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背叛与辜负
    “你做什么?”

    龙郡主刚刚踏出两步,便觉得不对,回头一望,只见赵二满面狰狞,手指滴血,神情疯狂。

    在他身后,金黄色的真龙之血正在喷涌而出,幻化成世间难见的奇异光华。

    龙郡主只觉得天旋地转,如受重击,只觉得喉头发甜,几乎要当场吐血。

    ——龙血祭祀阵法,破!

    赵二想要干什么?

    一旦龙血突破水晶琉璃塔,将会净化一切龙族血脉之人,连他自己都得受到灭顶之灾——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龙郡主盯着赵二满手淋漓的鲜血,忽然身子一震,不敢置信问道:“难道……你早已将龙族血脉抽出?”

    赵二的血,是鲜艳的红色,并无龙族血脉中应该有的隐藏的金黄色泽。

    刚才龙郡主被他决绝的行动影响,竟然未曾注意到这个细节。

    “哈哈哈哈哈!”

    赵二迸发出狂笑声,“小丫头,龙族血脉有什么好?这腐朽的世界,只知以血脉为贵,根深蒂固,害人匪浅!”

    他一向自认为不比兄长赵大龙王差什么,只是因为不是嫡系,就永远没有机会继承龙皇府主之位。就算是赵大龙王去世,接替这个位子的也只会是他的直系后人,而并非赵二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心中仇恨,燃烧不已。

    “就……就为了这个,二叔,你就要整个龙皇府覆灭吗?”

    悔恨占据龙郡主胸中,她咬牙切齿,面色煞白。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赵二居然会做得这么绝。他自己抽取了龙族血脉,于是不会受到真龙血净化的影响,可以肆无忌惮地进行破坏。

    他为此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数十年修行的龙族武学毁于一旦——这样做,真的值得么?

    “主上有令,龙皇府当灭!”

    赵二语气僵木,双手分开,想要将祭坛的缺口撕得更大。

    “住手!”

    虽然事态已经几乎无可挽回,但龙郡主终究得要死马当活马医。她右手探出,想要将赵二擒下,自己重登祭坛,看有没有安抚龙血的一线希望。

    赵二嘿然一声,右手反切,带着阴森森的黑气,反击龙郡主的各处要害。

    “这是……”

    龙郡主原以为赵二放弃龙血,元气大伤,应该手到擒来,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反抗之力,这带着魔气的武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来历。

    “你居然练这种魔功,真是龙族之耻!”

    龙郡主怒斥,双掌幻化,龙形金气化作九头,张牙舞爪朝着赵二身上咬去。

    ——大九天幻法,她在沈振衣的指点下练到了第九重,九龙变化,吞天蔽日。

    赵二不惊反怒,恼道:“你居然能练成九龙之境,可恶!”

    由于血脉的限制,赵二上百年修行,也不过只有七龙之境。眼看这小侄女小小年纪,居然练到九龙,更是愤怒,双手合十,鲜血沾惹,黑气更为浓郁,化作一个云团,像要吞噬龙郡主的龙形金气。

    大九天幻法与赵二的黑气一沾,发出嗤嗤声响,龙形咆哮,急剧缩小,就像是被腐蚀了一般。

    龙郡主心中一凛,急急收手,九龙之形散去,她发现自己手背上一片通红,虽然没有破皮,但也火辣辣作痛。

    “你……你这是什么邪门武学?”

    赵二手中的黑气,竟然有克制龙族武学的诡异能力!

    “这就是主人所传的黑天吞龙气,龙族之人,想要胜我可没那么容易!”

    赵二狞笑,他占据着祭坛,任凭身后龙血喷涌,自己则是拦在了龙郡主面前,不让她有挽回的机会。

    “时机差不多了。”

    龙皇府外,江面之上,金红色的光芒从江底透上来,就像是旭日初升,有几个黑衣人看着,一起点头大笑,同时出手,跃入江中。

    “来了!”

    沈振衣睁开双眼,站起身来。

    “你去把那些虫子给清理了。”

    他指了指楚火萝。

    “我?”

    楚火萝摸着自己的鼻子,实在没什么自信。

    敢在这种时候来占龙皇府便宜的,绝非等闲之辈,她虽然最近功夫又提升了些,能够挡得住这些人么?

    沈振衣没有再多说话,施施然走出门外,望着头顶汹涌的江水。

    江水中,有几条如游鱼一般的黑影,正在飞速接近。

    他们的目标,俨然便是水晶琉璃塔!

    “上!”

    沈振衣把手一招,楚火萝身不由己飘向他,沈振衣揽住她的纤腰,微一用力,向上抛去!

    呼!

    楚火萝就像是弓箭一般直射而出,她脑子还算清醒,在半空中连翻两个跟斗,稳稳落在水晶琉璃塔的塔尖上。

    沈振衣微微一笑,身子就如羽毛一般轻浮,衣袂飘扬,不动声色的同样飞到塔顶,静静观看。

    与此同时,江中的六条黑影,也终于穿破了水壁,进入龙皇府的禁制范围之中。

    ——但原本用来御敌的机关阵法,却一个都没有开启。

    这明显是有内鬼在接应。

    沈振衣低头,听了听塔内的声音,叹息不语。

    即使是血缘之亲,也总有人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反目成仇。在千万年的岁月之中,这种背叛与辜负,沈振衣已经见得多了。

    楚火萝看敌人来袭,师父就站在身后,胆气稍壮,拔出寒衣剑,遥遥指着几人,厉声喝道:“龙族禁地,不得向前!再敢向前一步,休怪我剑下无情!”

    八修世界灵气充裕,成长与衰老都缓慢。尽管过去十年,她仍然还是个十四五岁小姑娘模样,身着紫色衣裙,长剑高举,面容姣好,望之光彩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