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桫椤贝叶
    或许是因为桫椤贝叶太有价值,以至于之前的拍卖大家都没什么兴趣了,只想要等着最后的关键。

    九重霄也算善解人意,今夜前面的拍卖都草草了事,直接进入了终末的环节。

    今日的拍卖场,做得比昨天还满。

    “你看那个,就是华阳部的第一高手披发散人,听说他距离真人境第六重也只差一张窗户纸。如果让他得了桫椤贝叶,几年之中必有突破。”

    “披发散人年纪大了,到现在还是真人境第五重,突破的概率太小,我倒是觉得,这种东西应该给年轻人。”

    “你看那个方淮部的韩不折,年纪轻轻也一样是真人境第五重巅峰,要我说,他得了突破的机会才最大。”

    “华阳部,方淮部虽然近,但终究不是咱们钧天部。我觉得好奇怪,九重霄得了这桫椤贝叶,为什么上官宗主不自己用呢?要是他能突破真人境第六重,那钧天部就能够再上一个台阶了。”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期待着谁得到着桫椤贝叶,谁得到突破的希望。

    沈振衣也发现了,这世界的规则其实相当严格。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更高级别的高手,一般不会参与稍低一境界人的聚会,比如钧天部这种层次的交易会,最高就只有真人境第五重,那第六重的高手就不会出现。

    就像之前沈振衣在飞岚州,峰顶就是真人境第四重,不会再有高手出现。

    这一批争夺桫椤贝叶的,就与他一样,都是真人境第五重。

    但沈振衣想要这世界玄树的叶子,可不是为了简单的突破。

    “桫椤贝叶的起拍就是十万紫金,三爷,比你还贵啊!”安德福听到这价格咋舌。原本他觉得昨天沈振衣赚了五十万紫金已经够多了,今天看来,好像还未必够。

    “十一万!”

    批发散人听清楚桫椤贝叶的价值和性质之后,毫不犹豫第一个开了一个价,体现了势在必得的气势。

    群雄混战,很快开始。

    价格一样很快就叫到了二十万,在二十万的区间又开始纠结。

    楚火萝又笑眯眯的望了一眼上官富贵,上官富贵浑身一紧,觉得像是被毒蛇盯上了,赶紧捂住眼睛不敢再看,当然也绝不再想出价。

    沈振衣还在审慎的观察着,这些高手们期待都很强,出手也大方,大概还有等到进入更高的区间之后,才能摆脱他们。

    “三十万!”

    沈一州苍白的身影出现在上官富贵身边,他伸手搭住了上官富贵的肩膀,豪情万丈。

    他也想要桫椤贝叶。

    沈振衣微笑,“八修世界,有谁不想要桫椤贝叶?在这个世界,很难再找到比他更好更实用的宝物。”

    一片叶子,多种功能,若是加以炼制,更是通灵的法宝。

    沈一州有很大的可能是为了给自己捣乱,但如果有机会,他肯定也不想放过这样的宝物。

    沈振衣的目光望向拍卖场内里——由于桫椤贝叶太过珍贵,并没有拿出来给人展示。也许是因为他们吸取了昨天魔火菩提死亡的教训。

    不过……

    沈振衣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

    “三十四万!”

    沈一州再一次出价了,他骄狂的望着沈振衣,神态充满了挑衅。

    “知道我昨天有五十万紫金,还敢和我挑衅?”

    沈振衣不慌不忙,微笑着报了个价,“四十万!”

    一口气加了六万紫金,这种豪气让人气沮。许多人看到这么报价的气势,就开始打了退堂鼓。

    但沈一州可不会。

    他听说了桫椤贝叶之事以后,咬牙向十二剑楼要钱。他知道沈振衣昨天卖灵血石鉴别法赚了五十万紫金,想要压过沈振衣,争到桫椤贝叶,至少要超过这个数目。

    幸好,十二剑楼支持了他。

    沈一州讥笑着再次开口,“四十五万!”

    你的底牌我已经看清了,你只有五十万紫金,顶多孤注一掷,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这两人两次大幅度的加价,逼退了大部分对手。

    批发散人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没有年轻人有钱。而韩不折等人更是早就退出了战场。

    拍卖会压轴,忽然变成了两个姓沈的对抗。

    他们之间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五十万!”

    沈振衣面沉如水,报价他差不多现在的所有财产。

    沈一州暗中好笑,谁都知道你只有这么多钱,装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一次加五万就能吓退我么?

    既然清楚对方已经到了极限,沈一州也打算恶心恶心人。

    他冷笑着又出一价,“五十万零一两!”

    “你!”楚火萝站起来,忍不住大骂道:“你好无耻!”

    沈一州大笑,“我知道沈三公子总共只有五十万,我又何必多花冤枉钱?这加一两的办法,不是你昨天用的么?”

    楚火萝语塞,对方也可以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可怎么办?

    这时候就见沈振衣慢条斯理开口,“五十五万。”

    啊?

    沈一州的笑声哑在喉咙里,他不敢置信地等着沈振衣。他不是只在昨天卖出灵血石鉴别法赚了五十万紫金么?除此之外,他还有财产?

    沈一州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想错了,他以为这种穷乡僻壤的宗门不可能有钱,但也许沈振衣身上也带了几十万紫金呢?

    他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没有拿出来?沈一州惶惑了。

    良久,沈一州才终于鼓起勇气,又加了一万。

    “五十六万。”

    “六十万。”

    几乎在沈一州报价的同时,沈振衣随随便便又加了上了一个十位数。这已经是桫椤贝叶价格的新高。

    沈一州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眼睛里面满是血丝。

    沈振衣的报价,已经快接近他极限,即使他是十二剑楼的继承人,即使十二剑楼有钱,也不可能无限制给他。

    父亲给的底线是七十万——那在七十万的时候,能不能抢得到?

    沈一州忽然觉得非常没有把握。

    他思索良久,准备逼一逼沈振衣,对方也不可能有无限的钱。

    “六十五万!”

    沈一州咬牙切齿,用一次大幅度的加价,想要吓跑沈振衣。

    然而他失望了,沈振衣甚至连头都没台,随随便便道:“七十万。”

    一口气就加到了沈一州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