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幻术而已
    龙皇府武学,最正统的莫过于龙族秘传“化龙元神法”。只要坚持修行这种武功,功成圆满,日后跃过龙门,便有机会化成真龙。

    当然这条路不容易,化龙元神法修行耗时极长,就算龙族血脉带来的绵长寿元也未必够用,而且这种武学自保有余攻敌不足,因此各地龙族旁支,都开发出了更实用的武功。

    大九天幻法,就是龙皇府的攻击绝学。

    练到极处,云龙九现,如九龙吞日,如翻天覆地一般恐怖。

    赵二就算没有练到巅峰,但至少七龙之境是有的,全力出手,连龙皇府水晶墙都能打个窟窿,沈振衣托大想要正面硬抗,那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你自寻死路!赵二心中暗喜。

    龙族大事在即,他本来就觉得沈振衣突如其来,是个搅局的恶客——至少是不确定的因素,能尽快解决最好。

    现在他自己送上门来,正合心意。

    赵二暗运绝学,就打算趁此机会,将沈振衣一掌打死!

    就这时候,忽然一个明黄衣服的青年闯了进来,拦在赵二面前,傲然道:“父亲,这等狂妄之徒,哪里用的上你出手?我来就行!看我一掌打不死他!”

    他右掌挥动,幻化龙形,有金黄色的龙头伸伸缩缩,耀武扬威。

    “杰儿!慢着!”

    赵二吃了一惊,赶紧阻止。

    这纨绔子弟赵杰是他的亲生儿子。龙族能生养,他却因为一直要韬光隐晦,只生了一个独子,从小娇生惯养,又拘束在龙皇府中,养成了赵杰妄自尊大的脾气。

    龙皇府能得赵杰另眼想看的,大概只有龙郡主一人,就连出类拔萃的小龙尊他都不放在眼里。

    这几日龙族大变,赵二担心儿子,一直让他在房中静养。赵杰呆得气闷,听说府中开宴席,就溜达着过来看看,刚好听见沈振衣说那一番话,登时气炸了肺。

    他不认得什么沈三公子,更不知道什么弃剑山庄。在他心目中,龙皇府唯我独尊,伯父现在重病,父亲便是天下第一高手。

    这人竟敢这么嚣张?

    赵杰就跳出来,大放厥词道:“父亲放心,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孩儿一招就能将其了账。”

    赵二面色铁青,他素来宠爱这个儿子,不忍当面斥责,又担心他在沈振衣手下吃亏,只得婉转提醒道:“这位是弃剑山庄的沈振衣,有惊人艺业……”

    他不说还好,一说赵杰便勃然大怒。

    “原来就是他觊觎郡主堂妹?父亲,你放心。我就不信,天下有人能够一动不动,接得下大九天幻法?让我打死了他,也让伯父和郡主堂妹死了这条心!”

    赵杰对龙郡主素有憧憬,龙族繁衍血脉,务求纯净,故而堂支亦可成婚。他本来就有打算想要过几年让父亲为自己和龙郡主提亲,没想到弃剑山庄异军突起,赵大龙王一意孤行,要将女儿许配给沈振衣。

    所以赵杰对这个横插一杠的沈三公子深恶痛绝,听说他在面前,哪里能忍得住,右掌一拍,那盘旋于他右臂之上黄金龙虚影,顿时一化为五,咆哮着向沈振衣袭去。

    龙头狰狞,龙牙猛恶,龙角峥嵘!

    赵杰的大九天幻法已经练到五龙之境,也算得上是高手。赵二原本想要阻止,但想到刚才赵杰之言说得也对——“天下哪有人能够一动不动,就能挡得下大九天幻法?”

    就算这一击不能将沈振衣重创,至少也能逼得他闪躲抵挡,这就是他输了!

    赵二有心让儿子扬名,因此便束手而立,为儿子掠阵。

    五头恶龙,虽是幻相,但也狞恶非常,眼看就要咬到沈振衣的头颅。

    楚火萝提心吊胆,几乎要惊呼出声。

    就在此刻!

    沈振衣意态悠闲,他仍然没有丝毫动作,右手水晶壶中的酒浆滴沥而下,左手握住酒樽,稳如泰山。

    只有一阵微风拂过。

    江底本来应该没有风。

    但不知为什么,一阵清风穿堂而过,沈振衣的白色衣袖微微浮动,在空气中带起无形而微妙的涟漪。

    赵杰大呼向前,浑不在意,但那五头幻化的恶龙,突然像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样,陡然一悚,尖啸出声。

    “不好!”

    赵二看出不对,想要出手救护,却哪里还来得及?

    五头恶龙像是被打怕了的狗,惊呼着掉头就跑,赵杰在后发招,首当其冲,那五条恶龙先后重重撞在他胸口!

    赵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觉得如受重锤轰击,身不由己倒飞而出,口喷鲜血,还在半空中就昏迷不醒。

    场面如死一般的沉寂,赵二面色惨白,急急奔过去抱起儿子,伸手握住他的脉门,发现他还有一口气,这才如释重负。

    对这种愚蠢的小喽啰,沈振衣也懒得下杀手。

    他仍然在悠闲倒酒,仿佛赵杰的攻击,从来没有发生过。

    “居然有人能把自己打得倒飞出去——这种奇景,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情势陡变,楚火萝毒舌,立刻便出言讥讽。

    沈振衣瞥了她一眼,淡然道:“大九天幻法,说到底便是一种高明的幻术,要想骗过别人,就得先骗过自己。这位心思不定,修行不纯,幻术骗不过自己,就是这种结果了。”

    他转头对着赵二,微笑道:“二先生,我还等着你动手呢。”

    赵杰什么,就如苍蝇蝼蚁,沈振衣才不管。

    有人既然出言挑衅,总得等他出手才好。

    赵二面色僵硬,眼皮不停狂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