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碎剑
    气即为剑。

    剑即为气。

    天地万物,无不可为剑。

    即使只是轻轻的一口气。

    ——也可以是杀人的剑法!

    当然今天沈振衣的剑,并不是为了杀人,只是为了杀剑。

    对方的剑法太差,剑也太差。

    沈振衣不喜欢,所以他杀剑。

    剑气如霜。

    翟勇用出全身力气挥出这一剑,他自觉其实已足,就算是同境界的高手,也很难避得开他全力的一剑。

    何况是这个年轻人。

    或许他学了几招剑法,但是也不意味着他有资格嘲笑老前辈。

    翟勇并不觉得自己的剑法有什么不好。

    再怎么简单,但是凌厉,有效。

    他握着剑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能够主宰生死,横扫带起的风声,与斩断敌人躯体的噗嗤声,是他最爱听的声音。

    剑已经攻入沈振衣的防御圈。

    翟勇已经在等待着斩杀敌人的欢乐。

    然而——

    他看到沈振衣翩然而立,只是向自己这个方向看了一眼,轻轻吹了口气。

    随后就见到了他一辈子都不敢相信,也不会忘记的景象。

    ——他的剑突然活了。

    或者说,只是突然间回光返照了。

    在死去之前,化作最为灿烂的瞬间。

    翟勇曾经听过许多故事和传说,听说有凄美的爱侣能够化蝶,但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剑居然也能够化蝶。

    沈振衣轻轻一口气吹来,就见他手中长达一丈二尺、重达六十二斤的铁碎剑化成了纸片。

    呼!

    在一阵旋风中,铁碎剑名副其实,片片碎裂,化作铁蝶,在空中在浮载沉的飞舞。

    翟勇手中,徒留一个剑柄。

    他面色铁青,看着这神奇的景象,一脸不敢置信。

    沈振衣束手而立,蹙眉摇头。

    一个剑客,居然对手中的剑不了解到这种程度,居然连这剑每日的悲鸣都听不到,自以为找到了强横的剑法,没想到却是毁灭巨剑的根。

    ——六祸的剑,也是如此。

    翟勇的剑,更是如此。

    破天道之人,完全不尊重手里的剑,仅仅只把它当成工具。

    不,他们不仅仅是不尊重剑,同样也不尊重人。

    所谓的武者高手,在这严密的组织体系里面,也不过只是一个平凡的工具罢了。

    他们被“上面”使用着,不明白自己的目的,也不明白到底要做些什么。

    破天道的组织太庞大了,所以他们最初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建立,恐怕很难从这些人口中得知。

    沈振衣只能叹息。

    “你……你这是什么剑法?”

    翟勇再没有了刚才的傲气,他屈膝半跪在地面,失神的望着空中飞舞的剑蝶,那些碎铁片陆续坠落尘埃,发出铎铎之声,像是一曲凄惨的挽歌。

    他不相信沈振衣那是剑法。

    也许沈振衣是靠着更高的武学境界才打败他的!

    翟勇只能这么相信,才能有些安慰。

    然而沈振衣却打破了他的幻想,淡然道:“单论真气雄厚,你还胜过现在的我一筹。我这一门吐气剑法,专攻破绽,你的剑早就有了碎痕,当然一举击破。”

    吐气剑法?

    翟勇表示从来就没听过,他苦笑道:“这真是剑法?”

    这时候他已经没了刚才的气势,前倨后恭,就像是个谦虚的小学生。

    他勉强也算是个剑客,所以沈振衣不吝多说几句。

    “剑法变幻,各有其法,以剑气为宗者,可称为剑法。”

    越到高级的世界,剑这种武器被赋予更多的内涵。

    剑意、剑气、剑神,可说是剑道的三大支柱,此外还有剑元、剑真、剑玄、剑杀等种种变化,统一而论,都可以视之为剑法。

    当然对于沈振衣刚才使用的吐气剑法来说,完全还属于普通剑法的范畴。

    这是在胸中蕴养剑气,精纯之时,一口喷出,可以削金断玉,切石开山。

    铁碎剑虽强,哪里挡得住这剑气一冲?

    就算是原本完好无损,实力巅峰的时候,翟勇都未必能接得住这一剑。

    “沈三公子所学,果然是高明之极,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翟勇长叹,剑法高低,一试便知。自己远远不是沈振衣的对手,就刚才一照面间,就已经受了重伤,再无出手的机会。

    “不过,龙皇府之事,我破天道绝不会轻易放弃。三公子天人之姿,可不要效法螳臂当车,受到池鱼之殃。”

    实力最强的翟勇战败,今日已经占不到便宜。

    但破天道势力何等雄厚,他们既然决定了目标,自然就会有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破天道之事,自有我担着。”

    沈振衣淡然回应,“龙皇府已投入弃剑山庄麾下,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来弃剑山庄找我。”

    这是把事情都揽下来了。

    翟勇一怔,苦笑道:“既然公子这么说了,在下自会上报。”

    他得意而来,失意而去,这时候也放不下什么狠话,便带着属下灰溜溜离开。

    赵大龙王神情激动,赶紧凑到沈振衣面前,再度道谢赞叹道:“公子真是神乎其技,这等剑法,闻所未闻。只是……破天道势大,公子仍需小心。”

    这会儿他是死心塌地投效弃剑山庄,但又怕给沈振衣惹祸。

    “自有我顶着。”

    沈振衣不以为意,破天道势力再大,终究不过是八修世界的组织,他怎么会真放在心上?

    他瞥了龙郡主一眼,又道:“龙王暂且在府中养伤,郡主可仍随我回弃剑山庄,可为我二弟子。”

    龙郡主得了苍龙珠,就是龙祖的遗泽,沈振衣当然要照顾一二。

    她日后借化龙变化进入更高层的世界,若没有一技傍身,龙族势利保守,只怕要受到欺凌,叶行远也通龙族的武学,可加以传授。

    “多谢公子!”龙郡主被沈振衣拒绝,原本心如死灰,如今峰回路转,不由热泪盈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