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破天道
    落到地上时候,可以发现他的个子很高,但是又极为瘦削,令人怀疑他的黑袍之中,是不是仅有一副骨架。

    事实上黑袍上确实还用金丝绣了一副骷髅形状,骷髅手中持一把斧头,看上去甚为威猛。

    “参见道主!”

    上官败尽管已经受了致命伤,但一见这个黑衣人,还是急急上前大礼参拜,他跪伏于地,几乎没有力气再爬起来。

    黑衣人却也不管他,冷冷问道:“十霄之事,你从未向道中禀告,导致今日大事出了岔子,你可认罪?”

    “属下……认罪……”

    上官败嘴角渗出血沫,开始上气不接下气,看来已近死亡。

    方长老连忙跪倒在他身边,磕头道:“宗主原本就想要禀告道主,是属下认为十霄已经五百年不曾现世,必然不会再出现,不必用过去的事劳烦道主,请道主责罚我吧!”

    黑衣人咳嗽了两声,从声音来看,应该已经颇为苍老。

    “你们胡作非为,浪费了教主为你们准备大好时机……如今上官败已经垂死,便免予处分吧,其余诸人,自回道中领罚。”

    “多谢道主!”

    “属下遵命!”

    说多谢的事上官败,听到免予处分,他脸上都放出光来。而其他几位长老都是低头认罪,听那黑衣人的话转身就走,方长老都没有对上官败再看一眼。

    上官败微笑坐在地上,口鼻涌血,双腿一阵抽搐,旋即丧命。

    黑衣人一直看着他,眼神中毫无怜悯,好像只是要等待他死亡罢了。

    “此事已了,沈三公子,你就请回吧!”

    黑衣人确认上官败死后,转向沈振衣,一口就叫出了他的身份。

    沈振衣倒不介意,他漫不经心问道:“他们称你为道主,不知你是什么道?”

    黑衣人笑了,“这个问题可以回答你,我们是破天道,只求破天,找一条道出来。”

    沈振衣眸光一闪,上下打量着那黑衣人,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那你们破天道有多少人,为什么要九重霄冒险做这种事?”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沈三公子,你管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人少管闲事,才能活得更久一点。”

    沈振衣微笑,不再继续询问。

    黑衣人长啸一声,又像是落叶一样,慢吞吞的飘了出去。

    楚火萝有些好奇,追出门外,但那黑衣人已经无影无踪。

    “破天道……”

    沈振衣口中喃喃自语,对这个组织却毫无印象。龙郡主欲言又止,脸上有为难之色,似乎对这个破天道还有些了解。

    “我总觉得,还会与他们打交道的。”

    沈振衣看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淡淡开口。

    九重霄这次事件惨不忍睹,天罗地网阵一开始奏效的时候,几位高手都被刺杀。也只有沈一州躲在人群中,闷头不做声才逃过一劫——也可能是九重霄要给十二剑楼面子,并没有赶尽杀绝。

    后来天罗地网阵崩坏,众人脱出阵法,与九重霄的弟子打成一团。

    这些弟子虽然忠心耿耿,但是到底修行不如,很快就给各宗高手屠戮干净——这时候沈一州就开始当急先锋,他甚至连上官富贵也没放过,一剑将其诛杀。

    九重霄宗主上官败被杀,六位长老不知所踪,剩下的三位也在混战中死去,九重霄千年基业,与被灭门也没有太多区别了。

    此后各宗派在杀戮中醒悟过来,又开始寻找九重霄的库房,想要将其搬空。但似乎早有人先下手为强,不少人发现这里已经是个空壳子。

    号称富可敌国的九重霄居然搜刮不出几两金银,众人只能悻悻然各自返回。

    沈振衣他们不想看这一场闹剧,那天上官败死后,就自行下山,坐地龙车返回弃剑山庄。

    大概路程走到一般的时候,这几天一直有些神秘的龙郡主收到龙皇府传信,说是府中有变,要她即刻。

    龙郡主不敢怠慢,当下就像沈振衣辞行。

    “这些年多蒙公子照顾,只是如今龙皇府中有事,我要提前回去了。”

    她语气仍然是无悲无喜,但是说的话却有诀别意味。

    沈振衣也不多问,点头道:“你一路上自己小心,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发信给我。”

    龙郡主应了一声,就从中间下车,换了驭兽,疾驰回返龙皇府。

    楚火萝见龙郡主走了,心里有些高兴,但没人拌嘴又觉得无聊,便问沈振衣道:“师父,你知道龙姐姐回去干什么?她还会再回来么?”

    “知道。”

    沈振衣猜也能猜得到,“龙族五百年大劫将至,大概他们已经发现了先兆,所以叫她回去一起抵御吧。”

    “龙族五百年大劫?”

    楚火萝倒吸一口凉气,“听起来很可怕的样子……我们……我们要去帮帮她吗?”

    平日里,总是恨不得对方去死的样子,但是真遇到什么危难,还是希望能够沈寿帮上一把。

    沈振衣微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与此同时,龙皇府中却已经生了变故。

    江底,江流翻涌,水流湍急,绿色的水草招摇,掩映一座水底宫阙。

    ——这便是飞岚州龙皇府,藏在松江之底,与一般人族的宗门不同。

    这几天,龙皇府总显得有些人心惶惶。整日里紧闭着大门,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赵大龙王遇刺了,有没有这事?”血统驳杂的水族聚集在龙皇府门外,私下里讨论着禁忌的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