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百荔公主
    “这是什么路?”

    楚火萝骇然,这灭绝谷不是说人迹罕至么,怎么那么多白骨?

    “这就是登天之路。”

    沈振衣轻轻叹息,“可惜天路阻塞,否则她说不定能走得通。”

    轮回山风暴眼是通往九幽之地的堕落之径。

    而这灭绝谷,却是前往更高一层世界的阶梯。

    ——当然,那是诸层世界还未曾彻底分离之前的事。

    那时候,如果有人能够秉承无畏的勇者意志,沿着选定的道路坚定而前,就能走到彼岸。

    也就是另一个更高层次的世界。

    但这种好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各层世界的逐渐分离,这种天梯也渐渐被截断,除非能够有斩破虚空之能,否则最终也只能望洋兴叹。

    当然百荔公主本意并不想登天,只是她心志坚毅,誓不回头,倒是在这灭绝之地,走出一条登天之路来。

    这份心志,就是沈振衣也不得不佩服。

    “登天路?”

    龙郡主也不解。

    “如今只算是求道之路。”

    沈振衣也没多做解释,她们日后自然会明白,“欲求自己的道,必走一条荒凉之路,累累白骨,便是众生幻相。”

    他轻轻一拂,面前的白骨化为粉尘,散于风中。

    远处,一座竹屋静静矗立。

    “百荔公主便在那里,我们去吧。”

    沈振衣信步而行,还没有走到竹屋百丈范围,就听一个苍老的女子声音响起,“老身在此闭关,不见外人,君子但请止步。”

    那声音顿了一顿,又道:“灭绝谷中除了灭绝,其他什么也没有,迷途之人,及早回头,才是道理。”

    这就是百荔公主?

    楚火萝与龙郡主一愕,沈振衣却神情淡然,远远朗声道:“百荔公主,我乃是故人沈梦天之后,今日来此,只为与公主一晤。”

    此言一出,竹屋中一片沉默。

    良久,那女子才缓缓开口,“故人之后……果然是故人之后,三百年未闻故人消息,不知道他可安好?”

    她的声音强作镇静,但难免还是有了起伏。

    沈振衣叹息道:“九幽之地,寿元不永,先祖早已去世多年。”

    九幽之地的环境要比八修世界恶劣许多,真气也不足,百岁便算是遐龄。更何况沈梦天通过风暴眼,早就受了重伤,殚精竭虑创出万藏剑经,建立弃剑山庄,便已油尽灯枯,撒手人寰。

    “……我早该料到。”

    那女子苦笑一声,三百年过去,悲哀也变得不是那么强烈。

    “他既然已经去世多年,应该也没什么话让你留给我,你来这里做什么?”

    百荔公主与沈梦天心灵相通,本就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她也很清楚,沈梦天堕入九幽之地,后辈能够重回八修世界的概率极小,两人早已是天人永隔,生离死别,何必又效仿小儿女情态?

    那这少年来此,又有何为。

    “我是想请你出关,阻止十二剑楼与风雷城的决战。”

    沈振衣开门见山,删繁就简将情况告知,楚火萝叽叽喳喳,做了不少补充。

    百荔公主听得讶异,又听说父亲遭受的苦楚,不由叹息道:“我早知风雷城的武学有隐患,闭关之前,也多次劝过父亲,没想到终究还是到这一步。”

    ——但武者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晏千杀在风雷城主这个位置上,也根本不可能不练下去。

    感念亲恩,百荔公主叹息了一阵,但她终究是闭关久了,心志已决,对沈振衣道:“我早已心如死灰,发过大誓不再出灭绝谷一步,此事我也管不了。”

    楚火萝撇嘴道:“公主!风雷城与十二剑楼要是打起来,那可就是血流成河,你父亲和妹妹也未必能保得住性命,我家师父不相干的人,还在想办法为此奔走,你就一点也不动容么?”

    百荔公主沉默了半晌,才终于苦笑道:“你们不知我的情况,就算是我想去……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当年的誓言,与三百年的枯坐,早已改变了她。

    沈振衣蹙眉,轻叹道:“公主之疾,我已知晓。是我强人所难了……”

    百荔公主被毒气侵蚀,又发下大愿,三百年来面壁枯坐,下半身化为磐石,与山谷紧密相连,绝不可能离开。

    沈振衣一开始未曾注意,等百荔公主说起,运起真气一查探,便知端的。

    他思索道:“化石之疾,以阳刚的真气心法,打通经脉,可治愈。风雷城中,应该有类似的功法,公主可以参详一二。”

    这你又知道?

    楚火萝和龙郡主都见怪不怪了,这回更好,隔着还有百丈之遥,就能猜得出对方的伤病,师父你要不要考虑转行当医生?

    人家悬丝诊脉,你这都完全不用,隔空看诊啊。

    百荔公主略略吃惊,不过她枯坐三百年,早就心如止水,虽然惊讶于沈振衣的能力,但也只是淡然点头道:“若当真有用,那就要多谢你啦。”

    沈振衣微笑道:“不必,若是公主不愿调停两面战事,也就罢了。我此来除了为这件事之外,还想要请问公主手上是否留有先祖的遗物,若有,不知可否让我一观。”

    他主要就是为了第二件事而来。

    前面一件事,顺手为之,能成最好,不成也不必强迫。

    百荔公主倒是怔了怔。

    “你是为那件东西而来?”

    小竹屋中传来嗡嗡声响,柔和的光线从竹子的缝隙中泄出,与此同时,楚火萝怀中那虎形镇纸,也开始发出共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