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兴风作浪
    沈寿一脸疲惫,压抑着愤怒与痛苦。

    虽然不指望兄弟和睦,但是他也舍不得大儿子,所以才将沈白鹤放了出来,没想到沈白鹤一获自由,就搭上沈一州,开始兴风作浪。

    他找沈振衣来,正是为了商议此事。

    “老三……老大居然想离开我们弃剑山庄,投奔十二剑楼!”

    沈寿的语气极为愤怒。

    他万万没料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儿子,居然想要叛门。

    十二剑楼确实是顶级的大势力,也与弃剑山庄有一脉相承的关系。但当初先祖到底与其有恩怨,身为子孙,以“弃剑”为名,怎能像墙头草一般依附于人?

    而且沈白鹤口口声声,意思还是说为了避开三弟的锋芒,免得父亲难做。这种白眼狼的说法,当真是伤透了沈寿的老父苦心。

    “他若想去,便让他去便是。”

    沈振衣仍然是不置可否。

    进入八修世界之后,他其实已经将沈白鹤这个大哥抛诸脑后,沈白鹤无论有怎样的野心、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只能是个笑话。

    他愿意去折腾,就让他去折腾也罢。

    沈寿一怔,苦笑道:“老三,十二剑楼势力不凡,我看你大哥的意思,是想扯大旗作虎皮,用来对付你,难道你一点儿都不担心?”

    “跳梁小丑,何足道哉。”

    沈振衣语气沉稳,心里确实一点儿波澜都没有。

    沈寿对大儿子这次也是彻底失望,本想着他若是能够痛改前非,那如今弃剑山庄蒸蒸日上,他至少也能水涨船高,没想到他还是执迷不悟,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他谈了口气,又道:“话虽如此,但这几大哥……沈白鹤他在庄中时时有些异动,挑拨弟子,只怕要有什么举事,你还是得小心。”

    沈白鹤心急,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动手。

    沈振衣淡定的很,“让他们动,如今弃剑山庄发展太快,良莠不齐,刚好也趁此机会,裁汰一批首鼠两端之辈。”

    忠诚终究是需要考验的,如果是被人一煽动就会跑的弟子,那留着也没什么用,倒不如趁此机会清理。

    ——至于大局,沈振衣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控制得住。

    “你心里有数就好。”

    沈寿长叹,他知道自己远远比不上这个儿子,一切都听他的,自己也就能够安享晚年了。

    沈白鹤并不知道他们父子俩的对话,他正在自己的居室中,苦练着新得的登楼诀,心中欣喜若狂。

    他一向自以为是,虽然被沈振衣压得喘不过气来,但却从来不肯放弃挣扎。

    五剑先生这种歪门邪道他觉得是机会,十二剑楼,更是让他受宠若惊。

    ——沈一州一看就知道别有所图,沈白鹤老奸巨猾,哪里能不明白。反正对方不说,他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互相利用而已。

    只要他能练成登楼诀,就能够扬眉吐气,一定能够翻身压过他的三弟!

    想起沈振衣,沈白鹤背心冷汗涔涔。

    他亲眼见过沈振衣的剑法,那一刻,他简直觉得自己这个弟弟是神。

    ——踏入八修世界之后,虽然他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外界,但眼光到底延展了不少,知道沈振衣碾压的也不过只是一群蝼蚁。

    在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是大月皇朝单于皇族,其次是“八宗”,凌驾于天下十九部之上,沈振衣耀武扬威,也不过就是钧天部飞岚州称王称霸而已。

    十二剑楼正是八宗之一,这登楼诀更是压箱底的绝学,学了有机会超越沈振衣——那别说是出卖祖宗,就算是让沈白鹤直接出卖弃剑山庄,他都愿意。

    三弟……没有那么可怕了!

    他强自压住情绪,体内真气流转,层层登楼,一往无前。一直到了高无可高之处,这才回转,落入丹田,只觉得精神抖擞,又有进益。

    “白鹤兄,这登楼诀你已经掌握要领,有了小成,只要假以时日,修为不在我之下!”

    沈一州在旁为他护法,长笑夸奖,心中却也有些不自在。

    这沈振衣的大哥资质也不差啊!修行登楼诀居然这么快就入门,本以为他一个失败者,给他一块骨头就能让他撒欢跟着走,现在他举一反三,练成登楼诀,倒像是被他咬了块肉去。

    沈一州自己修行登楼诀,初期的进境都没有沈白鹤这么迅速。

    他只能用沈家血脉果然厉害来安慰自己。

    沈白鹤笑道:“多谢少楼主栽培,传我这等绝学——只要我练成登楼诀,定然供少楼主驱使,有令必遵。”

    他这时候当然要说些好话,至于真的练成登楼诀之后,还用不用得着鸟这位少楼主,那就要看当时的情况了。

    沈一州故作大方道:“你本是我们沈家血脉,修行这登楼诀天经地义,何必客气?”

    那怎么不见你将这门武学穿给我爹和我弟弟?沈白鹤心中吐槽。这位少楼主武功虽然很高,脑子却也不怎么样,行事太硬,处处有斧凿的痕迹。

    要不是他会投胎,哪里来这种地位?

    想到这一点,沈白鹤更是又嫉又恨,表面上当然不显出来,只一味说些感激之言。

    沈一州心急,不耐烦道:“不必多说这些,我且问你,这几在庄中串联,愿意投效我们十二剑楼的弟子,能有几成?”

    他来到弃剑山庄,当然是不是什么善意的拜访,而是要兴风作浪。

    沈振衣的出现,让沈一州感觉到了威胁,弃剑山庄的崛起,更是让他不舒服。

    他必须将这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若是能够吞并弃剑山庄,那他继承人之位,也就稳若泰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