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龙皇钟鸣
    如今沈振衣是名副其实的飞岚州第一人,在杀了九重霄之主上官败之后,即使是在钧天部,也可以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赵大龙王在怎么托大,也绝对不会对他怠慢。

    龙皇府大劫,难道已经到来了么?

    那水族脸上有些慌张,耳后的腮不断鼓动,嘴硬道:“便是沈三公子又如何,难道能做硬上门的恶客么?”

    沈振衣的名声这几年越来越响,龙皇府的高层都甚为忌惮,但作为傲气的水族,却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只要沾惹到一丝龙族血脉,寿命和根骨就远胜人族。

    沈振衣吹得再厉害,也不过就是流星罢了,又能有多少真本事?又能称霸多少年?

    所以这水族被挑唆来拦着沈振衣的时候,心里本来是有些看不起。

    可是对方只虚发一招,就让堂堂巡江夜叉动弹不得,这是何等的神功?

    水族心中一沮,不过想到背后那人的嘱咐,还是色厉内荏,咬牙坚持着。

    沈振衣心中一动,徐徐松开了手。

    龙皇府中,变故已生。

    水族感觉到身上松快,活动手脚,以为他不敢杀自己,狂笑道:“算你识趣!就算你是弃剑山庄沈三公子,想要拜谒龙皇府,也得慢慢递帖子等着!等到府中有消息传来,我再来接引你下水,退下吧!”

    他趾高气扬,嚣张之极。

    “你!”楚火萝气得鼻子都歪了,恨不得一剑斩了这水族。

    沈振衣却摆了摆手,淡然道:“龙皇府中既然有了变化,说不得我也只能当一回不速之客。我们自己下去。”

    自己?

    楚火萝一愣,看了看滔滔江水——她知道沈振衣武道高明,但是到底是人又不是鱼,如何潜入水底?

    水族也冷笑一声,“沈三公子真是会胡吹大气,若无水族接引,我还没听说什么人能够闯入龙皇府!”

    这也是各地龙族能够屹立不摇的原因之一,就算武力要比周围的势力稍逊,水底的洞府却易守难攻,人类也无法在水底生存。

    除非是绝顶的武者,能够内呼吸循环不绝,否则无法在水中长期生存,战斗力更是会大幅度下降。

    更何况洞府之外,还有种种禁制阵法,要是没人带路,沈振衣怎么可能抵达龙皇府?

    “聒噪。”

    沈振衣语气淡然,轻轻一挥手,那水族就一个倒栽葱摔入江中,随即又像是被丝线吊起,提到半空,接着又种种摔落水面。

    如是三次,水族固然身子壮硕也承受不起,昏迷不醒,翻着白眼躺在江面上随波逐流。

    沈振衣不为己甚,回头对楚火萝道:“我们走吧?”

    楚火萝见沈振衣出手,行云流水,全无烟火气,大为佩服。拍马屁道:“师父,你的武功又进步了。”

    沈振衣微笑摇头,“还差得远。”

    他信步而行,走到江边,水波摇动,漫过脚面,日头下波光粼粼,光华耀眼,却不知路在何方。

    楚火萝紧紧跟上来,她对沈振衣有充足的信心。既然师父说了自己走,那他当然能够自己走,瞪大了眼睛,寻找路径。

    看了好半天,楚火萝仍然没有什么发现,苦着脸问道:“师父,咱们是潜下去?”

    以他们的武道境界,潜水沉入江底,也不算太难。可要在水中寻找进入龙皇府的途径,就未免有些狼狈了。

    “用不着这么麻烦。”

    沈振衣拍了拍衣袖,面色沉静,双唇微启,轻声念道:“唵!”

    他发出一个古怪的音节,就听江水轰隆一声,如潮涌起,越积越高,竟然是两面分开,就像突然形成了两道无形的堤坝,将奔流的江水截断,露出面前一条坦途大道!

    楚火萝吓了一跳,定睛细看,就见两面江水滚滚,不断升高,水声咆哮,但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无形障壁的阻拦,只翻腾不绝。

    “这分水诀,五百年还未改。”

    沈振衣袖手,施施然向前而行。

    两面江水,摇落不停,退避三舍!

    楚火萝目瞪口呆,良久才反应过来,迈着小碎步,急急跟上,口中还赞叹不绝,“师父,这一手太帅了!教我!教我!”

    凡人之力,何至于斯?

    师父是神仙吧?

    楚火萝暗中这么想着。

    刚才被摔晕在江面上的水族,这时候醒来看见这一幕,吓得差点又晕了过去。

    分水诀!

    他居然看到了分水诀!

    只有龙族极为尊敬的贵宾,或者是对龙族有大恩之人,才会被赠与分水诀,从此在水底从容来去,不被束缚。

    这样的人物,对龙族治下的水族,几乎掌握着生杀大权。

    也就是说,只要沈振衣愿意,一句话就能要了他的脑袋。

    他居然不知死活,敢拦着沈三公子的去路?

    水族啪得抽了自己一记耳光,欲哭无泪,面色像死人一样惨白。

    这时候的龙皇府中,也是地动山摇。

    分水诀发动,龙皇府震动,挂在塔上的龙皇中自鸣,发出连续九声,提醒府中之人迎客。

    一众龙皇府高层,都是惊疑不定,不知到底是什么人来了。

    龙婆坐在正厅,面色古怪,似是在追思什么过往。

    “难道说……”

    她心中满怀希冀,却又患得患失。

    “婆婆,这是怎么回事?”龙郡主年幼,不懂这分水诀与龙皇钟之事,便开口向龙婆询问。

    龙婆怔忪良久,方才点头道:“五百年前,龙皇府遭遇大劫,有恩公救之。先辈龙祖,感激涕零,故而赠送分水诀,恩公来时,龙皇钟鸣,全体龙族,都要出宫参拜!”

    龙郡主又惊又喜:“难道是五百年前的恩公又来救我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