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足够了
    “你也配向师父动手?”

    龙郡主娇叱一声,移形换影,刹那间便挪到了沈振衣面前。面对沈白鹤心狠手辣的杀招,一点儿都不害怕,左手一招,掌心喷出一道龙形剑气,空中旋转舞动,立刻蒙住了沈白鹤的视线。

    沈白鹤也算是经验老辣,一见失去目标,立刻翻身后退。刚才迅捷的攻势立刻转为守势——只可惜已经晚了!

    龙郡主堂堂皇皇,龙形剑气扩张到三丈方圆,立刻便将沈白鹤笼罩了进去。

    沈白鹤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有剑气袭来,拼命挥剑乱挡,却哪里能够抵挡得住?

    只听叮叮当当一阵脆响,他手中的袖剑被斩成十七八截,身上也瞬时多了几十个伤口,像个破麻布口袋一样被抛了出去,滚落尘埃,人事不省。

    一招!

    仅仅用了一招,龙郡主就秒了练成了登楼诀的沈白鹤。

    沈白鹤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击败的。

    围观众人,也不明白。

    就连带头的沈一州,都不觉浑身颤栗。

    ——他刚才也没有看清龙郡主的出手。

    他在九重霄见过龙郡主,因为是龙族血脉,人又貌美,所以他还偷偷的多看了几眼。

    当时龙郡主的修为远逊于他,更没有练过这么厉害的剑气。现在若是刚才站在对面的是他沈一州,面对这龙形一剑,也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应付,否则的话,只怕会重蹈沈白鹤的覆辙。

    “这是……什么剑法?”

    “这小姑娘怎么这般厉害?”

    “她是龙族血脉,或许修为高深,是积年的老怪物,大家不必惊慌!”

    说是不慌,这群宗主们已经慌的口不择言。

    原本以为弃剑山庄就算不是软柿子,凭着十二剑楼少楼主,也尽可以弹压得住。

    没想到沈振衣的弟子当真这么厉害,一招就破了练成登楼诀的沈白鹤——这些老家伙们练武不行,看人还有点眼光,沈白鹤展现出来的修为,与他们相当,都被人一剑砍得生死不知,那要是刚才上去的是他们,不也一样得耻辱惨败?

    弟子如此,师父得多厉害?

    他们的目光都转向沈一州,想等他拿主意。

    沈一州偏偏完全没准备好赤膊上阵,他今天来就是想作壁上观,等着沈白鹤出头,自己再来假惺惺做好人。

    谁知道沈白鹤这么没用!

    沈振衣还没出手,被人家徒弟一剑就打翻在地,这场戏该怎么唱下去?

    事到如今,骑虎难下,沈一州也只有硬着头皮上。

    他咳嗽一声,摇头道:“三公子,你的弟子切磋也未免太狠了点。大公子初学乍练登楼诀,并不熟练,本来只是与你玩笑,何必当真?”

    一剑想要人命是玩笑?

    沈振衣懒得答复,楚火萝柳眉倒竖,喝道:“沈白鹤原本就有罪在身,现在变本加厉,欺师灭祖,我们教训他怎么了?别说是他,就算是你们这些所谓前辈,再敢啰嗦不休,我也学师妹一剑,把你们都赶出去!”

    龙郡主出了风头,楚火萝当然不肯相让,另一方面也是心中气愤,有意教训这些无理取闹的家伙。

    你又不是龙族血脉,能有这么高的剑法不成?

    那些剑宗宗主们是见了棺材还不掉泪,锈剑宗宗主冷笑一声,“你师父都不敢说大话,你还这般嚣张?若是少楼主允许,我倒想见识见识你的高招!”

    他一方面觉得沈白鹤是外强中干,另一方面也是瞄着沈一州,决定赌一赌运气,想来这个人族的弟子,不可能像龙族那么恐怖,自己应该拿得下来。

    若是在沈一州面前表现一番,日后自有好处。

    果然沈一州见他主动出来救场,心怀大悦,笑道:“你若是有性质,不妨就陪他们玩玩,让他们知道世界之大。若是赢了,我自有封赏!”

    他一表态,那些宗主们顿时都像打了鸡血一般来了精神,纷纷奋勇争先,表示自己也可以与楚火萝一试。

    楚火萝知道他们是看不起自己,更是火冒三丈,怒喝道:“既然如此,你们也不用争了,统统一起上!三招之内,老娘不把你们斩得血肉模糊,就算是你们赢了!”

    她学会了沈振衣的放大招。

    虽然气冲冲的没有沈振衣心平气和说出来气人,不过对于那些要脸的剑宗宗主们,这刺激也足够了。

    “好大的胆子!黄毛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你以为你是沈老宗主,还敢这般吹嘘?”

    在这群人的心目中,能够以一对多,还能对他们稳操胜券的,大概只有十二剑楼宗主沈重山。就算是沈振衣本领不弱,他们也不信沈振衣能够一人对他们所有。

    更何况是他的女徒弟?

    嚣张,实在是太嚣张了!

    各位宗主都是义愤填膺,纷纷表示可以联袂出手,要给楚火萝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老三……楚姑娘她行不行?”

    沈寿觉得楚火萝把话说得太满,不免为之担心——就算儿子传的剑法再神奇,这么多宗师多年剑道修为,哪里是那么容易制服?

    沈振衣却淡然微笑,摇头道:“足够了。”

    这些所谓剑道宗师,在他眼中如土鸡瓦狗。

    楚火萝虽然也不成器,但对付这些人,已经足足够了。

    沈寿无语。

    三儿子永远都是那么自信。

    但他一直也都没有错过。

    就为了儿子的自信从容,他也就学着放下心来,静心观看楚火萝与一众剑道宗师一战。

    “要是我们联手,连一个黄毛丫头都拾掇不下,那我们掉头就走,滚出弃剑山庄!”

    锈剑宗宗主也信心满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