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少楼主死了
    “少主的情形不对!”

    后知后觉的长老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沈一州连续两次使用古怪的法门提升自己,如今形貌已经变得不人不鬼,眼看他还要再来一次,那可如何是好?

    虽然不明白这功法是什么名堂,但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其中不对。

    “不行,得赶紧阻止少楼主?”

    “这个时候阻止,难道是要少楼主认输?他怎么肯?”

    “若不认输,他要是有什么损伤,如何与夫人交待?”

    长老们到底年纪大了,犹豫不绝,又怕得罪少楼主,又怕得罪夫人,难免首鼠两端,不好决断。

    ——他们犹豫的时候,场上形势又有变化。

    沈一州疯了。

    如果不疯,他一定不会使用必死的爆发法。

    太乙碧罗气在两次爆发之后,侵入脑部经脉,已经完全控制了他的大脑。

    如今沈一州脑子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便是要将对手撕裂!

    “爆!”

    他高声叱喝,身体再度膨胀,然后七窍流出绿血,发出疯狂的大笑声。

    “沈一州的太乙碧罗气第三次爆发,将自己的真气提升到无法承受的地步,这是同归于尽的武学——他已经必死无疑。”

    沈振衣淡淡评价。

    龙郡主还在为楚火萝担心,闻言一怔道:“这爆发的后遗症这么严重?那沈一州也愿意?”

    “他蠢。”

    沈振衣只能这么评价。

    龙郡主苦笑,她紧张的盯着剑阁之内,蹙眉道:“就算沈一州是自作孽不可活,但这三次爆发之后,真气总量简直骇人。师姐……真能抵挡得住?”

    沈振衣微笑点头,“比武高下,从来不完全看真气的总量。在我看来,太乙碧罗气第二次爆发的状态,比第三次还好些。”

    第三次爆发之后,真气的质和量都有提高,单纯以这个角度来判断,沈一州就算是比之真人境第七重高手也不差什么,楚火萝绝对不可能正面接下他一招。

    ——但其实从一开始,楚火萝就没有正面接过他的攻击。

    武道高手比拼,并不是如莽夫较力,而是有无限的变化。

    真气再强,攻势再猛,打不中对手,又有何用?

    所以沈振衣早就预言,沈一州的三波爆发,只有第一波趁着楚火萝情绪不稳,猝不及防,能够伤到她,除此之外,全是无用功!

    局势也正如沈振衣预料的那么发展。

    沈一州第三波爆发之后,真气已经达到顶点,他自己都控制不了,只能如疯魔一般挥舞这手中长剑,恶狠狠的期待下一剑便将楚火萝斩成两半。

    ——然而事与愿违,楚火萝虽然反击坚定,但也油滑得很,身形纤巧,身法灵便,沈一州的剑法略逊一筹,竟然无论如何都沾不到她一点衣角。

    楚火萝越打越自信,她大概也看出来沈一州的情形不对劲,这种短时间的爆发不可能持续太久,而且必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只要拖拖时间,说不定就不战而胜。

    想到这里,她打得更是闲适。

    偶尔轻挑一剑,偏偏妙绝巅峰,每每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来,逼得沈一州不得不收剑退防,消耗更大。

    两人兜兜转转又斗了几十招,此消彼长之下,沈一州气喘吁吁,浑然占不到什么便宜。

    “混帐混帐混帐!”

    他急红了,出剑一剑比一剑更猛,真气像是不要钱一般倾泄而出,如果不是剑阁有法阵维持,在他的轰击之下,至少也要坍塌一半。

    饶是如此,现在金光剑阁也在摇动不已,尘灰扑簌而下,随时有可能倒塌。

    “胜负马上就要分出了。”

    沈振衣淡然开口。

    沈一州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就算是楚火萝不反击,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况且现在楚火萝看出便宜,反击十分犀利。

    她稳扎稳打,剑意飘忽,却又力战不退,可说是已经尽得“战斗”的真谛。

    楚火萝连续闪避,躲过沈一州一波拼命的攻势,身体反弓,在墙壁上一踏,像是射箭一样疾射而出,反刺沈一州的胸口。

    这一剑,原本沈一州应该能够轻松躲过。

    他都想好了,侧身闪避,然后再运剑招,以变化莫测的剑光困住楚火萝,只要运真气一绞,就能将这讨厌的女人绞成千万段!

    楚火萝也想好了,一击不中,立刻飘然后退,再觅战机。

    但两人都没想到的是,沈一州突然身形一顿,关节处发出咔咔声响,居然在这激烈的战斗中整个人突然凝滞!

    这个耽搁,最多不超过一秒钟。

    但这一秒钟,已经足够决定生死。

    沈一州慢了一秒,就没法避过楚火萝快捷无伦的一剑!

    嗤!

    寒衣剑势如破竹,一剑刺穿了沈一州的心脏,直没入柄。

    楚火萝没想到一击得手,但原本就打算一击即使刺中对方要害,依然是倒翻退去,稳稳落在柱子边上。

    她这一抽剑,沈一州胸前的伤口没了遮掩,鲜血立刻像是喷泉一样激射而出,洒落空中。

    沈一州目瞪口呆地瞪着血泉,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伤口,心脏位置破了个大洞,让人觉得虚幻而不真实。

    ——这场比斗,怎么会演变到现在这个样子?

    沈一州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进可攻,退可守的一场挑战,怎么……自己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呢?

    怀着这样的疑问,沈一州重重摔倒在地,再也没了生息。

    楚火萝拄剑而立,气喘如牛。

    这一场恶战,她也消耗不少。

    围观众人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场中一片死寂,过了良久,才有人发出惊呼声。

    “不好了!少楼主死了!”

    “少楼主被那女子杀死了!”

    这场比斗,谁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结局!

    ——大概除了沈振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