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烧火棍而已
    赵大龙王额头见汗。

    他早就知道破天道的实力,但也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能够强到这种程度。

    翟勇的实力在自己之上,那也就罢了。

    就是在他身后那些无名黑衣人,武道修为竟然都不在自己之下!

    这还只是破天道第十九道的分支,出手的只是一个护法而非道主。

    听说破天道道主之上,还有尊使,尊使之上,尚有宗主,这实力该到什么程度?

    这岂是龙皇府能够惹得起的势力?

    而就在片刻之前,赵大龙王刚刚开口,要将整个龙皇府投献于沈振衣门下——不行,绝不能给三公子惹祸。

    赵大龙王背后冷汗涔涔,对方近乎侮辱似的要求引起了他的愤怒与恐惧,他却一动都不敢动。

    楚火萝却已经勃然变色。

    她跳出来,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东西?竟敢如此无礼?”

    虽然把龙郡主视为情敌,但两人打打闹闹,实在已经算是好朋友。

    好朋友受了侮辱,楚火萝性如烈火,当然第一个忍不住。

    赵大龙王吓得魂不附体,没想到沈振衣还没开口,楚火萝的性子竟然更加刚烈。

    他正要出言拦阻,没想到翟勇倒不以为意,平静道:“这位便是楚火萝楚小姐么?楚小姐剑法高明,老夫也听说了。”

    一剑破六祸,楚火萝也算闯出了名声。

    六祸也是破天道指派,他们原本以为,凭着这六个真人境第五重的高手,趁着龙皇府大劫,能够轻轻松松血洗龙皇府,没想到却被一个小姑娘挡了回来。

    翟勇也曾细细查问经过,知道楚火萝的剑法高妙。

    这时候九重霄的消息也传了回来,破天道对沈振衣、楚火萝二人都颇为重视,细细调查了他们的由来。

    但不管怎么查,结论都是一样。

    弃剑山庄是十年前斩月而来的小势力,武学传承自十二剑楼,但是先祖沈梦天乃是十二剑楼的弃子,两方的关系就算不是水火不容,至少也是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沈振衣楚火萝的武功突飞猛进,应该与十二剑楼无关。

    破天道十九道诸人调查研究半天,最后得出了一般人都会有的结论,必然是弃剑山庄走了狗屎运,得了什么上古传承,故而这几个年轻天才能够得以武道大进。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并没有对沈振衣有多重视。

    沈振衣名义上是楚火萝的师父,但是两人的武学并不一致,应该是各自修行上古传承的一个方向。

    就算他们一进八修世界,就侥幸得到了上古传承,满打满算修行时间也不过就只有十年,楚火萝如今停留在真人境第五重,凭着神奇的剑法能够击败六祸合一,已经是人类能够做到的极限。

    ——所以他们估算,沈振衣的实力,应该也与楚火萝相当,顶多略胜一筹。

    一个真人境第六重的翟勇来,足以压下两人。

    楚火萝不知道破天道的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误解,要是她知道,只怕会笑掉大牙。

    现在她听到自己的名头别人也知道,不由沾沾自喜,傲然道:“六祸六人,用什么破铜烂铁,当然是一剑破之。老先生,我看你还会说人话,赶紧退去,我就当没这回事发生,饶你一命!”

    赵大龙王急得连冷汗都出来了。

    翟勇成名于三十年前,那时候就是真人境武道第六重的高手,在钧天部都算是一流强者,楚火萝虽然剑法不差,修行比他可差得远,她怎敢这么说话?

    翟勇也是心头暗怒,冷笑道:“楚小姐,你最好看清楚情况。初生牛犊不怕虎,只怕会撞得头破血流!龙皇府之事,与你们无关,如果你们拍手离去,老夫做主,饶你们一命。若是执迷不悟,休怪我剑下无情!”

    他用一口铁碎剑,纵横九部,威力无俦,聪明人都该退避三舍,不能自寻死路!

    翟勇身边那人也尖声喝道:“小姑娘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对翟护法不敬,真是自寻死路!”

    道主以下,就属护法为尊,翟勇平日架子极大,一般人也不敢在他面前托大,没想到被一个小姑娘抢白了一顿。

    他手下连忙呼喝,对楚火萝极尽嘲笑。

    “就凭你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残缺传承,居然敢挑衅翟护法?翟护法天下无敌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翟护法的剑法,你能接得下三招都算了不起了!”

    “还不快滚,留着就是找死!”

    众人长笑不止,翟护法也是捻须微笑,甚为自得。

    楚火萝气得七窍生烟,他们挑衅自己也就罢了,竟然敢侮辱她的剑法,这可是师父教给她的绝学。纵然对方的武道境界在自己之上,那也说不得要拼一拼了!

    她握紧剑柄,正要出手,沈振衣却轻声阻止了她。

    “这人的剑法,当然比你差。不过他修为比你高一个层次,真打起来,你会吃亏。”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是味儿啊!翟勇面色一变,目光转向沈振衣。

    他冷冷道:“倒要向沈三公子请教,在下的铁碎剑,怎么就不如楚小姐的剑法了?”

    翟勇一生以剑法自傲,若说有别的剑法名家在他之上,那也就罢了,要说不如这个小姑娘,他是死活也不愿承认!

    沈振衣心不在焉道:“铁碎剑变化简单,勉强能算是一门重、拙、大的剑法,如果你专心几十年,也许能够将其大成,算得上乘剑道。”

    他又摇头叹气:“只可惜你只会灌注真气,一味乱打,与其说是剑法,不如说是烧火棍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