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龙皇府
    有人斩钉截铁道:“应该是真的,赵大龙王已经好多天没有出现,听说是重伤未愈。这几日龙皇府中的事务,都是龙婆在打理,要知道龙婆已经退隐两三百年,她又出来管事,必然是出了问题。”

    “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小民生活在水底本来就不容易,全靠着龙皇府才能有三餐温饱。要是龙皇府真有什么动荡,我们该怎么办?”

    龙皇府外吵吵嚷嚷,都是充满了担心,龙皇府内,也一样充斥着紧张的气氛。

    龙婆传说已经有五百岁了,她看起来与人类垂暮之年的老人差不多,背弓了,眼花了,皮皱了,但是她的脑子还不坏,坐在正中发号施令,并无丝毫差错。

    等到公务处理得差不多,她才叫人换来医生,询问赵大龙王的情况。

    医生温言道:“启禀龙婆,大龙王如今的情况还算稳定,体内的毒素被压制住了,暂时不会发作。但他一直昏迷不醒,只怕短期内仍然无法恢复。”

    龙婆叹气道:“知道了。他倒好,一昏迷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如今龙皇府里里外外,倒要我们几个女人来打理。”

    医生笑道:“龙婆能者多劳,当初大龙王也说过,他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是你手把手教他所有的东西。他会的,您都会。”

    龙婆摇头,“我已经老了,若不是因为大劫将至,我是不会出来的。”

    龙婆早就在水底闭死关,要不是龙皇府实在没人做主,她真不想回到这里。

    龙皇府数千年历史,每一步都充满了回忆。但回忆对于老年人来说,其实是一把双刃剑。

    “对了,我的乖孙女什么时候到?”

    龙婆看房中宗师不够热闹,又想起来龙郡主了。

    小龙尊乖巧回答到:“启禀婆婆,郡主随着沈三公子前往九重霄,前两天才往回赶收到消息,抵达龙皇府,大概还得两天。”

    当年小龙尊被沈振衣一剑刺破金鳞宝甲,简直等于三观被崩坏,在外流浪了好几年才回到龙皇府。变得成熟了许多,对沈振衣也颇多推崇。

    能破金鳞宝甲的人不少,但是能够像沈三公子一样,一剑轻易将他身上的金鳞宝甲崩裂成碎片的,无论怎么想也没人做得到。

    这岂不是意味着沈三公子的剑法,已经开别人不同之路。

    后来沈振衣制服天煞奇兽,展现真人境第五重的实力,一言命拜月窟诸位长老自杀,这实在是让小龙尊羡慕不已。

    所以他对龙婆说起龙郡主跟着沈振衣,也是为了让龙婆放心。

    龙婆大笑,“若是一直跟着沈三公子倒好,只怕她性子太顽皮,要一个人跑回来,那路上可就危险了。”

    话音未落,就听有人急急忙忙喊着“奶奶”从外殿奔进来,龙婆还未看清,一个曼妙的身影扑入她怀中,嚎啕大哭。

    “奶奶,父亲是怎么回事,是谁害她的?”

    龙郡主回返龙皇府,第一步是先去看了重伤的父亲,然后就立刻来拜见龙婆。

    龙婆年纪最大,地位最尊,龙皇府中没有人不尊敬他。

    “傻孩子,现在你父亲未醒,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龙婆揉着龙郡主的头发,叹息道:“你回来就好,之后龙族的大祭礼还有许多事要你去做,你可千万不能撂挑子。”

    如果赵大龙王还清醒着,那这些事当然只需要随便找人就能搞定,龙族没有不给大龙王面子的人。

    而如今龙婆出去谈事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只会众多刁难。

    毕竟龙婆的年纪太大,如今认识她的人已经很少了。

    龙郡主明白龙婆的叮咛,点头道:“我既然回来了,一定要与龙皇府共度难关,有什么要我去做的,奶奶尽管吩咐。”

    龙婆也不客气,龙郡主确实有许多事要做。尤其是为了牵引真龙之力,感应龙血而举办的大祭礼,在这么多人当中,也只有龙郡主最适合来举办。

    龙郡主接下来的日子甚为忙碌,这也许有助于她缓解悲伤。

    沈振衣和楚火萝先回了弃剑山庄一趟,然后再从弃剑山庄出发,前往龙皇府。

    龙皇府就在松江底下,具体位置他倒是知道,但是通路却要仔细寻找。因为每隔一段时间水文都会发生变化,那前往降低的入口就会变换成另一条。

    “龙皇府真的在水底么?”

    楚火萝虽然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但是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不免震撼。

    在白天空气最好,阳光最好的时候,通过清澈的水面,可以看到一座华丽的宫殿——那里,就是龙皇府。

    “我们该怎么下去?”楚火萝充满了好奇。

    沈振衣走到河边,在一块钟形的石头上敲了敲。

    当——

    悠远的钟声响起,面前平静的水面突然起了波澜,振动的波纹中分出一条通道。一名强壮的水族手持钢叉,踏步而出。

    “什么人在龙皇府外面搅扰?如今府中有事,不见外客,速速退去!”

    那水族的口气非常不客气。

    楚火萝愣了愣,没料到竟然会受到这么不礼貌的接待,不过考虑到龙郡主。还是忍了口气,开口道:“我们是弃剑山庄来的,这位是我师父沈三公子,因为担心龙郡主的安危,所以特意来看看。”

    她觉得只要报出沈振衣的字号,对方肯定会改变态度。

    谁知道那水族只是不理,翻起白眼道:“你听不懂人话啊,告诉你这几日府内不接待外客!管你是什么弃剑山庄,管你是什么三公子九少爷,统统不见!”

    他一扭头,转头就要走。

    这就有点令人起疑了。

    沈振衣一蹙眉,手指遥遥一扣,那水族就觉得自己脖子、腰部和脚踝都被捏住了一样,竟然一步都动弹不得。

    “我是弃剑山庄沈振衣,赵大龙王真不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