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笑里藏刀袖中剑
    这时候沈白鹤也看见了自己的父亲,便笑道:“父亲大人,你来得正好,我们起先不知,弟子之中,竟然有许多想要并入十二剑楼的。今日刚好少楼主也在,咱们不妨商议一下。”

    商议个屁!

    沈寿面色铁青,一句“逆子”差点就骂出口,碍于沈一州在场,他只能强自忍耐,摇头道:“少楼主固然是一片好意,但是咱们弃剑山庄三百年基业,总不能这么轻易断送,此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这时候沈一州带来的人开始进场,有人劝道:“老庄主,这说法就不对了。十二剑楼,本来就是用剑高手汇聚其中,最后形成的大宗门,弃剑山庄以剑为名,归入十二剑楼,也不至于断了传承。”

    “何况,弃剑山庄先祖沈梦天,原本就是十二剑楼中人,如今回归,更是叶落归根,岂不是好事?”

    这些都是十二剑楼的附庸门派,开头说话的乃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秀士,乃是锈剑门的宗主,他武功不弱,人品却差,一心巴结沈一州,他倒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并进十二剑楼,说的也算真心话。

    “是啊,沈老庄主,并入十二剑楼,咱们还求之不得,你就不要倔强了。”

    又有个百剑宗的宗主说话,他们今日便是来做说客的。

    这些人又是嫉妒又是羡慕,也巴不得弃剑山庄被十二剑楼吞并,再无翻身之日,所以七嘴八舌,令人厌烦。

    沈寿越听越恼,嘴皮子哆嗦着,但他原本就不善言辞,如今被人围剿之下,竟然不知道怎么应对。

    “沈庄主,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好事,你就应承了吧!”

    “对这弃剑山庄的弟子,也是大有裨益,何必这般执着呢?”

    “要是我们有机会并入十二剑楼,我们早就去了,还用等到今天!”

    这些人厚颜无耻,越发说得不像话。

    “你们这些人是武林败类,连我的弟子都比不过,当然会想要趋炎附势。”

    沈振衣施施然从后院走出来,一开口就是辛辣的讥讽。

    “然而弃剑山庄,却不必。”

    他气定神闲的回应。

    “老三!”

    沈寿大喜,激动得热泪盈眶,这还得老三来救场啊。他又要出来力挽狂澜了。

    众人却勃然大怒。

    “你这什么意思?”

    “沈三公子,你好歹也是一方高手,说话怎这般没有分寸?”

    “也罢,到底是九幽之地上来的乡巴佬,坐井观天,自以为是。真以为自己剑术天下无双了么?”

    众人或破口大骂,或者出言讥讽。

    沈振衣不为所动。

    楚火萝与龙郡主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如今看这些跳梁小丑,也觉得像是看蝼蚁一般。

    沈白鹤冷笑,站出来说话,“三弟,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你以前在九幽之地,见识狭小,大家捧你为天下第一,你这般态度,也就罢了。”

    他咳嗽一声,冷哼道:“如今这是八修世界,高手如云,你还敢对诸位前辈不敬,那可就是大大的不是。”

    沈白鹤说话踩着沈振衣捧这些狐群狗党,他们听着当然开心,一个个都笑着逊谢道:“不敢当沈大公子这般夸赞,武功谁高谁低,那是练出来的本事,但是不敬长辈,不爱弟子,这却未免太冷了些,大公子要好好劝劝令弟。”

    沈白鹤笑道:“这个自然。”

    他又转向沈振衣,故作无奈道:“三弟,你只怕还未曾见识这八修世界的高手,故而才这般自傲。我与你说,别说是这些老前辈们,便算是如今的我,你也未必就能轻言取胜。”

    这几日,沈白鹤练成登楼诀,得意的很,甚至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觉得自己比沈振衣更强的念头。

    这话一说出口,刚才捧他臭脚的那些所谓“老前辈”们都不好接口,沈振衣虽然鲜少出手,但光凭他一招击败九重霄的上官败,就算得上是钧天部中的一流高手,这些其他地方的阿猫阿狗们,还真不敢与他叫板。

    只不过说他们不如沈振衣的弟子,他们才不服气罢了。

    一时尴尬沉默,沈振衣听了沈白鹤狂妄之言,笑道:“你用换血秘法修行登楼诀,是不是觉得突飞猛进?不过这力量到底不是你本身所得,难有大用。还是那句话,你连我的弟子都斗不过,还有什么资格挑战我?”

    什么?

    沈白鹤倒退一步,面色大变。

    他心中最大的倚仗便是偷自五剑先生的换血秘法——五剑挑战沈振衣之前,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将一部分换血的精气存于沈白鹤身上。

    踏入八修世界之后,沈白鹤发现了这一点,他凭借这换血秘法的精气,修行任何武功都事半功倍,进步迅速,这十年来偷偷也有真人境武道的修为,只是一直隐瞒不对人言。

    得了登楼诀之后,换血秘法大有进益,大概是因为五剑先生所夺的精血都是来自于绝世剑客,沈白鹤修行剑法资质大有提升,故而才能短时间内练成登楼诀,与沈振衣叫板。

    谁知道这心事被沈振衣一口叫破,怎么不叫他慌神。

    沈白鹤偷偷回头望了一眼沈一州,却见他皱眉思索,面沉如水,似乎不知道什么是换血秘法,这才松了口气。

    这法门只有当日九幽之地见过五剑先生的人才知道,八修世界并无人知晓。

    沈白鹤不欲人知道这门功夫的恶毒,急急打断沈振衣道:“无用多说,你先接我一剑再说!”

    他蛮横的虚登两步,袖中射出银蛇,直刺沈振衣的咽喉。

    这是登楼诀中的杀势,绝学之一的“笑里藏刀袖中剑”!

    这一招,便是想取亲弟弟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