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竞价
    九重霄富可敌国,上官家作为宗主,当然也是富得流油。

    上官富贵可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从来就是要什么有什么,也养成了他骄纵的脾气。沈一州刻意与他结交,几天下来,上官富贵已经把他当成了好朋友。

    今天沈一州将上官富贵带来,就是为了让他和沈振衣起冲突。

    他听到上官富贵询问,冷笑道:“他嚣张的时候你还没看到呢。待会儿拍卖的时候,你就可知他多霸道了。”

    “哦。”上官富贵点头,脖子上的肉抖动不止,看着沈振衣,投来几个挑衅的眼神。

    沈振衣莫名其妙,他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认识,只能认为是被沈一州挑拨的蠢蛋。

    起初的几件东西,沈振衣都没什么兴趣,干脆就闭目阳神。沈一州想渲染沈振衣的霸道,一时间也找不到机会,只能耐心等待,心里恨得牙痒痒。

    大概当晚的拍卖快到一半的时候,九重霄拿出来一件魔火菩提,才让沈振衣睁开眼睛。

    “八修世界,现在也长这种东西?”

    沈振衣啧啧称奇。

    楚火萝好奇问道:“这东西很珍贵么?”

    沈振衣摇头,又点头,“在有魔族血灌溉的地方,这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八修世界,并无魔族入侵,居然也有魔火菩提,倒是有趣。这东西,买下来吧。”

    楚火萝表示完全听不懂师父在说什么,什么魔族血、入侵之类,简直就像是梦呓。

    不过师父说了要买下来,楚火萝就忠诚的执行命令。

    这东西八修世界之人都不太懂得怎么用,所以虽然少见,标价也不过只有三万两黄金起。

    楚火萝随随便便叫了个十万两,就打算收了。

    沈一州眼睛一亮,在上官富贵耳边挑唆道:“你看看多嚣张,他一口气叫十万两,好像是欺负别人没有钱似的。”

    上官富贵最恨人家看不起他没钱,当即恼道:“那哪能让他如愿?二十万两!”

    他一开价,场中就有不少人憋着笑,负责拍卖的九重霄弟子也是尴尬。上官富贵是有名的乱撒钱,上官败虽然是九重霄的宗主,但九重霄到底不完全是上官家的产业,他这样用二十万两黄金买一件连来历都不知道的东西,又会被人嘲笑。

    楚火萝大怒,想要再出个高价,将主动权争回来。

    沈振衣却摇头,“不值得。”

    魔火菩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功效,无非就是特殊罢了,出二十万两黄金去买,只能让人觉得有点傻。

    ——这还是知道用法的沈振衣,那位买去,又有什么用?

    楚火萝不开心,嘟着嘴道:“难道白白便宜那死胖子?”

    沈振衣看她不乐,微笑道:“这样吧,那你慢慢加价,每次就加一两。”

    “这办法好!”楚火萝觉得这简直是恶心人最好的办法,旋即憋了一会儿,等在九重霄弟子要宣布卖给上官富贵之前,加了一次价。

    “二十万零一两!”

    噗!

    在场众人又都是绝倒。

    这种一两一两加的拍卖他们不是没遇到过,但像刚才那样,两家随随便便加十万两来竞价的情况下,突然只加一两,这种画风突变,让人忍俊不禁。

    “你看,他是故意在恶心你!”沈一州摁住了上官富贵,上官富贵从椅子上跳起来,拖着他那副肥壮的身躯去与沈振衣打一架。

    听了沈一州的劝,上官富贵才勉强耐住火气,咬牙喊价道:“二十一万两!”

    对手只加一两,自己要是再加十万,似乎显得有些鲁莽。

    他开价之后,又是一阵显著的沉默。就在他觉得马上要将魔火菩提收入囊中的时候,楚火萝慢悠悠的声音又传来,“二十一万零一两!”

    我打不死你我今天不信上官!

    上官富贵立刻就爆了。沈一州也是一脸尴尬,他是希望上官富贵与沈振衣起冲突,但怎么也没想到沈振衣这么促狭,还让一个小姑娘顶在前面,自己则只在座椅上打瞌睡。

    “二十二万两!”

    这里到底是九重霄的拍卖场,上官富贵总不能砸自己家的场子,他只能忍气吞声,再度加价。

    楚火萝又等了许久,然后才是“二十二万零一两。”

    上官富贵勃然大怒,他在椅子上站起来,高声喝道:“沈振衣,你要拍卖就好好拍卖,不敢出价就给我滚蛋!”

    哪有这种只加一两恶心人的?

    沈振衣这时候闭目养神结束了,神完气足,淡笑道:“都是出价,加一两也是比你高,难道你还能限制我出价不成?”

    九重霄的弟子急急忙忙围上去,劝说上官富贵不要捣乱。

    上官富贵只能咬牙切齿忍耐,最后喊出“二十三万两”,又狠狠瞪了沈振衣一眼。

    楚火萝还想再叫价,沈振衣拉住了他,“不必再出了,这魔火菩提已经成了一件废物,附着再上面的真火之气与精气,都已经被我吸收殆尽。”

    啊?

    原来你教我加一两竞价,只是为了这个原因。

    楚火萝眯起眼睛,看那台上的魔火菩提,原来它的枝叶上闪动光芒,如今却死气沉沉,黯淡不已。

    原本的精气神,全都进了沈振衣的肚子。

    那就不值得买了,楚火萝笑嘻嘻的低头,不再关注场上的拍品。最终上官富贵还是拿到了那件魔火菩提,但一到手他就觉得不对,喝住了九重霄的弟子。

    “骆师弟,这是怎么回事,这根本不是魔火菩提!你要掉包坑我么?”

    魔火菩提怎么制作怎么得到,上官富贵肯定不了解。但这东西是怎么样,他却看得最清楚。刚刚端上台的时候,明明有宝光闪耀甚为华丽,现在苦涩暗淡,就像是一截烂木头,就这样也想卖二十三万两黄金?

    九重霄的弟子叫苦不迭,“上官师兄,我们不管是坑谁,也不敢坑你啊?众目睽睽之下,又怎么可能掉包?”

    上官富贵是宗主的独子,他们巴结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以次充好?

    不过这魔火菩提似乎完全没了生机,他们也吃不准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暂时中止拍卖,请执事过来检查。

    执事上上下下将那魔火菩提看了一阵,只能遗憾的宣布,这并没有掉包,就是九重霄偶然得到的魔火菩提。很可惜在此之前,魔火菩提还有生机,现在就完全断绝,原本的灵性也消失无踪。

    ——换言之,现在的魔火菩提,就只是一根烂木头而已。

    “我花二十三万两黄金买了根烂木头?”

    上官富贵咆哮不止。

    沈一州赶紧去捂他的嘴,这种事让人知道,简直是笑掉大牙,自己与这蠢货站在一起,是不是也显得特别可笑?

    他转头看见沈振衣与楚火萝脸上都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心中更是郁闷恼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