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老夫人
    沈振衣带着楚火萝回到梦剑小筑中,肃然道:“破字诀你还没练熟,拿出来动手,破绽太多,要不是那几个人剑心不坚,你这种花哨的虚招又有何用?”

    楚火萝笑嘻嘻道:“就是知道他们肯定没什么坚定的剑心,我这才敢吓唬他们。这不是成了么?”

    沈振衣摇头,“本门剑道,以真为主,胜过几个废物又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罚你每日多练剑两个时辰,将破字诀练熟了再说。”

    一听要被罚,楚火萝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但又不敢不领罚,只能低头认错。

    沈振衣又转向龙郡主,赞道:“你的真龙剑气,已经有了几分火候,这几日不可放松,等到能够化虚为实,在八修世界也就算能够站得住脚了。”

    龙郡主根基极厚,又在龙血祭祀中体会过真龙的力量,改修龙族的攻击性武学真龙剑气也是如鱼得水,进步迅速。

    这几日间,她便将这一门武学修成,压制住了用旁门左道修行十二剑楼登楼诀的沈白鹤,令沈振衣对她的资质都另眼相看。

    “多谢师父夸奖。”

    龙郡主低下了头,面现羞涩,心中却也激动不已。

    果然拜师三公子之后,自身武学果然就突飞猛进,原本不明白的地方,三公子只要随意一点拨,便能触类旁通,一举突破,现在她的武学修为比之楚火萝也不过只略逊半筹,眼瞅着就能后来居上。

    “哼!”

    楚火萝听龙郡主得了表扬,心中不忿,只有咬牙练剑,希望能一直死死压住这位师妹。

    弃剑山庄,一片和睦。

    远在北方的十二剑楼,就是另一种景象了。

    沈一州在弃剑山庄受了奇耻大辱,回到十二剑楼一哭二闹三上吊,终于引得老夫人关注。

    老夫人就是宗主沈重山的夫人。

    说老,其实还不算很老,她是百年前沈重山娶的续弦。

    ——那时候沈梦天被贬下九幽之地,沈重山终于觉得十二剑楼还需要一个嫡系的沈家继承人,所以求取了皇族之女,终于生下沈一州。

    对于沈重山而言,这个儿子不过是沈梦天的替代品,是不那么如意的继承人。

    但对于老夫人而言,这却是唯一的儿子。

    她听说儿子受了委屈,怒气冲冲,找人来询问,“那个什么弃剑山庄,竟敢如此大胆?敢捋我们十二剑楼的虎须,那就必须得付出代价!”

    属下有消息灵通的,苦着脸答道:“老夫人您不知道,这次少楼主可是吃了大亏,那个沈振衣最近声名鹊起,连九重霄的上官败都死在他手里,不是等闲之辈。”

    老夫人虽然妄自尊大,九重霄还是听过的,她皱眉道:“九重霄虽然没什么了不起,比咱们十二剑楼差远了,但也算是有传承的。只是那上官败得了失心疯,居然设下毒计来害人,被灭了也是活该。”

    她顿了一顿,又道:“不过上官败也算是个有本事的,居然败给一个年轻人?这沈振衣到底什么来历?”

    属下忙解释,“老夫人你不留心,这沈振衣前几天宗主还提过几次。便是当初大少爷流落在九幽之地的后人,十来年前斩月飞仙,到了咱们这儿。”

    “那沈振衣也算是有骨气,进了八修世界势单力孤,却也不与咱们十二剑楼联系,自个儿在钧天部飞岚州打出一番天地。据说他是得了什么厉害的传承,所以很有些目空一切。”

    看着老夫人的面色,那手下说话自然另有一套路数。

    “可恨!”

    听说是沈梦天的后人,老夫人就怒不可遏。

    生下沈一州之后,她本来觉得十二剑楼天经地义就该由儿子继承。可惜沈一州的剑道资质远远逊色于当年的沈梦天,沈重山脾气暴躁,有时候难免会提起埋怨。

    这就让沈一州一直不爽,老夫人也心中暗恨。

    没想到一个沈梦天还不够,居然又来了个沈振衣?

    “不行,此人非除不可!”

    老夫人和儿子一样性情狭隘,遇到问题,第一反应不是反思自己有什么问题,而是怪到别人头上。

    沈振衣明显已经成了沈一州的威胁,又如此羞辱自己的儿子,非杀不可!

    属下越发苦笑,“老夫人,想要杀他,可不容易。”

    沈振衣早就是真人境第五重的高手,他杀死上官败以后,许多人都认为他已经踏足真人境第六重,可以与天下英雄争锋。

    以老夫人和少楼主手上掌控的力量,想要欺负别人不难,想要杀一个声名鹊起的年轻高手,那可大不容易。

    “那就只有去请宗主了。”

    老夫人脸上阴晴不定,她与沈重山分居已久,关系不睦。但为了儿子的大业,不得不低下头去求他。

    “这……会不会有些不妥?”

    属下有些疑惑,沈重山一直很看中沈梦天一系,若是让他知道沈振衣有这么厉害,万一有了别的念头怎么办?

    老夫人站起身,浑身环佩叮当,脸色狠毒。

    她已过百岁之龄,但修习驻颜武学,如今看上去也不过是三十许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平日也素以容貌为自傲,可惜沈重山除了当初生儿子,之后连看都不愿看她一眼,两人之间宿怨已深。

    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是仇人更为恰当。

    老夫人要利用丈夫,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有些话,用不同的方式说,就有不同的效果。我一定能说服宗主,杀了那个沈振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