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脱出掌控
    沈一州折扇轻摇,打着哈哈道:“三公子,你看这事搅的……”

    楚火萝强势吸引仇恨,他总算能够又恢复了超然的态度,乐得说些风凉话。

    “要不然这样,咱们就做个赌约,若是你的女弟子当真能够胜过这些剑道宗师,咱们就当今日之事没发生过。如果她输了一招半式,那你就从善如流,让弃剑山庄并入咱们十二剑楼如何?”

    一群剑道宗师,围殴一个小姑娘,说起来不太光彩。不过若是能够将吞并弃剑山庄这事办成,那也就百无禁忌了。

    以沈一州对沈振衣的了解,他的傲性应该会答应下来。

    没料到沈振衣居然摇了摇头,“太便宜了。”

    “啊?”

    沈一州发怔,不明其意。

    还是楚火萝理解师父的意思,嘿然笑道:“我师父是说,你们搅扰弃剑山庄,随随便便掉头就走,未免太便宜了!你们如果要赌,那就加上一条,要是你们输了,统统给我爬出弃剑山庄的大门!”

    她话说的霸气十足。

    剑道宗师们又是一阵大怒,“小丫头安敢辱我!”

    “真是太狂妄了!”

    他们乱骂一阵,楚火萝却也不在乎,只笑嘻嘻问道:“你们别说废话,就说敢不敢赌吧!”

    这要说不敢,那这些剑道宗师们还能有什么面子?

    但要答应下来,也是落了老脸。

    锈剑宗主看了看沈一州的脸色,只能咬牙点头道:“赌便赌,老夫倒不相信,楚姑娘真能将我们扫地出门!”

    今天是来为十二剑楼办事,面子也只能暂时放在一边。

    他们也真不相信,这么多人联手还会对付不了楚火萝一人。

    “来吧!”

    楚火萝喜笑颜开,抽出寒衣剑,挑衅式的瞥了龙郡主一眼。龙郡主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几位宗主们还要装高人,楚火萝却不管不顾,剑光一圈,就将刚才说话的那几个“剑道宗师”一起卷进剑光。

    “第一招!”

    她长笑一声,也不占他们便宜。

    那几人原本还有些托大,待见到楚火萝剑光霍霍,杀气凛然,明明是一剑攻击多人,但每个人都觉得是在主攻自己,不由都是汗毛直竖,魂不附体。

    好犀利的剑法!

    锈剑宗宗主暗暗叫苦,心道这女煞星怎么就盯着自己一个人来?这剑势飞快,又铺天盖地,如烈火一般,叫人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他没奈何,只能硬着头皮使出最强横的守势,虽然殊无把握能够防的住,但至少可以保住性命。

    ——自己大概得狼狈点,只能说是运气不好,但这是为少楼主做出的牺牲,少楼主一定会记在心里,日后有他们的好处。

    锈剑宗主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眼看自己守势被破,只能就地懒驴打滚,避开楚火萝凶狠的杀招。

    她总不可能同时攻击那么多人,这一次赌赛终究他们还是会赢!

    锈剑宗主这么想,却没料到其他人也都是这么想!

    众人一看剑光扑面,剑势如虹,都是吓傻了眼,觉得就是楚火萝这傻妮子在针对自己。

    于是这群“剑道宗师”唯一的选择便是丢盔弃甲,滚地而逃,都想着自己纵然狼狈,整体不败!

    七名剑道宗师一起滚落尘埃,这也是一幕奇观,楚火萝收剑而立,叉腰大笑。

    “你们还真自觉,不用我催促,就已经在地上爬了!”

    龙郡主一起掩嘴而笑,这群“宗师”欺人太甚,如今恶人自有恶人磨,实在好笑。

    啪嗒。

    沈一州一直轻松惬意地摇着扇子,这时候却是把折扇都惊落到了地上。

    他看见了什么?

    楚火萝仅仅两招——确切的说只是一剑,就将他的拥趸们扫的满地找牙!

    这些小宗门的宗主,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高手,但至少也是真人境的武道强者,比之这小姑娘境界相当——怎么可能就这么被打得屁滚尿流?

    沈一州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被颠覆了。

    他是堂堂十二剑楼的少楼主,做任何事情都无往而不利——直到沈振衣的出现。

    沈一州前往九重霄,原本目的就不单纯。

    他主要是想去看一看沈振衣。

    ——有可能与他竞争十二剑楼下任宗主之位的沈振衣。

    虽然只是谣言,但沈一州还是听到了风声,弃剑山庄回返八修世界之后,十二剑楼的宗主也就是他的父亲沈重山,对沈梦天的后裔甚有兴趣。

    沈一州的一切,都建立在他身为十二剑楼的继承人身上,如果他不是十二剑楼的少楼主,那么他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他对一切能够威胁到他继承权的人都格外警惕。

    于是才有了沈一州的九重霄之行。

    他刻意结交沈振衣,与沈振衣别苗头,正是为了打探与打压。

    没想到九重霄之行把沈一州吓坏了,上官败的阴谋不去说他,沈振衣居然有如此强横的武力,沈一州瞠目结舌,心中更是忌惮畏惧。

    所以他才要赶来弃剑山庄,将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

    一切本来很顺利,沈一州勾搭上了对亲弟弟深恶痛绝的沈白鹤,传他十二剑楼登楼诀,让他做先锋,带上一群帮闲摇旗呐喊,只要逼得弃剑山庄签城下之盟,到时候沈振衣不是任他捏扁搓圆?

    但是……变故怎么这么多呢?

    先是沈白鹤就突出掌控,修炼什么换血秘法,将登楼诀练得乌烟瘴气——这倒也罢了,居然这样还被龙郡主一剑打倒?

    更离谱的是,那些平时自吹自擂,剑法好像除了他爹沈重山就是天下第一的“剑道宗师”们,居然又被沈振衣的弟子轻松击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