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剑影留痕
    “果然……这东西有一对。”

    沈振衣点了点头,“先祖与公主各得一半,才能超越俗世,看到武学的新境界。可惜……”

    如果两样东西合璧,顺理成章这两人就能突破最高境界,斩月飞仙,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最后落到天各一方,生离死别的结局,也实在让人唏嘘。

    “阁下果然是有心人。”

    百荔公主悠然叹息,只见一件明晃晃的东西从竹屋窗口飞出,在空中飘飘荡荡,就如一片羽毛一般,落在沈振衣他们面前。

    这是一枚精巧的玉雕镇纸,栩栩如生的鹤形。双翅张开,直欲飞天。

    与沈振衣所猜一样,果然与虎形镇纸是一对。

    “剑意虎符,剑气鹤璧,这两件东西不知从何而来,但只要持有在手中,悉心感悟,便能明了更广阔的剑道世界。”

    百荔公主回忆着,“当初我与梦天各得一样,自身武学都有突飞猛进的提升,初相遇时,谁也不服谁,约好了三战定胜负……”

    她语气居然带着些羞涩,显然是想起了以往的旖旎旧时光。

    她与沈梦天不打不相识,感情日深,后来私定终身,便交换了这虎符与鹤壁,以为定情信物。

    原本以他们两人在各自宗门中的地位,既然有心相好,应该能够说服父母支持他们的婚事。

    没想到横生变故,沈梦天居然定下婚约,后来沈梦天悔婚伤人,引起一派大乱,逼得沈重山亲自出手将他擒拿。

    ——他与百荔公主的婚事,自然是不可能再提。

    “这两件东西,可以助人成武道至境,我们俩原本约好了婚后共同参悟,可惜终究没有这个机会。”

    百荔公主长声叹息,“如今我行将就木,这东西就赠给了你,望你能把握这个机缘,了却我们俩人未解之遗憾。”

    沈振衣伸手结果剑气鹤璧,轻轻摩挲一阵,叹道:“武道至境,那还差得远。不过这两件东西确实有大用,埋没未免可惜,我就带走吧。”

    这虽然是上层世界烙印的武道宝物,但是距离最高的巅峰,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但用来培养子弟,参悟剑意,已经足足够了。

    沈振衣谢过百荔公主,转身就想离去。

    百荔公主这时候却也有些心软,叫住他问道:“十二剑楼与风雷城大战,我虽不能亲身前去阻止,但你是否可以帮我带句话给父亲,希望他不要执迷于此,大家平平安安的为上……”

    沈振衣回头,微笑道:“我知道公主不便离开灭绝谷,但是……这句话,你还是可以亲口与令尊说的。”

    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千里传音,这隔得也实在太远。

    见百荔公主不信,沈振衣笑道:“我这儿有一套秘法,名曰剑影留痕,只要以此法施为,将公主的音容录在剑法之中。回头带着公主的剑,将这剑法再在晏城主面前施展一遍,就能让他听到你要说的话了。”

    还有这么神奇的剑法?

    楚火萝与龙郡主也啧啧称奇。

    百荔公主思索一阵,颔首道:“好,这本来也该是我这不孝女给父亲一个交待……只是,你传我剑法,这剑法我自施展,你取了我这剑之后再给家父,不要进我竹屋。”

    沈振衣点头,“自当如此。”

    女子爱惜容貌,百荔公主枯坐三百年,自知早已鸡皮鹤发,不忍卒睹。面对亲生父亲也就罢了,要对陌生人展露容颜,一时间倒没了勇气。

    沈振衣知道她的心理,便一口允诺。

    当下便将剑诀剑招,原原本本说给百荔公主听。百荔公主本来也是武道高手,悟性资质都是一流,一听便明白。

    “借你的剑来。”

    她在屋中不用剑,早无兵器。

    沈振衣取了楚火萝的寒衣剑,吹一口气,将其送入竹屋。旋即就听百荔公主赞了一声“好剑”。

    竹屋内剑气激荡,伴着哽咽女声。楚火萝竖起耳朵偷听,只是隔得远了,听不真切。

    不一会儿,寒衣剑从竹屋窗口飞出,在空中盘旋两周,稳稳落在沈振衣面前。

    “我的话已毕,你就将这剑影留痕,交给我的父亲,这便去吧。”

    百荔公主声音清冷,同时也下了逐客令。

    沈振衣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也知道百荔公主心如古井不波,再劝也是无用,便慨叹告辞离去。

    此后疾驰回返边境,再见晏千杀。

    晏千杀听说他们回来了,又怀着希冀之心,待看到仍只有他们三人,未免有些失望,问道:“你们从灭绝谷回来了?可曾见到我那宝贝女儿?她可有话说?”

    沈振衣取过寒衣剑,拍给晏千杀道:“晏城主自己看吧。”

    他再述剑法,晏千杀将信将疑,但也只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信手挥洒,将这剑影留痕之法施展开。

    空气震荡,剑光迷离,在这纵横剑气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瘦削的人影,这人遮着面庞,只有一头白发迎风飞舞,声音却带着哭腔。

    “父亲!”

    一听此声,晏千杀浑身巨震,剑招出错,这人形立刻便消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明霜公主大急,连忙对着叶行远喝问。

    沈振衣微笑摆手,“无妨,再来一次就好。”

    晏千杀收拾心情,再次施展剑影留痕之法,果然百荔公主的身影又再度出现。

    父女连心,虽然不露脸,但晏千杀也能认得。

    三百年不见,原本的活泼少女,如今已经成了垂垂老妇,晏千杀怎能不心痛,看着那飘扬的白发,怔怔便落下泪来。

    “父亲。”

    百荔公主的语气倒是平静,只是偶尔有些哽咽,“不孝女拜见父亲,身背之罪,百死莫赎,只能望父亲见谅。”

    她盈盈下拜,晏千杀老泪纵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