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以力服人
    “好!”

    大力使者长笑一声,右脚向前跨出一步,用力一蹬,只听轰然声响,地面开裂,尘雾飞扬。

    借着反冲之力,他整个人就像是闪电一样朝着沈振急冲而来。

    ——他的武学绝无巧,只有迅、猛二字。

    速度以及力量,是zhan斗中颠扑不破的真理。

    沈三子看他的速度,也不由微微颔首,“得了大巧不工,以拙胜巧的韵味了。只是可惜,此世有所局限,人力有时而穷,用这样的招shi 来对付我,还远远不够。”

    武到极,自有不可si议之能,手可碎星辰,吐气拿日月。到那种程度,才算是力量的起步。

    受限于世界,大力使者虽然天赋异禀,也不过只能坐到这种地步而已。

    沈振一动未动,只用一根手指,轻轻在面前划一条弧形。

    呼——

    大力使者只觉得自己全力一击,就像是在一堆滑腻腻的棉上,体不由自主向一旁倾斜,攻击登时空。

    他全力扑击,这一招不中,失去重心,只觉得腹之间难受不已,干脆子向前直扑,单手撑地,借力翻了两个筋斗,在沈振后七八丈,这才消解了去势。

    大力使者大骇。

    他与人交手无数次,别人或是硬接硬架,或是躲闪让,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应对法子。

    “你……你这是什么武功?”

    大力使者失声喝问。

    沈振淡淡道:“只是剑法中的化力之法而已。不拘一格,自成化。”

    如今他用的剑法招shi ,不可能与全盛时期相提并论,无非只是剑道本能,随意演化而已。

    只要符合武道理论,不超过这个世界限制,他现在的体能够承受,他就可以随手创制剑招,不拘一格。

    ——当然沈振也有现成的剑招可以用,只是对方的风格是直来直去,本就无招,他自然也就照此应对。

    大力使者眼睛一亮,笑道:“好一个不拘一格,自成化。只这句话,你的剑法就有些意si。”

    他也不气馁,反手又是一拳,仍是以同样的方shi 攻来。

    ——只是比刚才更快!

    大力使者修行,全靠一口气撑住,若是一拳不倒对方,那就再来一拳——更快,更狠。

    因为这种子,他击败了许多敌人。

    很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坚韧的意志也是无用。

    他既然不招,沈振也不招。

    仍然是以手指在面前虚划,甚至比之前更慢。

    大力使者再击不中。

    “这……古怪!”

    大力使者的面沉了下来——一击不中,可能是出其不意,连续几次攻击并且被同样的方shi 阻挡,那就是对方完全克制了自己。

    然而大力使者仍然未能看出其中玄妙。

    “你的力道,尚未得随心如意之化,无论攻击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沈振淡然而笑,到了后面,他甚至连伸手划指都省了。

    之前的力道化,已经在虚空中形成气,大力使者的攻势,消解于无形。

    “这到底是什么武学?”

    大力使者已经开始躁狂了。

    他追问不得答案。

    沈振没有为他解释的必要,只是淡然微笑。

    楚火萝与龙郡主在背后赞叹道:“师父的武道,真是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我们所见不过只是冰山一角。这种以慢快,以弱胜的剑法,之前就从未见过。”

    龙郡主摇头道:“这说是以弱胜,以慢快,却也不尽然。师父正是因为比他快,比他,才能够有这种举重若轻的表现。”

    以弱胜,以慢快,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必须得首先理解弱之理,得快慢之机——也就是说,其实要本比别人更,比别人更快,才能够更悠然的克制对手。

    如果看不穿这一点,一味追求技巧与招shi ,那就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了。

    大力使者正是想不通这个道理——或者说,他绝对不会相信,沈振领悟的境界比他高。

    针对沈振的突然崛起,屡次挫折之后,破天道痛定si痛,做过很认真的分析与总结。

    得出的结论是,沈振斩月飞仙,绝对是一世之雄。jin ru八修世界之后,机缘极好,得了上古传承。虽然修行的时间不过短短十几年,却不可等闲视之。

    ——这是几次高手出马,无功而返之后的尽量高估。

    所以他们才会派出大力使者这样的人物。

    在尽可能高估的况之下,仍然没有人相信沈振能够超过这种老牌高手。

    无论是怎样速成的功法,无论是怎样的天才,沈振踏入八修世界的时间终究是太短了。

    真人境武道的后几重,很多时候都是真气积累的水磨工夫,若是真气不曾雄浑到转全,根本不可能突破关卡。

    只要不曾突破,就算是沈振的剑法再妙,修为再深,都会受到大力使者的压制。

    “武道正宗,以力服人!你剑法再好,终要臣服于我双拳之下!”

    大力使者久攻不下,心头焦躁,恼火道:“你既然如此狡猾,那就不要怪我出杀招了。接下来这一招,我将全力出手,你的这些小巧,全然无用!”

    他收手而立,蓄势待发。

    只见他浑肌肉坟起,喉头咯咯作响,额头爆出青筋,衫与蒙面巾破裂,露出伤痕累累的一张脸,形貌如鬼神一般。

    楚火萝大惊,连忙提醒沈振道:“师父,击其半渡!这招厉害,不能让他准备完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