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你已经死了
    这种感觉,六祸之首从来没有遇到过。

    六祸合一,虽然出手的机会很少,但在这几年的训练中,为了准备龙皇府的决战,他们也曾挑战过不少高人。

    境界更高者,或许可以凭着强横的真气与肉身硬抗,或者以巧妙的招式化解,抑或用极其高明的武功闪避。但是从来没有人可以以这种奇特的方式破解六祸合一的攻击。

    ——敌人不见了。

    不,不是不见了。明明楚火萝就在眼前,他们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手中的剑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以她为目标。

    ——这女人用的到底是什么古怪的剑法?

    六祸之首心中哀嚎,只能瞧着自己的巨剑落空。

    六祸合一,原本就是六柄巨剑攻向一个目标,当这个目标忽然消失或者说偏移的时候,就是这六剑自相矛盾攻击之时!

    砰!

    六人对剑或许早就失去了诚心,但这默契的训练已经经过了许多次,几乎是同时,六口剑同时撞在一处,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灭剑折。

    夺剑落。

    动剑碎。

    劫剑毁。

    杀剑摧。

    破剑无踪!

    这用来屠龙的六祸巨剑,居然在自相残杀中完全毁灭!

    “他们的杀意也太重了些。”

    沈振衣百无聊赖的摇头,万藏剑经御剑诀做不到这个程度——至少以楚火萝现在的修为做不到。

    之所以会有这么惨烈的结果,完全是因为这几人自作自受。

    他们畏惧,恐慌,却又残忍。

    妄动杀机,失去了对剑的控制,也失去了对剑的敬畏。

    六祸巨剑,几乎是存了自毁之心,在楚火萝的御字诀牵引之下,玉石俱焚!

    六祸六人被巨大的反震力弹了出去,退出十丈开外,才能勉强悬浮空中站稳,每个人都是口溢鲜血,目光涣散。

    剑折之时,他们也同时都受了重伤。

    ——被御字诀导引,他们等于每个人都承受了五个人的联手攻击,这哪里能够挡得住?

    而视作性命的爱剑断折毁去,更是对他们的精神造成了巨大冲击。

    所有人都魂不附体,浑然以为自己还身在梦中,不敢相信。

    “我的剑……”

    “六祸之剑,怎么会?”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六祸之首的蒙面巾在冲撞中不知飞去了哪里,露出一张满布皱纹的老脸。

    他已经是个垂暮的老人,但这时候的恐惧,却与幼时一般无二。

    他的脸,像死人一样苍白。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六祸之首问的不是楚火萝,而是背对着他们,对他们不屑一顾的沈振衣。

    ——是这个少年的剑法创造了奇迹。

    甚至直到现在,六祸之首还不明白自己输在哪里。

    “你们没有耳朵么?刚才我师父就说过了,这是弃剑山庄万藏剑经的御字诀,我勉强练了七天,还不纯熟,不过用来对付你们这些弱鸡,已经足足够了!”

    楚火萝得意洋洋的炫耀。

    她最爱看这些失败者脸上不敢置信的表情——因为她的师父,总是在不停地创造奇迹。

    “走了。”

    沈振衣意兴阑珊,摇了摇头,甚至不愿意多看六祸一眼。

    “郡主好像有些麻烦,我们过去看看……”

    他飘然从塔顶落下,往水晶琉璃塔内部跃入。楚火萝发愣,指着六祸六人问道:“那这些人……”

    “他们心已死,就如行尸走肉一般,不用管他们了。”

    沈振衣扬长而去。

    “啊?”

    “难得遇上这么弱的对手,师父你居然不让徒弟我多练练手?”

    楚火萝回头恋恋不舍的忘了六祸六人几眼,没奈何只好急急忙忙跟着沈振衣离去。

    她觉得这几个人还没欺负够。

    六祸之首身子一晃,差点就从半空中摔了下去。

    他们六祸,也是堂堂知名的高手,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女眼中,居然只是用来练手的弱鸡?

    而对于沈三公子而言,甚至不屑于多看他们一眼?

    六祸巨剑,已经抛弃他们毁去,现在又遭到这样的轻视,他觉得愤怒,又觉得深沉的悲哀。

    难道真如沈三公子所说,因为他们不诚于剑,所以才不能将六祸巨剑中的奥妙参透,终究也不过就是为剑所控制的奴隶。

    ——而且,他们甚至背弃了对剑的信仰,投入更强者的麾下,希望借助别人的力量来对强大的龙族进行复仇。

    这,或许也是六祸巨剑抛弃他们的原因?

    六祸之首,口鼻之中鲜血溢出,浑身使不出一点儿力气。就像沈振衣所说,他的心已经死了,已经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老大……”

    六祸中其他几人还有些懵懵懂懂,他们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六祸巨剑居然就这么毁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

    而那个小姑娘,甚至根本没有怎么出手。

    是他们自己的剑撞在一起才会毁灭。

    这还能算是武功?

    “简直是妖法!老大,我们就算没有了剑,也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都已经到了这里,难道我们能就此罢休么?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几位兄弟一起怒吼,但只是嘴上叫得响,终究没有一个人敢于跟随沈振衣的脚步。

    他的徒弟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将他们打得惨败,师父若是出手,他们还有活着的机会么?

    只要这么想一想,六祸六人就不禁觉得背后发寒。

    “我们还是回去吧。”

    老二第一个冷静下来,劝道:“出了这样的人物来阻挠,得不到龙族的宝物,道主也不会怪我们。”

    他顿了顿,望着染成金红色的水晶琉璃塔,塔尖上已经有龙血渗出,咬牙道:“不管如何,龙血祭祀已破,龙皇府已经毁定了。我们任务失败,不影响大局……”

    或许……道主能够饶恕他们?

    几人心里有涌起了侥幸的念头。

    六祸之首继续苦笑。

    不错,沈振衣的出现,还有他竟然这么强大,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但这并不是他们无能的理由。

    六祸之首仰面望天——是的,就像沈三公子所说,他们已经是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