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上门质问
    有人喜,就有人忧。

    龙皇府中,舍利塔底密室,几位宿老面色难看。他们原本在商议大事,不想却被龙皇钟打断。

    江面上发生的事,立刻就有人来回报。

    “分水诀开,龙皇钟鸣?这是当日龙族的恩公,还是他的后人?”

    一个身材颀长,面皮白净的中年男子皱眉询问。

    他身着金色丝袍,腰围玉带,脚下踩着登天履,背后挂着一口形状古拙的长剑。

    他乃是赵大龙王的亲弟赵二,也是龙皇府中第二把手。如今赵大龙王受伤,本该由他日常理事。但因为恰逢龙族大劫,隐居数百年的龙婆出世,赵二正为此而烦恼。

    属下几人面色也有些惊惶,有人忧虑道:“如果真是五百年前那位——咱们可惹不起,听说他剑术如神,翻江倒海,直如仙人,我看……咱们的计划还是延后吧?”

    “废话!”有人立刻反驳,“主公之命,谁敢违抗?再说二王爷筹谋多年,难道要功亏一篑不成?”

    有人赶紧劝慰,“王爷,诸位,不必担心。人寿有限,五百年岁月,对我们龙族来说可能还能熬得过去。但人族岂能活那么久?就算是当初那位如鬼神一般,五百年故去,也该成了黄土一抔,怕他做什么?”

    动用分水诀之人,未必是当初的恩人,说不定只是与他有些关系,来龙皇府打秋风的。

    赵二眉头皱的更紧,吩咐道:“再探!”

    不一会儿消息传来,来者竟然是如今飞岚州中赫赫有名的弃剑山庄沈振衣,也正是龙皇府的邻居。

    众人瞠目结舌。

    “此人剑道也算高明,这才能雄霸飞岚州。但是,怎么会与五百年前那位扯上了关系?他可是九幽之地来的乡巴佬!”

    “他不是与郡主一起前往钧天部九重霄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九重霄的消息,尚未传到龙皇府。赵二也不知道沈振衣轻易折服上官败之事,他冷笑道:“原来是他。那就不必多担心了,再怎么样,也不过只是一介莽夫。”

    龙族血脉本来就看不起人族,更何况沈振衣来自九幽之地,没什么根基。

    飞岚州中人猜测他得了上古传承,才能这般威风,但在赵二看来,这也不过只是得意一时。

    他再怎么厉害,还管得到龙皇府来?等劫难一到,龙皇府易主,沈振衣也无可奈何。

    “沈振衣不知从哪里得了分水诀,敢来咱们龙皇府耀武扬威,我非让他灰头土脸不可!”

    赵二挥手,喝道:“吩咐下去,设宴款待沈三公子。大祭尚未到时间,就让我陪他玩玩!”

    与此同时,楚火萝跟着沈振衣,刚刚抵达龙皇府的大门。

    有着分水诀,他们二人如履平地,顺顺当当走了下来。

    楚火萝还在发懵。

    她被沈振衣一字开江之能震慑,迷迷糊糊走到这儿,剧透四望,就见江水像是四面墙一样围着两人,但就是靠近不得,随着他们迈步而移动,始终保持一丈左右的距离。

    “这分水诀果然神奇!”

    楚火萝伸手探入水中,发现水流湍急,但水就是水,并没有任何性质上的变化。

    她好奇问道:“师父,有了这分水诀,那咱们岂不是可以五湖四海任遨游?可到南方海底玩一玩?”

    沈振衣微笑摇头,“分水诀并非处处生效,这分水诀乃是龙皇府所赠,只对此地的江水有效,别的地方就不成。”

    龙族熟悉水性,与生存之地的水系结盟,方才能使用分水诀这样神奇的秘法,在水底建设宫殿。

    但水性变化万千,换一个地方就得重新定盟。除非是龙族之主,才能号令天下之水退避,龙皇府只是龙族旁支,他们能够控制江水,已属幸运。

    “原来还有地域限制……”楚火萝啧啧称奇。

    正说话间,就听鼓乐之声齐鸣,龙皇府正门大开,几位衣衫华贵的龙族宿老一起迎出门。

    当先之人大笑道:“原来是弃剑山庄沈三公子到此,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前倨而后恭,必然不是什么好人。楚火萝扁了扁嘴,心中吐槽。

    刚才在江面上报出沈三公子的名字,区区一个水族巡江的夜叉也敢给他们吃闭门羹。

    现在师父自己打上门,你们这时候客气就有用了?

    果然沈振衣一点儿都没给面子,只淡淡道:“我在江上已经报名,弃剑山庄与龙皇府乃是睦邻,为何当时拦阻?”

    师父你还真直接问了!

    楚火萝心中暗自给师父点了个赞,就欣赏你这种不遮遮掩掩的作风。

    堂堂沈三公子来拜访,你们敢闭门不纳,别以为现在装客气来迎接就能算数,无论如何也得给个解释!

    领头的宿老面色微微一滞,他们没有与沈振衣打过交道,赵二总觉得人类无论如何也会给龙皇府留点面子,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直接质问。

    这下就有些尴尬了,诸人一时反应不过来,场面静默。

    有几个立场摇摆不定的宿老眼观鼻鼻观心,就当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乐得看赵二的笑话。

    “这几日龙皇府中事多,定是巡河的水族有眼不识泰山,自作主张,得罪了沈三公子。稍后我们必将严惩,还请三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

    领头的宿老苦笑,也只能摆出低姿态,恳请沈振衣的原谅。

    巡江的水族刚刚才连滚带爬回来,本想向赵二禀告,没想到才到门口就听到自己要被严惩,吓得魂不附体,蔫头巴脑钻进了宫门,欲哭无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