接不下。”

    众人哄笑议论,都是一边倒的看好万传舟。

    沈振目不斜视,虽有漫天飞,目光却只盯着万传舟的剑尖,万传舟连换几次虚招,却无法吸沈振的注意力,心中不由一凛。

    难道这年轻人,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成?

    梅三千,本就是以虚幻的剑招来人耳目的骗招,若是对方能够在梅中找到真正的攻招,那他徒费真气,就全然无用。

    “不可能……本宗的梅化何等玄妙,他怎么可能轻易能够看得分明,或许是巧合。”

    万传舟总不能被别人用眼神击败,虽然明明沈振已经盯着他的剑尖指,还是硬着头皮直刺一剑,希望沈振只是虚张声势。

    沈振却轻描淡写,手腕一抖,便化解了万传舟凌厉的攻势。

    “这一剑不错。”

    远远的天瑶玉宫中,皇帝单于惊赞了一句。

    “我早就说梅宗的剑法华而不实,练起来难,破起来容易,今日万传舟一个三百岁的长老,被人家小年轻一剑破法。我要是他,羞都要羞死了。”

    他回头问旁边的侍,“这年轻人是何人?”

    侍赶紧取了名牌,看了之后回禀道:“此人乃是弃剑山庄沈振,是陛下特旨,请他来此的……”

    “哦?”

    单于惊日理万机,对这个名字却还有些印象。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有人在他面前哭诉,说钧天部飞岚州弃剑山庄的沈振不敬皇权,不识好歹,竟然敢拒绝九禅天斗擂台。

    刘伯瑞是他的心腹,这才会派往各方作为钦差大臣,单于惊听了他说话之后,对沈振没什么好印象。

    没想到没过几天,沈振然又来参加九禅天斗擂台,刘伯瑞更是气得七窍生烟,恳求皇帝下旨斥责,甚至取消此人的擂台资格。

    “今日看来,幸好没有取消。”

    单于惊的脸上略过了一丝阴沉。

    不懂行的人看来,沈振与万传舟一zhan,只是见招拆招,似乎在下风。

    但像他这样真正的高手看来,却绝不是这样。

    此人这么年轻,然已经得了剑道髓,实在不可小觑。

    雁主也有几分好奇之,蹙眉道:“父皇,此人用的剑法,普普通通,没有什么奇异之,怎么万传舟的梅剑就是被他克制?”

    单于惊叹息道:“吾儿,此人的剑法造诣,还在你之上。已经得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所以随随便便一剑法,就有不测之威。如果不是这次九禅天斗擂台,还真不知道治下然出了这等人物。”

    单于惊冷笑。

    雁主却一撅嘴,心中便有了些不服气。

    她所得乃是最好的育,也有最出的血统,修行条件比沈振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

    可然还不如别人,她唯我尊之心就有些挂不住。

    单于惊并未注意到儿的异常,反而聚会神看着擂台上的比斗。

    ——同时八座黄台上都有比试,但他最关注的还是沈振的剑法……

    只关注沈振一个人的剑法。

    与他对手的万传舟,实在是个酒囊饭袋,完全没法逼出沈振剑法髓之——这老家伙到现在还没看出来,沈振是故意让着他,在给他面子。

    这也就说明,沈振的武道境界,已远远在万传舟之上。

    难道说,这个少年年纪轻轻,然已经是真人境武道第九重的顶级高手?

    不……不可能。

    能够触摸到到真人境第九重的,只有他们大月皇朝的八修化灵诀,其余在八修世界传的各种顶级武学,都有明显的疏漏和破绽。

    凭着天赋异禀,几百年苦修,或许能够在寿元结束之前,冲击到真人境第九重。

    这小子年纪这么轻,最多就是真人境武学第八重。

    可能剑法更高明,境界体悟更高些,所以才能全面压制住万传舟。

    皇帝暗暗将沈振放入关注名单,沈振却浑然不觉,他只一板一眼施展着天剑法,化解万传舟的攻势,却也没算急着抢攻,给万传舟留足了空间。

    ——但每一剑,都能准确无误的击破万传舟的攻势,等到后来,甚至万传舟的剑还没刺出去,对方的剑已经等在那儿了。

    这怎不叫万传舟心惊胆zhan?

    台下观zhan之人,还未能看出名堂,只觉得万传舟攻势如,沈振只是险之又险,化解攻势,就如风中之烛,随时有可能被扑灭。

    有人叫道:“那小子倒也是顽,然能与万老师鏖斗这么久,也算是了不得了。”

    “此人剑法在吾等之上,怪不得有资格被皇家请来。”

    “到这个时候,虽败犹荣了……”

    万传舟的耳力甚好,在高台之上也能听得到众人议论,不由苦笑,在局中,心中自知。

    他苦笑低声道:“小兄弟,老夫给你赔不是了。想不到你剑法竟然高明到如此地步,确实能够对老夫手下留,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万传舟是个聪明人,他懂得适时低头,也暗自庆幸一开始做人留一线,对方手下留,如今还有余地,自己不至于输得太难看。

    沈振看他上lu,便笑道:“既然如此,万先生还不认输,更待何时?飘然而去,亦非妙事?”

    万传舟开始一愣,旋即大笑,忽然子一个转折,轻飘飘如一朵轻云,下黄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