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谁敢杀他?
    什么?

    晏千杀勃然大怒。

    他霍然起身,气得胡子翘得老高,怒喝道:“那孽畜的后人,居然敢来我面前,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让我一剑宰了他,为我宝贝女儿出气!”

    沈梦天骗的自己女儿好惨,自己滚蛋去了九幽之地,居然还风流快活,留下后代,可怜自己女儿在灭绝谷中孤苦伶仃,独身一人,对百载风霜!

    想到此处,晏千杀哪能不恨。

    明霜公主也是心头不快,不过她还是劝阻晏千杀道:“父亲,且听听他来说些什么,若是那沈梦天留下只言片语,咱们也好转告给姐姐。”

    “要那负心汉的话做什么?”晏千杀吹胡子瞪眼睛,但还是点头同意。

    他到底舍不得女儿,他也知道,若是灭绝谷中的女儿能得当日沈梦天一两句话,不知道该多高兴。

    明霜公主看父亲同意了,向手下吩咐:“请沈三公子进来。”

    沈振衣离开十二剑楼,向东北方向缓缓而行,数日之后就到了边境,听说晏千杀率军在此,那他就没必要再往风雷城,就在此拜会。

    这还是楚火萝与龙郡主第一次看到八修世界的军势,眼见虽然只有三千猛士,但是气势惊人,仿若百万大军,都是暗自心惊

    就算是高手,陷入这种纪律严明的军队围攻之下,也会颇为吃力。

    在历史上,不乏有高境界的武者被军队围攻而死的先例,从风雷城的军威就可见一斑。

    “这是风雷城中龙牙军,军中小卒至少也是真人境武道中人,三千军威,势不可挡。”

    龙郡主听说过建制,向楚火萝介绍。

    “居然有这等强悍的军队?”楚火萝惊叹,嘴巴简直能塞下一个鸭蛋。他们弃剑山庄的真人境武道高手,前两年可能两只手就能数过来,这两年虽然有所增长,但也不够数十人,哪里能想象这三千人的军队?

    “咱们啥时候也能组织这种行伍?”原以为有了师父,就能威震天下,现在看来,没有足够的精锐还是不行啊。

    “真人武道,想要进一步难如登天。五人之中,能有一人进步便是了得。三千人真人境武道第一重,能入第二重的不过六百人,到第三重就只有百二十人,第四重不过二十余人,第五重更是只有寥寥数人。第六重以上,一人而已……”

    沈振衣长叹。

    原本的成材率就是这么悲催。

    每前进一步,就意味着将以前的同伴甩在身后,风雷城、十二剑楼这样的大宗门有数千人的真人境武道高手,但站在金字塔尖上的,无非只有一二人。

    像弃剑山庄这样,核心成员的实力水涨船高,毫无瓶颈提升,这种情况才叫罕见。

    沈振衣是打算培养一些人手,帮他处理一些杂事,但也不可能组织这么大的势力。

    ——他所要做的,还是以一人之力,独挡万军。

    对风雷城庞大的军力,沈振衣也只是瞥了一眼,不足为奇。

    相较而言,他对风雷城主晏千杀还稍微有点兴趣。

    此老的风雷转化,在八修世界也是一绝。

    八修世界真气量磅礴,武者修行到一定程度,便可以给自己的真气赋予属性。在此之前,沈振衣已经见过几位。

    真气属性能够将武学的特性更加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属性一旦确定,就难以变化,也会导致自身武学难以脱出窠臼。

    晏千杀的风雷变化,是八修世界为数极少能够自由转化自己真气属性的武学,虽然只局限于两种,但也是可喜的变化。

    所以他们被晏千杀请进去的时候,沈振衣就对这个老人多看了两眼。

    “你看什么看!沈梦天那个小子,有没有什么话要你带给我?”

    晏千杀看沈振衣的脸酷肖沈梦天,当年的画面就浮现于脑海中,气不打一处来,厉声喝问。

    沈振衣倒是一愕。

    旋即明白对方误解了自己的来意,便淡然摇头道:“先祖并无言语留下。”

    沈梦天已去世多年,弃剑山庄也不曾留有他的遗言。

    他纵然对自己的万藏剑经有信心,也不能保证后世子弟一定能够回返八修世界,何必留下不相干的言语,徒乱人心。

    晏千杀大怒,“那你来干什么?”

    搞半天你还没有沈梦天的消息?那我见你干什么?真是浪费时间!

    沈振衣从容道:“是听说风雷城攻打十二剑楼,我受沈宗主所托,来向城主解释究竟。提亲之事,乃是沈一州肆意妄为,如今他已经死了,希望城主可以就此作罢。”

    “沈一州死了?”

    晏千杀听到对方是十二剑楼的说客便更不耐烦起来,但等沈振衣说沈一州死了,吃惊非小。

    沈一州是十二剑楼的继承人,是沈重山的亲生儿子。

    谁能让他死?

    谁敢让他死?

    难道是沈重山知道儿子肆意妄为,所以将他处死,来讨好风雷城?

    这绝不可能——晏千杀想想就摇头,他了解自己的老对手,沈重山不会向任何人低头。别说十二剑楼与风雷城旗鼓相当,就算是大月皇朝来攻,他大概也只会选择玉石俱焚,绝不会低头认输。

    “那他……是怎么死的?”

    明霜公主也很好奇。

    她见过沈一州,对他没什么好印象,对他这次的冒犯也非常恼怒。但是……他毕竟是沈重山的儿子,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

    沈振衣漫不经心信手一指楚火萝。

    “他与我弟子比剑,被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