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背影
    “发生了什么?”

    “大劫……大劫过去了?”

    龙皇府中人望着血气褪去的水晶琉璃塔,恍如一梦。

    今日大劫来势汹汹,尤其是实际掌控龙皇府的赵二竟然会背叛自己的血统,纵敌入内,囚禁一大批龙族忠臣。

    当看到水晶琉璃塔通体化成血红色的时候,有见识的龙皇府中人已经自度无幸,都在闭目待死。

    谁知道刹那间风云突变,咆哮的龙血几乎是在瞬间平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风平浪静,万里晴空。

    一众龙族不明所以,只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恍惚感。

    龙血退去之后,龙血祭坛也彻底破碎,龙郡主心力交瘁,软软晕去,昏睡了一天一夜方才醒来。

    “三公子呢?”

    她一睁开眼,便着急向身边的龙婆询问。

    龙婆慈祥一笑道:“他如今是龙族上宾,几位长老正在宴请。不必担心,三公子修为惊天动地,我们觉得千难万难的大事,对他而言,不费吹灰之力。”

    龙血大劫之时,龙婆一直在水晶琉璃塔底部的祭坛根基处守护,无暇分身。

    等到沈振衣施展压水奇功,将龙血逼回龙血眼之后,她才脱身而出,赶到塔顶,只看到沈振衣飘然而去的背影。

    ——还有呆呆望着沈振衣背影的龙郡主。

    背影萧瑟如雪,剑意如龙。

    这一幕……对于龙婆与龙郡主而言,都太熟悉不过了。

    龙郡主的目光,不自觉便转到卧室的墙壁上。

    墙上挂着一副三尺卷轴,纸色已经泛黄,画中只有一个背影。

    三尺青锋,剑客磊落。

    这是当年龙祖的亲笔,画下了五百年前救下龙皇府大劫的恩人。

    在昨日惊鸿一瞥之前,龙郡主绝对不会想到,也不会相信这幅画与沈振衣会有什么关系。

    但是……

    昨日一见,就如惊雷。

    沈振衣转身离去的背影,竟然与画中的剑神一般无二!

    ——龙郡主与沈振衣相处几年,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仰望他的背影,这一次,才突然福至心灵,若有所悟!

    “他……就是……”

    龙郡主不敢置信指着画卷,望向龙婆,盼望她为自己解惑。

    龙婆长声叹息。

    “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

    龙族血脉,都很难活到五百年,何况是人。

    人族顶级高手,也不过就是五百年寿元——如果沈振衣是真人境第九重的高手耆宿,或许龙婆会往那个方向想。

    但他只是从九幽之地斩月而来的年轻武者。

    他怎么可能是五百年前之人?

    虽然龙婆发现了无数的细节能够印证,但是终究不敢肯定,只是将一半的希望寄托在沈振衣身上。

    直到昨日,他再创奇迹,举手投足,平息劫难,龙婆才能够确定。

    “如果我没有猜错……”龙婆望着龙郡主,摇头道:“三公子就是五百年前,救了我们龙皇府,与龙祖交好的神秘剑客!”

    怎么可能?

    龙郡主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她苦笑道:“虽然……真的很像,但是沈三公子是十年前斩月而来,原本生于九幽之地。龙皇府与他接触之前,也调查的清清楚楚,他在九幽之地原本就是弃剑山庄的三少爷,出生不过十几年。”

    “那就是调查错了。”

    龙婆坚定摇头。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只有当年的剑神,才能够以这种方法压制住龙血。

    ——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别人。

    龙郡主一时痴了。

    龙族中人,谁不将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恩人视为偶像?

    她从小在龙婆身边长大,一直看着这画像中的背影,幻想这盖世英雄会是何等模样。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在沈振衣身边这么久,居然一直都未曾发现。

    龙婆望着她,嘴角含笑,目中却又多了一丝怜悯,低头咳嗽了数声。

    当日下午,龙婆在静室中约见沈振衣。

    “多谢公子出手,救我龙皇府上下上万性命。”

    她匍匐于地,礼数虔诚,向沈振衣道谢。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

    沈振衣摆了摆手。

    对他而言,真的是“举手”之劳。

    这本是为了数百年前的因果,不管怎样,他都会出手。

    “如之前与公子的约定,老身奉上桫椤贝叶。”

    龙婆礼数恭敬,捧出一口珊瑚匣子,开启之后,只见宝光柔和,一片碧绿色的玉质贝叶静静躺在其中。

    果然是世间奇宝桫椤贝叶。

    沈振衣为这东西特意赶到九重霄,一无所获,没想到在这里却送到了手中。

    “多谢。”

    他也不故作推辞,伸手接过,随意地收了起来。

    “收了龙族之宝,日后龙皇府若有劫难,说不得我还会再出手一次。”

    龙族的人还是会做人,一次又一次礼数甚恭,让沈振衣没有拒绝的理由。

    “谢过恩人!”

    龙婆大喜,把头伏得更低。

    这个下次——或许又会是五百年之后,但是只要恩人作了承诺,就一定会做到。

    这句话,当年的龙祖时时挂在嘴边。

    龙婆年纪幼时不解其中含义,如今回想起来,更是惊佩。

    她斟酌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恩人,五百年岁月易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沈振衣微叹。

    故人在前,虽然已经是红颜白发,但他又怎么可能不认得。

    “当时……你一直跟在龙祖身边,不过是豆蔻年华,号称龙族中最美的少女,我当然记得。”

    沈振衣这句话一出口,不啻于承认,他便是五百年前,出手救助龙皇府大劫之人!

    龙婆的脸上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

    甚至……还有几分羞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