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剑气之伤
    这句话却让沈重山越发恼怒起来。

    “装神弄鬼,故弄玄虚!”

    沈重山的剑法,是很实诚的剑法。呼吸腹中剑,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其实就是修一口先天元气,化为有形无质的锋锐剑气,藏于腹中,一开口便能杀人,剑招凌厉。

    他一向认为,剑法的妙处,就是更快,更强。

    有人与他谈玄,他就嗤之以鼻。

    三百年前便是如此,何况是三百年后一个后辈。

    沈重山对沈振衣的感官又差了几分。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冷笑道:“剑的高低,还是要动手才知。你既然觉得天下都是你的剑,可敢在此,与我一战?”

    原本的剧本不是这样的……

    沈重山也想好好与这个拥有自己血脉的后辈好好说话,此人天资绝顶,如果谈得拢,说不定就是继承十二剑楼的最好人选。

    然而对方说话不客气,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脾气。

    ——两个剑客见面,终究还是要用剑说话。

    沈振衣倒是无所谓,他瞥了沈重山一眼,淡然问道:“那宗主的剑在何处?”

    沈重山傲然答道:“我的剑在腹中。”

    呼吸腹中剑,几乎是八修世界剑气修行的顶峰,沈重山以这一手雄霸天下,无人不知。

    沈振衣却摇了摇头,“一口剑气吞入腹,五脏俱损,纵有不测之威,对自身的妨害却是极大,欲伤人,先伤己。宗主这三百年少与人动手,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他端详了沈重山一阵,又道:“宗主的剑气,已经到了如金如铁的实质状态,锐金之气冲天,如今肝肾受伤最重,出手必以一炷香为限,我不能占这便宜。”

    沈重山越听越是心惊,浑身缠抖,一时间发愣就竟然说不出话来。

    ——沈振衣所说,竟然是一个字都没错!

    沈重山这三百年来,出手的次数屈指可数。

    当然这也是因为十二剑楼的名声太响,很多事根本不需要他这个宗主动手。真要出手,他确实只能全力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再往后就肝肾剧痛,难以维续。

    这情况他查遍典籍,也无从得知原因。他也曾怀疑过这是因为修习呼吸腹中剑的原因,但先祖都没这问题,他也就更不明白。

    如今被沈振衣一语道破,他不由便诧异问道:“难道……真是我练岔了?”

    他不敢怀疑祖传的登楼诀,只能怀疑自己。

    沈振衣却摇头,“并非如此。只是历代沈家人,大约从来没有你这么精纯的剑气,从来未曾将呼吸腹中剑练到这种地步。”

    练过头了。

    已经超出了登楼诀所知的范围。

    沈重山也是天分甚高,年轻时候迭逢奇遇,一身真气精纯无比,所以将剑气练到了“有形”的境界,这就是呼吸腹中剑前人未达的地步。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反伤己身。

    沈振衣这么一解释,沈重山郁闷了,“难道说,功夫练高了也不行?”

    他少年以真气浑厚而自傲,中年以剑气犀利而睥睨天下,现在居然有人告诉他,这就是他这么辛苦的原因?

    沈振衣再摇头,“那倒也不是,只是登楼诀虽然玄妙,到底有所局限,不可能将所有的剑法变化尽数罗列,尤其到了高深处,个人修行,各有不同,岂能一贯而论?”

    这也是为什么他更看重万藏剑经,而不是力量层次更高的登楼诀的原因。

    十二剑楼的创始人野心太大,聚集了天下知名的剑客,想要创出阴阳刚柔无所不包的剑法,但人力有时而穷,目光也有局限,登楼诀虽然有多种修行方式,广度足矣,但在高深处却有明显的缺陷。

    这么一说,沈重山又不满意了,他冷笑道:“话虽如此,但天下武学,对剑气研究最深的,除了我十二剑楼呼吸腹中剑,还有什么?”

    他三百年来,为了精研剑气,也曾采百家之长,但是无论哪一家的剑气练法与控制,都不如他的呼吸腹中剑,为此颇为自傲。

    如果没有更出色的剑气修炼方法,那或许这就是人的极限?

    沈振衣微笑道:“那却也未必。”

    沈重山一方大豪,可惜终究还是井底之蛙,看不见远处的汪洋大海。

    沈振衣随手一比划,只听嗤的一声,面前的桌子被削成两半,轰然倒地。

    沈重山一惊,上前查看,只见切口平滑如镜,不由大为骇异。

    无形剑气锋锐至此,他从来未曾见过。

    “这是……”

    沈重山迟疑抬起头,望着沈振衣,眼神中透出请教之意。

    沈振衣点头道:“此乃杀生剑气,只求一杀,锐利无匹,比之宗主的剑气如何?”

    沈重山嘴硬不肯认输,“也不够伯仲之间。”

    沈振衣微笑,又是轻轻一拂,倒下的半张桌子诡异的弹跳了几下,化为粉尘。

    “此来寂灭剑气,杀伤无形,比宗主的剑气又如何?”

    沈重山傻眼,他原以为沈振衣刚刚展现的杀生剑气就是他的根本功法,所以才能与呼吸腹中剑差相仿佛,没想到沈振衣随时又来一剑,看起来威力也差不多……

    他这剑气之法,到底是怎么练的?

    沈振衣继续展示,只轻轻一跺脚,就听轰然有声,地面上一道裂缝从他足尖开始,一直蔓延到墙边,深达数尺。

    “此乃降龙剑气,威猛阳刚,宗主又以为如何?”

    转瞬之间,连续换了三种神奇剑气,完全不同,却又转换的游刃有余。

    沈重山目瞪口呆,五体投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