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龙血共鸣!
    龙族大劫,乃是龙血不纯,经过五百年岁月,会有一次蜕变。对于孱弱的旁支血脉来说,很难承受得住这种变化,所以虽名为机遇,实是劫难。

    龙皇府应对这五百年大劫的办法,就只有举行龙血祭祀,以虔诚之心与龙血共鸣,求得安定。

    不过龙血沸腾,恰如疯狂之态,想要让其心满意足,并不是那么容易。

    几乎每一次龙血祭祀,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状况,一旦撑不住,龙血反噬,几乎龙皇府所有人都要死。

    龙婆虽然对龙郡主寄予厚望,但原本也只有五成把握。

    ——直到沈三公子出现与承诺,她才算是卸下胸口大石。

    有此人一诺,龙皇府总算有救了。

    龙婆恭恭敬敬送走沈振衣,这才唤出龙郡主,喜形于色。

    龙郡主不解,刚才她被龙婆支使出去,并未听到龙婆与沈振衣的密谈,只敏锐感觉到了龙婆情绪上的变化,便好奇问道:“婆婆,你与三公子谈了什么?”

    龙婆微笑道:“只是闲话家常,你不必多问。沈三公子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你只要好好进行龙血祭祀,这次大劫应该是有惊无险了。”

    鬼才相信你们是闲话家常。龙郡主更是疑惑——龙婆这几日一直忧心忡忡,她看在眼里,但如今却信心百倍,难道说沈振衣给了什么承诺?

    但就算是沈三公子,在这超乎人力范围的龙族大劫面前,又能做些什么?龙婆何至于会这么放心?

    她找不到答案,却也只能暂时放下,心无旁骛地做着龙血祭祀的准备工作。

    楚火萝没机会就如龙血眼上的水晶琉璃塔,等到沈振衣出来,也是好奇询问,“师父,听说龙婆乃是龙皇府中辈分最尊之人?她找你做什么?”

    沈振衣淡然道:“也没什么,只是答应送我桫椤贝叶罢了。”

    楚火萝大惊,她知道沈振衣去九重霄跋涉一趟,就是为了获得桫椤贝叶,没想到龙皇府竟然有。

    “她怎么平白无故要送你这等宝物?难道师父要帮他们渡过大劫?”

    楚火萝平素一直细心,竖着耳朵四处聆听,大致也知道如今龙皇府面临大劫,赵大龙王又有变故,正是风雨飘摇之时。

    沈三公子难道又打算力挽狂澜?

    只为了一片桫椤贝叶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划算?

    ——楚火萝尽管也同情龙郡主,但她首先还是以弃剑山庄与沈振衣的利益为先。

    沈振衣心不在焉点头道:“龙血大劫在即,我是答应她出手相助。”

    果然是这样。

    楚火萝扁了扁嘴,虽然她主动建议沈振衣来帮忙,但事到如今心里还是有点儿酸溜溜的,没好气道:“师父你平时都事不关心,没想到这次倒是主动。”

    看来龙郡主在师父心目中还是有些地位的——楚火萝不禁开始胡思乱想。

    沈振衣微微一笑道:“因果纠缠,放弃不得。”

    既然有五百年前种下的因,便有五百年后收获的果。

    没有龙郡主、没有龙婆、没有桫椤贝叶,他也会出手帮忙。只是如今虽然了结了五百年前的因,又种下今日之因,此后还得纠缠下去。

    楚火萝懵懵懂懂,不明所以。

    赵二听说龙婆见了沈振衣之后,心中更是忌惮。这样一个大高手留在府中,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变故。

    但一来他根本不是沈振衣的对手,二来也无法反驳龙婆的决定,只能听之任之,期望着龙血大劫之日,天地真气变化,非为龙族的沈振衣没有插手余地。

    赵二心中怀着鬼胎,几日间暗中动作,终于等到了龙血爆发之日!

    这一天,沈振衣正在客房静室安坐,忽然感觉到地动山摇,心中一动,已然明悟。

    龙族大劫至!

    从窗口望去,高耸的水晶琉璃塔晃动不止,水底龙血眼开始喷涌,龙婆与龙郡主安坐血眼之上,按部就班举行祭祀,想要镇压安抚龙血,让它回到地下。

    龙血猛烈,赤火燎人,这时候虽然还没有现出真形,其内含的戾气已经将整座透明的水晶琉璃塔染成了红色,空气之中,更是充满了刺鼻的腥臭味。

    楚火萝只觉得浑身真气紊乱,咬牙压制,经脉之中就像是有万针攒刺。要没有强横的意志力,只怕连走路都成问题,更何况与人动手。

    “这就是龙血共鸣。”

    沈振衣却依然故我,他漫不经心踱步走到窗前,遥望着那闪耀诡异血色光华的水晶琉璃塔,顺便为楚火萝讲解。

    真龙之血,每五百年蜕变一次。

    龙皇府也正是因为得了真龙之血,才有了立府之基。

    如今真龙血蠢蠢欲动,龙族血脉中更是受其影响共鸣,搅得这龙皇府方圆百十里之内天地真气乱七八糟,就像是一个可怕的漩涡。

    就算是高手武者,被卷入这个漩涡之中也是凶多吉少。

    楚火萝咬牙坚持,额头见汗,她却还担心着龙郡主,“我体内并无龙血,尚且受这么大的影响,龙郡主岂不是更辛苦?”

    不但要束缚自己体内的龙血,还要一丝不苟执行祭祀仪式,以压制真龙之血,这可艰难得多。

    沈振衣笑道:“她从小就是被这样培养起来的,只是一个龙血祭祀,倒难不倒她……只是……”

    他的目光,投向穹顶。

    滔滔江水,正从他头上流过。而在这湍急的江水之中,沈振衣感觉到了刺目的杀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龙皇府全力对付大劫的时候,看来是有人想要趁火打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