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十万紫金轻下注
    这和尚然认得师父?

    龙郡主微微吃惊,最近大都高手如云,名气稍微差一点的都没人关注,何况是沈振这种后起之秀。

    无梦和尚只看一眼就能认得出沈三子,说明他做这个赌赛下注之事,还是下了不少功夫。

    “我正是弃剑山庄沈三。”

    沈振微微点头,睁开眼睛,目光在无梦和尚上一扫。和尚好像感觉到什么不适一样,侧了侧,干笑道:“沈三子真是深藏不露,这等修为便是追求九禅天斗擂台的魁首,也未必没有机会,可叹天下人无知,然都不晓得。”

    沈振漫不经心道:“大师不也是如此?”

    这和尚然很厉害?

    楚火萝吓了一跳,从师父口中说出来的话,应该不会是假的。但她横看竖看,也没看出来这个貌不惊人的和尚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和尚干笑两声,把脑袋摇得如拨浪鼓一般,“贫僧乃是方外之人,试名利如粪土,怎会去争这魁首之位?”

    “视名利为粪土,你还开盘赌外围?”

    楚火萝忍不住,撇了撇嘴讽刺他。

    和尚愁眉苦脸,揉着光头笑道:“那也是为了生计,不得不为耳。”

    楚火萝无语,赚这种黑心钱,也好意si说是为了生计,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沈振却不管他,漫不经心道:“大师此来,不知要与我谈什么?”

    无梦和尚一下子神了,连连点头道:“贫僧是做赌注外围生意的,自然是要看看此次参加九禅天斗擂台的黑马成,若是能够合作,那就能赚得盆钵。”

    他顿了一顿,笑得像看见小鸡的黄鼠,看着沈振道:“今日见到三子,我已经知晓你绝对是最黑的黑马,别人也就不用看了。三子若是肯刻意低,配合贫僧宣传,将赔率降低,咱们至少能赚他几百万两紫。”

    楚火萝与龙郡主倒吸一口凉气,这八修世界之人然赌这么大?

    现在弃剑山庄家大业大,但正常一年的收入,也远不到这个数目。

    “好。”

    沈振没有多问细节,然就一口答应。

    他回头问龙郡主道:“我们这次出门,带了多少盘,便全下我自己便是。”

    您对自己还真有信心!

    龙郡主苦笑,点头道:“老庄主怕师父您出门不够用,让我带了十万两紫,咱们也没用多少,全下注么?”

    除了地龙车、ke栈、伙食的费用,沈振几乎没什么钱,十万两紫都没换开。

    “都下了吧。”

    沈振也不在乎这一点钱,一口气便下了注。

    无梦和尚了声口哨,赞叹道:“三子果非常人,好大手笔!既然肯下这么多,我和尚也得点力气,无论如何也要将赔率搞到一百往上,子这次一定能赚到手一千万两紫!”

    他想了想,又道:“不过这笔钱也不必一次下注,咱们逐轮翻倍,再压低赔率,收益更多。”

    沈振无所谓,“我不管那些繁琐小事,这笔钱便交给你,你去操作就是。”

    他示意龙郡主将十万两紫票交给无梦和尚。

    饶是龙郡主是龙族主,见过无数财富,但也不由得为之吃惊——师父这手笔也太大了!

    这和尚到底可不可信?

    龙郡主递票的动作就未免犹豫了些,无梦和尚可不ke气,跳上去就抓过票揣进怀里,笑嘻嘻地扬长而去。

    “师父!”

    楚火萝目瞪口呆,“您就不怕他是个骗子?”

    那可是十万两紫!普通人过一百辈子都不完的巨额财产,用来硬砸一个真人境武者出来都足够了,师父然随随便便就给了一个旁人?

    沈振微笑不语。

    龙郡主悄悄拉了拉楚火萝,“你什么时候见师父看错过人?”

    在她心目中,沈振就和神一样,他当然是不会错的。

    楚火萝这么想着,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反正钱都给了,人都走了,再纠结也没用,只能听之任之。

    此后几天,无梦和尚连面都没露,不过外围赌赛之风,却渐渐刮了起来。

    此次九禅天斗擂台,能够jin ru正赛的,大约有一百多人。

    其中天下八宗的长老,以及一些知名的隐世老怪物赔率较高,次一等的是百多年前就成名的高人,至于那些新锐,大多就只是陪跑的。

    沈振很不起眼,就在这些新锐之中,赔率属于最低的一档。

    他第一zhan的对手,是天下八宗之中鱼神宗的长老,已经两百年未履尘世,早就突破了真人境第八重,功力深厚,老而弥辣,这一场胜负,几乎没有人看好沈振。

    十二剑也有一位长老来参加擂台,沈重山特意派人来向沈振问候。

    “宗主说,三子此次参加九禅天斗擂台,就当是见见世面,反正你现在年纪还轻,有机会等下一次擂台。

    四百年一次,沈振说不定还能等得到。

    沈重山本来也不会放过这擂台,但他发现剑气隐患之后,正在闭关修炼,以求突破,这次也就只有憾然放弃了。

    如果剑气隐患能够解除,沈重山应该能够突破到真人境第九重——他的寿元也能够有所增长,就能够顺利保着,将十二剑穿给沈振。

    沈重山已经将沈振看成自己的传人,他两个儿子都已经死了,而沈振则比他们都更出。

    对于十二剑的关心与建议,沈振不置可否。

    别人如何看,怎么判断他的胜负,对他来说毫无任何意义。

    他只知道一件事。

    在这里,还没有他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