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三招未免太多
    什么?

    翟勇气得七窍生烟。

    他十几岁成名,行走江湖,百年来都以剑法为骄傲。就算是武道修为比他高的前辈,也不敢小觑他威猛的铁碎剑。

    沈振衣居然将他得意的剑法,比作烧火棍?

    “小子欺人太甚!”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陡然踏前一步,面色铁青,厉喝道:“沈三公子,休要怪我以大欺小。你拔剑,我若是三招之内,不能将你败于剑下,我掉头就走!”

    翟勇是动了真怒。

    平日里他决不至于这么说话,但是沈振衣也太气人了——凭着自己武道修为高一个境界,翟勇当然敢说大话。

    沈振衣却叹了口气。

    “三招?”

    他摇了摇头。

    三招未免也太多。

    翟勇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冷笑道:“堂堂弃剑山庄沈三公子,连这都不敢?”

    赵大龙王赶紧插口,“翟护法,你是真人境第六重的高人,境界高过太多,三公子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刚才只是戏言,还请护法不要当真。”

    他佝偻着身子,挡在沈振衣面前,倒是一片忠心。

    武道境界差别,实在不是其他任何东西可以弥补,这种赌约,哪里能算公平。若是真人第六境全力出手,一招便能杀了差一个境界的对手。

    翟勇嘿然笑道:“是他挑衅在先,老夫就算是要杀他,又有谁敢拦我?”

    他再度跨前一步,气势大盛,赵大龙王浑身颤栗,几乎站立不稳。

    沈振衣却淡然微笑,轻轻拍了拍赵大龙王的肩膀。

    “龙王,不必担心,我来处理。”

    区区一个翟勇,真人境第六重,他还没放在心上。

    翟勇更是恼怒,喝道:“赵大,退开!你还拦着,人家自己要来送死,与你何干!”

    赵大龙王面如死灰,还待再劝,却见沈振衣意态潇洒,毫无畏惧之意,一双眼眸晶亮明澈,不由心中一动。

    难道……他真的能接得下真人境第六重高手的三招?

    也许……不是没有可能。

    沈振衣毕竟身有异能,或许能够创造奇迹?

    赵大龙王开始怀有希冀,直到他听到沈振衣随后的一句话。

    “三招之内,如果我不能破掉你漏洞百出的铁碎剑,那就算是羞也要羞死了!”

    要命了!

    真是年轻气盛,赵大龙王心中暗暗叫苦,看着翟勇一阵青一阵红的面色,知道此事已难善了。

    沈振衣口无遮拦,连续两次指摘翟勇的剑法不行,对要面子的翟勇来说,这几乎就是生死之仇。

    待会儿三招,他一定会全力出手,无论如何也要了沈振衣的性命。

    这可如何是好?

    赵大龙王暗自咬牙,若真有危险,就算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护得三公子周全,这才算是报答了他救得龙族大劫的大恩大德。

    他望着两人中间,已经做好了舍己救人的打算。

    沈振衣却没那么多想法,他懒懒散散凌空走到翟勇面前,点头道:“就以三招为限,你出手吧。”

    “作死!”

    翟勇怒不可遏,拍手喝道:“剑来!”

    立刻有人随之呼喝,有几个黑衣人扛着一口巨剑,腾腾腾奔过来,单膝跪倒,将巨剑送到翟勇面前。

    铁碎剑,重六十二斤,长一丈二尺,与其说是剑,更像是武将上战场的长兵器。

    只有绝顶高手,才能单手使用这样的巨剑,用来施展高明的剑法。

    翟勇百年修行,剑术精妙,更有独得之秘。

    剑身之上,满是碎纹,并不是因为承担了太多战斗留下的痕迹,而是当初铸剑师铸造这口铁碎剑的时候,预料到它必然有无数杀劫,故而留下的痕迹。

    沈振衣瞥了一眼,意兴阑珊。

    摇头道:“这剑剑气已疲,原本的泪痕,化作碎迹,是寿命不永之相。如果今要出手,大概就是它寿终正寝之时!”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口剑虽然悍勇,但是历经战阵,如今已经到了衰竭的时候,原本只是作为装饰的碎纹,现在却蕴藏了各种各样的破绽,根本无法应付激烈的剑气冲击。

    ——沈振衣几乎失去了出手的兴趣。

    翟勇强忍怒火,喝道:“你的剑呢?”

    沈振衣摊开双手,面容平静,淡然道:“天地万物,便是我剑,就算是翟护法你,也不过是我的剑。论剑法你不如我徒弟,若论剑道,你更是完全不入门!”

    “好一张利口!”

    翟勇怒火攻心,这小子说话真是刁钻,“待会儿倒要看看,在我铁碎剑下,你还能说得出这番炎炎大言!”

    “来!”

    他将手一招,沉重的铁碎剑凌空飞起,落入他左手。

    ——翟勇是左手握剑使剑,故而左臂比右臂还要粗壮一圈。

    剑柄一道手,他气势一振,腰背挺直,身子仿佛都长高了几寸,就像是换了个人。

    呼!

    翟勇并未停顿,握剑便是横扫,化作半圆,这正是铁碎剑中最朴实无华,却又最凶横的一击——“玉带围!”

    这一剑横腰截杀,借着无上剑势,让人避无可避,不知道有多少成名武者,在这一剑之下被拦腰斩断,变作两截!

    这一剑声势足可笼罩周围十丈方圆,赵大龙王想要拼死救护,竟然是被剑气逼得连前进一步都做不到,心中急切,放声大呼。

    但在风口浪尖中的沈振衣却浑然不在意。

    他甚至有些失望。

    “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弱。”

    他轻声叹息,做了结论。铁碎剑原本是不错的剑法,但在错误的人手里,用出来的效果,简直是莽夫打架。

    这种剑招,侮辱了剑法。

    叹息中,沈振衣轻轻向前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