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只看三回合
    “好快!”

    “沈师兄的功力又深了!”

    “这……这便是镜花水月梦中剑的威力么?”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沈一州这一剑出手,熟悉他的长老弟子们,都觉得有点儿不对。

    这一剑剑风呼啸,直欲撕裂长空,这却不是讲究变化的镜花水月梦中剑的韵味,难道说沈一州功力提升太快,竟然无法掌控完全?

    ——不过也足够了,光凭着这强横的真气,如果那小丫头硬接,只怕一招就要败下阵来。

    但谁会和你硬接硬架!你当我傻啊!楚火萝翻个白眼,飘然而退,剑尖抖动如拨弦,空气中充满了波动的韵律感。

    万藏剑经破字诀她还没有练熟,不过御字诀倒是颇有心得。

    借力、卸力、化力、拆力、分力。

    御字诀是一部防御的大全。

    如果沈一州将镜花水月梦中剑练到巅峰,凭着那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的剑招变化,或许能够与御字诀斗个旗鼓相当,但是他如今被太乙碧罗气附身,剑气一味求快,求勇,求盛,恰恰是御字诀防御最舒服的状态。

    沈一州的真气壮大程度,至少是楚火萝的两倍有余,但是每每强横的攻击,却总是差一点不能击中目标。

    无效的攻击,便没有作用。

    金光剑阁之中打得热闹,沈一州主攻,每一剑都带着呼呼风声,电光炫影,灿烂盛大。

    楚火萝却是飘忽不定,似有似无,沈一州看上去占了上风,却没能转化为胜势。

    龙郡主看得担心,偷偷问沈振衣道:“师父,如今胜负如何?”

    沈振衣大概只看了三个回合,就懒得多看,心不在焉道:“双方错进错出,只可惜太乙碧罗气毕竟不是自己修行的真气,不能圆转如意,沈一州必败无疑。”

    也只有他能这么笃定。

    旁观的长老也有有见识的,知道所谓刚不可久的道理,沈一州一再迅猛攻击,却徒劳无功,消耗甚大。如果再不能拿下楚火萝,在三百招以后,只怕会力有不继。

    “这可如何是好?”

    几个长老议论纷纷,有人蹙眉道:“少楼主这么打下去,说不定真要输掉这一战,那可怎么向老夫人交待?”

    如果说输给沈振衣,那倒也罢了。

    毕竟如今沈振衣如日中天,胜败乃兵家常事,也不算丢人。老夫人既然敢让少楼主挑战,想必也有应对的后招。

    但现在沈一州要输的是楚火萝。

    ——那就大不一样了。

    楚火萝虽然说起来也是高手,但毕竟是个小丫头,又是沈振衣的弟子。

    外面人传言起来,可不知道具体详情,只会说“你知道么,十二剑楼的少楼主,输给了弃剑山庄沈振衣的丫环”!

    这个臭名远扬,就算沈一州日后继承十二剑楼,这名声也得跟他一辈子,只怕就得一直被沈振衣死死压着,再无翻身之日。

    “少楼主也未必便输。”

    还有人仍然在嘴硬,“那女子防御虽然严实,看似轻松,其实每每都是在间不容发之际才避开少楼主的攻势,只怕也用尽了全力。这一场,就看谁先撑不住了。”

    他这话说得也有一定道理,其实楚火萝也是在咬牙苦撑,手腕、肘部、肩部都酸痛非常,每一次卸去对方的攻势,仍然需要用很大的力量,这让她有些吃不消。

    她只记得,这可关系到师父的性命,她必须得全力以赴才行。

    ——如果这时候楚火萝能有闲暇往剑阁外看一眼,大概肺都会气炸了。

    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她在场上为了师父的命拼死拼活,沈振衣却是好整以暇,坐在剑阁外看书。

    龙郡主都觉得有点儿尴尬,悄悄提醒沈振衣道:“师父,如今战况激烈,你好歹关注一下师姐。”

    “不必。”

    沈振衣摇头道:“三招之后,我就能推演出全部战局,他们将会僵持六百招,此后沈一州穷途末路,只能通过太乙碧罗气爆发来拼死一搏。”

    他想了想,又道:“这爆发总共有三波,第一波你师姐猝不及防,会受点小伤,后面两波她自然会奋起抵抗,有惊无险接下,胜负便分了。这场剑战乏味的很,不用多看。”

    沈振衣继续翻着手中的古卷,“倒是十二剑楼藏书甚丰,也颇有趣味,等我看我这一段,他们差不多也该分出胜负了。”

    师父……突然我也不想看了怎么办。龙郡主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来面对妖孽般的师父,这一场龙争虎斗,全都被你剧透完了。

    ——真的一切都能如沈振衣的意料?

    龙郡主打了个寒噤,如果真的一切都会如他所说,那师父的眼光毒辣到何种程度?

    即使早就习惯了沈三公子的神奇,但神奇到这份儿上,还是让人不敢置信。

    剑阁之中,剑斗不停。

    沈一州拚命攻,楚火萝拼命守,两人翻翻滚滚,一直斗到六百招上下。

    沈一州的太乙碧罗气终于趋向于枯竭,但这也比长老们的预料多了三百招。

    而楚火萝这时候差不多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她气喘吁吁,生平从未遭遇如此恶战。

    如果不是为师父而斩的新年,她早就撑不下去。

    “可恶啊!”

    沈一州放声大喝,他感觉到了自身的虚弱,强行灌注的太乙碧罗气仿佛不断的从他身体中溜走,每过一秒,他的真气就弱过一秒。

    再这样下去,会羞耻的战败!

    沈一州眼前发黑,知道终于到了最后拼命的时候。

    他绝不想再经历一次失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