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因果纠缠
    五龙之境的大九天幻法不但伤不到沈振衣,甚至会反噬自身——沈振衣是如何反击赵杰,赵二完全没有看清。

    如果他出手,也许一样是自取其辱?

    儿子的嚣张和急躁,为他避免了丢人现眼?

    赵二越想越觉得恐惧,也就越发无法出手。

    沈振衣终于停了下来。

    杯中酒已经斟满。

    他提起金樽,从容一口啜尽,“二先生不敢出手,那就到此为止吧。”

    龙角酒的香气在室内弥漫开,赵二面色僵硬,一言不发。

    沈振衣微笑掷杯,转身离去。

    龙族中人都用敬畏的眼神望着他,根本没人敢阻拦。等到沈振衣的背影消失之后,赵二才狠狠摔了酒杯,发出清脆的声响。

    “只用一个倒酒的动作,就吓住了老二?”龙婆在后殿得到消息,对着龙郡主惊叹。

    龙郡主低头,着衣角,低声道:“他的武学深不可测,我跟随他数年,也只能瞧见冰山一角……”

    跟着沈振衣的时间越长,就发现他身上不可思议之处越多。作为一个从九幽之地斩月而来的武者,修行却像是没有瓶颈一样,一日不见,就无法探知他的修为到了何种地步。

    这样的人,就像是无边无尽的汪洋大海,就算是龙族,又岂能探清其中的风云变幻?

    “我之前也不知道,他居然还懂得我们龙皇府的分水诀……”

    龙郡主叹息。

    她知道了用分水诀进入江底的就是沈三公子,心中诧异之余,更觉惊佩。

    沈三公子到底有什么不会的东西?

    龙郡主并未嗔怪沈振衣没有将这件事提前告知——沈振衣懂的东西太多,要是什么都与她说,大概几十年都说不完。

    龙婆沉吟良久,这才开口道:“此人……或许便是这次拯救龙族大劫的关键……”

    她苍老的语声还算是平静,但是肩膀微微颤抖,显然心中甚为激动。

    “……你去请他进来,我要与他谈一谈。”龙婆闭上眼睛,最后做了决定。

    “到这里?”龙郡主大惊。

    龙婆所在之处,乃是龙皇府禁地龙血眼,除了传承祭祀的龙婆与龙郡主一脉,就连龙皇府之主赵大赵二都不可进入。

    如今龙血沸腾,变化不定,龙婆也不能离开此处。

    她想要见沈振衣,难道是要将他请来这里?

    “如果是沈三公子,那是不妨的。”

    龙婆露出慈祥的微笑,脸上满布的皱纹就如蛛网一般。

    为什么沈振衣就不妨?

    龙郡主心中疑惑,但龙婆的吩咐不会错,她也迫不及待想见沈振衣,便急急赶去邀请。

    “龙婆?”

    沈振衣听说龙婆邀见,微微点头,“原来龙皇府中,还有这样的长辈。”

    龙族的寿命要比人长许多,有龙婆这样超过五百岁高龄的长辈,也并不奇怪。

    沈振衣随着龙郡主穿过整个龙皇府,直抵龙血眼。

    龙血眼的位置处于龙皇府的最深处,建设了一座水晶琉璃塔加以镇压,而龙婆平日就枯坐在水晶琉璃塔的底层,以肉身镇压龙血。

    沈振衣踏入琉璃塔的时候,龙婆身子一震,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想要起身见礼,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见过三公子,请恕老身不便行礼。”

    她态度极为恭敬客气,沈振衣微微一怔,旋即点头,“你认得我?”

    龙婆垂下头,苦笑道:“剑神风采,一见难忘,纵然五百年也不减半分……”

    五百年前,她不过只是一个垂髫小二,五百年后,她已经垂垂老矣,但对面这位,却风采依旧。

    他……难道真的就是神祗?

    沈振衣淡然微笑,并未再追问,只是轻轻叹息道:“五百年还能见到故人,也算是因果不绝。你放心,此次我既然来到,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龙婆大喜,以额触地,感激道:“有三公子出手,龙皇府无忧矣。我知道阁下的规矩,这一次若是公子能够再救得我龙皇府一脉,龙皇府中宝物尽数献给公子便是。”

    龙皇府传承多年,宝物众多,要是寻常人听到,只怕要欢喜疯了。

    沈振衣却只淡淡摇头道:“我要那些宝物有什么用?你们自己留着吧。”

    不是马上用得到的东西,他连收集的兴趣都没有。

    龙婆不敢怠慢,忙解释道:“老身听郡主说起,阁下到钧天部九重霄,就为了取一件桫椤贝叶。其实龙皇府宝库中,恰好藏有这件宝物,这才敢献给三公子。”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桫椤贝叶沈振衣当然是要的,否则的话,他也不必听了安胖子的话,万里跋涉前往钧天部。

    只可惜那只是九重霄的一个阴谋,最后扑了个空。

    沈振衣轻叹,“没想到龙皇府竟然有桫椤贝叶——我本来想出手一次,了结因果。但要了你的桫椤贝叶,这个因果,反而是越结越大了。”

    桫椤贝叶关系重大,他既然遇上,就没有放过的道理。

    龙婆惶恐,匍匐低头,“这实在是老身诚心献给三公子,不敢以此要挟……”

    就算是沈振衣要先取走桫椤贝叶,撒手不管,龙婆也绝不敢有二话。

    沈振衣笑道:“人生在世,哪里能避得开纠缠的因果?五百年前,五百年后,我都遇上了龙皇府之劫,这也就说明了有缘。”

    有缘便有因果,既然天意如此,沈振衣也不必刻意回避。

    他顿了一顿,又道:“等到龙族大劫过去,我再取桫椤贝叶便是,不必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