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七大剑奴
    能把沈重山气到这种程度,果然是沈梦天一脉相承。当初沈梦天爱上仇人之女,惹出好大风波,最后也是被七大剑奴擒回十二剑楼。

    如今,沈梦天的子孙,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七大剑奴,虽然名为“奴”,实际上却是十二剑楼中老牌的剑道高手,是暗中培养的人才。

    这七人都是真人境第六重的高手,放到各部,都有可能成为一方宗主。

    出动七大剑奴,甚至比调用十二楼长老更可怕,因为长老有可能出工不出力,剑奴却会忠心耿耿的服从命令。

    “此去弃剑山庄,务必生擒沈振衣,带到我面前来!”

    沈重山亲自召见七剑奴之首,发出命令。

    剑奴默然允诺,飘然而去。

    “又是生擒!”

    老夫人听到这个命令,咬牙切齿。

    这沈重山表面怒气勃发,内心深处还是把沈振衣当成沈梦天来看啊。

    当初沈梦天闯下滔天大祸,沈重山对那一代的七剑奴下的也是同样命令——务必生擒!

    当时的沈梦天是十二剑楼大少爷,也是沈重山的亲生儿子,那他这般姑息也就罢了,如今一个沈振衣,他也不舍得下杀无赦的命令?

    在七剑奴出发之前。老夫人暗中约见七剑奴之首。

    她开门见山,“我要你杀了沈振衣。”

    七剑奴之首是个高瘦的冷酷男子,他踌躇道:“但是宗主的命令……”

    “宗主的命令要紧,还是我的话要紧?”

    老夫人抓住了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的浑圆上,七剑奴之首身子一颤,却没有缩回右手,反而是像握剑一样,用力的抓紧。

    老夫人媚眼如丝,发出诱人的。

    夜色如墨一般浓重。

    月色无光。

    沈振衣淡然坐在月下,悠闲饮茶。

    他一派从容,腰杆挺直,衣袂在夜风中轻轻飘扬。

    如今弃剑山庄在飞岚州唯我独尊,就是在钧天部中也有分量,差不多可以取代原本九重霄的地位。

    沈三公子的名号,就算不是哄传天下,也不是像刚来八修世界那么默默无闻了。

    当然他也从来没有在乎过自己的名声,他的目光,从来只在天上。

    天上月眼。

    今日乃是朔日,月眼无光,只有一钩新牙,被乌云笼罩,暗淡得很。

    “月黑风高,是杀人之夜。”

    他忽然开口。

    “啊?”

    随侍在一旁的龙郡主与楚火萝一愣,面面相觑,不明白沈振衣突然在说些什么。

    “杀人难免就有血腥气。”

    沈振衣叹了口气,将刚刚煮好的新茶泼去。

    他并不厌恶杀人,剑本来也是凶器之一。

    但若是人自己变成了剑的奴隶,变成了凶器,那味道就不好闻得很。

    啪!啪!啪!

    四面的黑暗中,传来轻轻的击掌声。

    “沈三公子果然非等闲之辈,我们几人在暗中,出手之前,还从来没有人发现过。”

    说话声冷峭,语气生硬,但还是带着掩饰不了的惊疑。

    七个黑衣蒙面人缓缓从不同的方位走出,为首之人个子最高,刚才正是他说话。

    “七剑奴的隐身功夫,也算不了什么。”

    沈振衣语气淡淡,不以为意。

    藏在暗处,要对沈振衣动手的正是十二剑楼七剑奴,他们最擅长隐匿气息,暗中设伏出手,就算是一流高手,也难免中招。

    没想到今日才抵达各自的位置没多久,就被沈振衣一口叫破,心中难免感觉到诧异。

    而一出来居然又被认出,这更让七剑奴惊疑不定。

    “你认识我们?”

    沈振衣微笑,“你们只是剑奴,又不是刺客。衣饰之上,自有记认,右手腕上的那金色剑形,不正是你们的代号么?”

    七剑奴又是一愕。

    他们的黑衣右手袖子上,确实纹着细小的金色剑纹,证明他们的身份和排位,为首之人有一枚金剑,最小的有七枚金剑,以此类推。

    但这纹饰非常小,这么黑暗的环境中,沈振衣居然能一眼看清,这眼力也是了得。

    “沈三公子名不虚传,光这眼力,就足以当一名称职的剑客。”

    七剑奴之首由衷感叹。

    练剑须练眼,如果连别人的剑招都看不清,那怎么可能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剑客?

    沈振衣这种黑夜视物的能力,或许便是他的天分。

    “我对你们的剑却很失望。”

    沈振衣叹息摇头。

    七剑奴面色一紧——这人说话真是气人,也怪不得少楼主被他气得回家几天起不了床。

    “我们七剑奴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是剑术一道,便是宗主也甚为推许,不知道什么地方让沈三公子失望了?”

    七剑奴之首的语气更是生硬。

    沈振衣微微一笑,“你们七人的剑法本来就是拔苗助长,靠着药物与机械练习,将武学提升到现在的地步。一来,没有办法再有突破,二来也难免斧凿的痕迹,一看就匠气太重。”

    武学一道,尤其重领悟,如果太过匠气,终究难以成为宗师。

    “不过,这还是小疵。关键是你们杀人从不挑选,剑上染上了血腥气,只知道听命于人,不知道为什么要挥出自己手中的剑,那就成了剑的奴隶,这样一来,剑法就臭不可闻了。”

    沈振衣心不在焉的开口,仿佛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气人一样。

    他一向都有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能力,楚火萝与龙郡主都是暗暗叫好。

    七剑奴都气得咬牙切齿,首领恼道:“沈三公子好一张利口!不过多说无益,要论剑法高下,终究还是要手底下见高低,不知沈三公子,可愿与我们七人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