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太乙碧罗气
    沈一州赌斗沈振衣,以十二剑楼继承人之位作为赌注!

    这个消息,立刻就传遍了整个十二剑楼。

    沈重山气得鼻子冒烟:“胡闹!统统都是胡闹!这继承权之事,难道不是我说了算么?”

    他想了想又觉得沈一州还算有胆色,难得的夸了他一句,“不过到底还是我的儿子,总比他娘只会鬼鬼祟祟在背后搞些阴谋诡计好得多了。”

    老夫人得知消息,却觉得儿子不智。

    想要与沈振衣一战,什么借口不好寻,偏要说什么赌斗十二剑楼继承人之位。这红口白牙说出去的话,日后倒是不好讨回。

    不过沈振衣终究是必死之人,也不必多管他。

    到时候无非是麻烦一点。

    若是儿子能够争口气,一举击垮沈振衣,那后面许多布置,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这边沈一州与沈振衣定下赌斗,立刻便前往剑阁,并请来长老见证,当日便要分胜负。

    楚火萝觉得太急促,怕他有什么阴谋,提醒沈振衣的时候,沈振衣却浑然不在意。

    “无妨,他只是用太乙碧罗气注入体内,形成天魔解体血肉法,大约实力提升两倍而已。”

    这还叫没关系?

    楚火萝与龙郡主虽然不知道太乙碧罗气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天魔解体血肉法,一听就不是好玩意。

    “这……这东西持续多久?”

    龙郡主向沈振衣询问。

    沈振衣想了想,“太乙碧罗气本来是甚为高明的真气运行法门,如果高手出手,可以维持三天,刺激人体潜力,之后便会大病一场。但这个对沈一州动手的人功力不足,手法毛糙,顶多能维持留个时辰就不错了。”

    他又补充道:“而且此后三年都会处于虚弱期,修为难得寸进,这沈一州不是被人骗了,就是真舍得下本钱。”

    龙郡主蹙眉道:“既然如此,咱们拖过今天,再与他比试不是更好?”

    沈振衣耸肩:“有什么区别?”

    在他面前,沈一州与蝼蚁没什么两样,蝼蚁的力量翻倍或是衰弱,对他来说,有什么区别?

    楚火萝与龙郡主都默然无语,实在没法与他沟通。

    隔了一会儿,沈振衣倒是自己点头道:“还是有点区别,现在的沈一州,可以让楚火萝练练剑法。”

    他对楚火萝沉声道:“你的万藏剑经学了皮毛,招式都已掌握,但真正有分量的实战太少,正好与这人练习一番。”

    “我上?”

    楚火萝指着自己鼻子,有些不敢相信。

    这一战对方可是信心满满,赌上了身家性命,用十二剑楼继承人之位,赌沈振衣的命。

    ——本来楚火萝与龙郡主都不答应,沈振衣却毫不在意。

    反正他不可能输。

    但现在人家作弊实力翻倍,却要楚火萝上阵对付。师父你是不是对我太有信心了点?这不等于是把自己的命压到了徒弟身上?

    楚火萝觉得有点压力。

    “你若是不敢,就让郡主上。”

    沈振衣无所谓,现在他有两个徒弟了,龙郡主的实战经验要比楚火萝丰富,不过强的也有限,仍然需要对手。

    “谁说我不敢!”

    楚火萝当然不肯示弱,她更不放心把师父的命交给龙郡主,那还不如自己上来得好。

    只是……这到底还是风险挺大。

    只能说师父真是什么都不怕。天才的思维回路与她们不在一个层次。

    楚火萝一路叹气,挨挨擦擦到了剑阁。

    剑阁是十二剑楼中专门用来比试的场合,因为剑道终究还是要在手底下见真功夫,所以十二剑楼中弟子,不禁挑战,经常在剑阁动手,到处都是。

    ——沈一州作为少楼主,十二剑楼的继承人,宗主沈重山的幼子,自然占用最好的剑阁。

    这处剑阁位于一片水池的正中,波光粼粼,引得金碧辉煌,名曰“金光”。

    昔年十二剑楼历代宗主、沈重山、沈梦天等都在这金光剑阁中迎战强敌,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胜绩。

    比如创派祖师七剑破天山。

    沈重山一剑压重阳。

    沈梦天双剑破麒麟。

    这些典故,至今在十二剑楼弟子口中流传,众人都是歆羡不已。

    沈一州也希望在这金光剑阁之中创造自己的传奇。

    他站在剑阁顶上,远远看见沈振衣他们过来,朗声笑道:“沈三公子,我已久候了,请登阁出剑!”

    这剑阁是三层的建筑,第三层四面镂空,正是为了让人围观。十二剑楼的长老、执事、弟子从四面八方赶来,都遥遥观看。

    “这人是谁?居然让少楼主亲自挑战,看来却如此年轻?”

    “你不知道,这就是南方最近声名鹊起的沈三公子沈振衣,听说少楼主还曾在他手里吃过一点儿亏,所以今日才来找回场子。”

    “今非昔比,少楼主将镜花水月梦中剑练至大成,突破真人境武道第六重,以那玄奥莫测的剑法,就是老牌强者也未必能挡,何况是这不知名的年轻人?”

    十二剑楼的弟子消息不灵通,不知七剑奴全死在弃剑山庄的消息,如若不然,评价可能就不会那么一边倒。

    沈一州是知道的,但是他有蓬莱公子太乙碧罗气之助,自觉真气充盈,几欲破体而出,沈振衣无论如何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这才信心满满,正面叫阵。

    但他今日注定要失望。

    沈振衣左顾右盼,找了个地方坐下,淡然回应道:“你的武功,还不值得我出手。这一场,就让我的弟子接下。”

    “楚火萝,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