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我不去
    金光剑阁之战,沈一州连用三次太乙碧罗气爆发,最终却还是死在沈振衣的弟子楚火萝剑下。

    老夫人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傻了。

    她在十二剑楼,唯一的指望便是这个儿子。

    如果没有儿子,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夫人……夫人?”

    手下看到老夫人的面色忽然变成纸一样白,心中惶恐,怕她受惊过度,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担当不起。

    老夫人浑身哆嗦,手指尖掐入掌心,刺出殷红的鲜血,这才勉强镇定下来。

    一定要为儿子报仇!

    她脑子里面,完全被这个想法所占据。

    一时间,连痛苦都忘了。

    老夫人想了想,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道:“我们去第一剑楼,我要见宗主。”

    能够为儿子报仇的,只有沈重山。

    她必须用自己的办法去影响沈重山。

    沈重山一开始得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疑惑、惊讶,并没有太多愤怒的情绪。

    ——对他而言,沈一州更像是一个没有什么出息的继承人,而不是儿子。

    他比较有感情的,是从小带大的沈梦天,而不是这个在自己三百岁之后才生的孩子。

    “沈振衣的弟子,居然有这等武功?那他本人,又该到何种地步?”

    到现在为止,沈重山还没有见过沈振衣。

    虽然沈振衣已经来了十二剑楼,但他没有来拜见,沈重山当然也不可能折节下交。

    然而这一次沈振衣的弟子都能够击杀沈一州,倒是让沈重山也起了好奇之念。

    作为一个剑客,对同类人,对可堪作为一战的对手,宗师会好奇的。

    沈重山正在想用什么办法来见沈振衣又不丢面子的时候,老夫人来求见了。

    “她怎么又来了?”

    沈重山皱起了眉头,平素一年也见不了几次,最近她倒来了第一剑楼两次。

    不过想着她死了儿子,大概是要来诉苦。沈重山长叹一声,为了照顾起见,也只能召她进来。

    ——这次总算给夫人踏入第一剑楼的机会。

    他以为他会看见一个疯婆子。

    然而并没有。

    老夫人衣冠楚楚,隆重装扮,那是出嫁时候所着的侯府诰命。

    沈重山突然觉得头疼起来。

    一个人有正常的反应,那就可以理解,但一个人如果出乎预料之外,那就意味着有麻烦。

    “州儿死了,你知道否?”

    老夫人开门见山,并未拐弯抹角。

    “知道。”

    这件事就在十二剑楼发生,如果十二剑楼的宗主不知道自己儿子死了,那才是咄咄怪事。

    老夫人冷笑,她早料到沈重山会是这副冷漠的反应,“那你打算怎么做?”

    你要不要为儿子报仇?

    “什么怎么做?”沈重山装糊涂,“这是公平比斗,沈一州自己要与人赌命,而且还死在对方的弟子手上,天公地道,谁也不能多说什么。”

    堂堂十二剑楼的少楼主,主动挑战别人,结果连别人的弟子都斗不过,死得丑陋不堪,这种事还好意思提?

    “不错,州儿是咎由自取。”

    老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揪着一样疼,她当然认为儿子一点儿错都没有,错的都是别人。但为了说服沈重山,她只能顺毛说话。

    “不过……”

    老夫人顿了顿,眯起了眼睛,“州儿输给了沈振衣的弟子,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宗主可不要忘了,州儿再怎么不成器,那也是您调教出来的!”

    嗡!

    沈重山脑子里面轰然一响,糟了,这事儿没想到。

    沈振衣的弟子,胜过了沈重山的弟子。

    这说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别人会比较弃剑山庄与十二剑楼。

    弃剑山庄是九幽之地斩月而来没多少年的新势力,十二剑楼是八宗之一,封侯之位,老牌宗门。

    本来这两者不会被扯在一起比较,顶多说弃剑山庄是否要并入十二剑楼,两者有些渊源。

    但现在就完全不同了。

    关系到宗门的名声,沈重山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而且……”老夫人还在继续,“这位沈振衣沈三公子,可不是个善茬,他早就放下狂言,说十二剑楼他根本就看不上,他的剑法传承,要比十二剑楼更高!”

    “胡扯!”

    沈重山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

    “八修世界,怎么可能有比我十二剑楼更高明的剑道传承?不管他得了哪位古人的遗泽,也不能这般胡吹大气!”

    十二剑楼在八修世界立足,关键就是他乃是八修世界剑道之宗,掌控着最好的剑道传承,因此才能够吸引一代一代的优秀剑客加入,替换鲜血,不断提升。

    如果有人说有的地方的剑法比十二剑楼更高明,那就是断了十二剑楼的根!

    沈重山焉能不怒,“他当真这么说?”

    老夫人点头,冷笑道:“你可以去查问,便是当时州儿与他赌斗之时,他亲口所言。”

    沈振衣的话大抵是表示自己对十二剑楼不敢兴趣,也确实有看不上十二剑楼秘藏剑法的意思,稍微引申,便是老夫人所言,也不能算错。

    “欺人太甚!”沈重山恼道:“真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既然如此,那我就要让他看看十二剑楼剑法的真髓!”

    他霍然起身,横在膝前的长剑陡然出鞘,铿锵有声。

    老夫人大喜,双拳握得更紧。

    沈重山肯出手,儿子的仇,终于能报了!

    当日,沈重山下令,要在第一剑楼召见沈振衣,与之论剑!

    整个十二剑楼都轰动了,宗主已经多年不履尘世,更没有什么人有资格踏入第一剑楼与他论剑,居然这么抬举沈振衣?

    但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是沈振衣的答复。

    “我不去。”

    他淡淡回应。

    十二剑楼上上下下,一起傻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