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天罗地网阵
    关键,他还是这么气定神闲,好像付出的不是巨额的金钱,而只是纸一样。沈一州几乎快要崩溃了。

    “你为什么会有七十万?你不可能有七十万!”

    沈一州低声嘀咕着,但他却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叫上去了,他已经到极限。

    沈振衣这时候却对他笑了笑,“你猜的没有错,我真的没有七十万紫金。”

    什么?

    拍卖场中,又是一片轰然。

    你在……开玩笑吗?

    有些高手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沈振衣,沈一州大怒,喝道:“沈振衣,你在搞什么,你可知道这么做就是与九重霄为敌?你到底为了什么?”

    沈振衣淡然道:“其实也没别的事,只是为了气你一下。”

    身边的楚火萝噗嗤笑出声来,当师父存心要气人的时候,言语真是足够刻薄。

    沈一州面色潮红,“就为了气我,你就打算承受九重霄的愤怒?”

    沈振衣微笑道:“没有什么九重霄的愤怒,也没有什么桫椤贝叶,所以我没有七十万紫金,也是理所当然。”

    什么意思?

    沈一州迷糊了,周围众人也是一片疑惑。

    披发散人怒喝道:“小子,你说清楚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振衣瞥了他一眼,叹息道:“可惜,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你说什么!”

    披发散人勃然大怒,跳起来就要对沈振衣动手,沈振衣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哗啦!

    只听清脆声响,整个拍卖场的背景大变,所有人都悬浮在空中,背景是漆黑的夜空,一张张如蛛网一般透明的丝线,横亘在无限的黑暗中间。

    大部分明白自己处境的人一下子面色变得苍白。

    “天罗……地网阵!”

    这是绝杀的阵法。

    以天蛛丝线,埋在建筑之中,形成一个现实的网,再以灵血髓激发,将天蛛丝的凶性彻底拔出,最后化成隔绝空间之网。

    这个天罗地网阵,布置的堪称完美,笼罩整个九重霄,以拍卖场为中心,将所有外人都圈了进去。

    只要发动阵法,上官败能够轻易杀死在场的任何一人!

    “上官宗主,真是好手段。”

    沈振衣站在黑暗中,凝望着无线的网,轻轻鼓掌。

    半空中传来上官败的声音,“沈三公子,神机妙算,居然在我发动天罗地网阵之前就发现了我的做法。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先逃呢?是觉得九重霄已经被团团困住,根本逃不出去么?”

    “并不急。”

    沈振衣仍然镇定自若,并没有因为困在一个绝阵里面而有任何态度变化。

    “上官老鬼,有种与我决一死战!”

    披发散人咆哮着,向着上官败声音传来的方向猛扑,但人在虚空之中,根本无从借力,即使他是真人境第五重的高手也不例外。

    事实上这种动作极其危险,由于他来不及转身,斜刺里传出一条坚硬的蛛丝,从他肋骨下刺入,后心刺出!

    嗤!

    声音很小,几乎听不到,但这是刺破心脏的声音。

    就是是真人境武者,刺破心脏之后,也无法生存太久。披发散人仰天长啸,不甘的倒落在一片尘网中,惊起了此起彼伏的哭喊声。

    “不必担心。”沈振衣回头安慰龙郡主、楚火萝与安德福三人。

    “我只是故意留在阵中,待会儿找到了我们要找的东西,自然带你们破阵离去。”

    他四面张望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我们先出去,到九重霄的大厅去看看。”

    沈振衣在黑暗中信步而出,好像就是脚下有一条无形的走廊,走到底,他又拉开了虚拟的门,走出屋外。

    龙郡主、楚火萝和安德福当然紧紧跟着他。

    “这里就是门口的广场,可惜这些卖的东西没什么有价值的,不然可以随便取用。”沈振衣信手一指,但是楚火萝等人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龙郡主若有所思,“如果计算方位,刚才从拍卖场挪出来,这里确实是空地摆摊所在……但是,公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能够看到么?”

    沈振衣笑而不语。

    他就像是能看得见一样,娴熟的穿过天井和花园,绕过一片山林,抵达九重霄的大厅和库房。

    “我早就想来搜刮一阵,只是他们日夜都有人看守。如今他们发动天罗地网阵,却把所有人都扯进去了,我们刚好能够随便翻翻。”

    沈振衣绕过大厅,拉开了一扇门,鼻翼扇动,看上去像是在分辨药味,大约带着他们已经到了库房。

    “可惜,没有桫椤贝叶。”

    他失望的摇了摇头,也许桫椤贝叶真的只是一个噱头,九重霄根本没有得到他。

    “不过有些不错的药物。”

    千年人参、何首乌、灵芝、雪莲等等珍贵的药材,九重霄中储备了许多,大概是因为宗门豪富,所以不在乎这些。

    沈振衣能拿尽量拿走——别人无法触碰到真实世界的任何东西,他却好像随时可以在真实与虚拟中切换,阵法根本困不住他。

    “师父你太厉害了,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楚火萝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厮杀声,大约九重霄的人已经开始对困在阵中的高手下手。天罗地网玄奥的攻击几乎让人无从抵抗,大约又有几个牺牲品。

    这种诡异的情形,即使她一向胆大都会觉得害怕,所以请求沈振衣离去。

    “这个简单。”

    沈振衣本来留在阵中,只是想要无障碍的寻找桫椤贝叶。

    但这里并没有,他也就没了多耽搁的兴趣。

    “破!”

    沈振衣用两根手指轻轻一滑,就在黑暗中画出了一道光明,光明背后,惊鸿一瞥,可以见到一张苍老而张皇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