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交易会
    尤长老还做着独占鉴别灵血石办法的美梦,但这个消息,其实很快就传遍了九重霄。

    安德福这张大嘴巴,当需要他的时候,还是相当有用的。

    他巧舌如簧,向每个人推销着鉴别灵血石价值——最直观的就是买灵血石的时候能够省到十分之九的支出,而如果用这办法来赚钱,运气好的话,也能赚到九倍利润。

    安德福分析的头头是道,有许多人都为之心动。

    “看来大家都已经预热的差不多了,交易会上,三爷你这个能好好赚一笔了——只可惜以后就再没得赚喽。”

    他向沈振衣报告,沈振衣微微一笑,并未再说什么。

    其实只要沈振衣有心提拔,完全可以让安德福赚得更多,但首先……就是他必须要有足够的忠心。

    这是将来的事,并不需要着急。

    当下,沈振衣的这个举动,已经引起了一片哗然。

    方长老与上官败又摸不着头脑了。

    上官败苦笑道:“年纪轻轻,武功就到这个地步,还懂得什么灵血石鉴别,我真相信他是十霄的人了。只是他到我们这儿来,露出这一手,又想干什么呢?”

    方长老面色也不好看,犹豫半天才道:“他会不是收到了什么风声?”

    上官败摇头,“十霄五百年不履尘世,我就不信他们还有那么多的耳目。我们这件事筹划机密,再说对十霄也没什么影响,他来阻止我们干什么?”

    两人疑神疑鬼,猜了半天还是没有结论。

    最后方长老叹了口气,“或许只能当是这一代十霄没有钱了,所以用这法子来赚点钱?”

    上官败与方长老面面相觑,实在不愿相信“俯首拜十霄”居然会落到这种地步。

    “若是如此……那就好了。”

    上官败眼中闪烁光芒,“暂时不取管他,看他能做些什么?”

    等到第二日,各色物品开始拍卖,果然沈振衣把灵血石鉴别法报了上去。九重霄的人知道这价值连城,便也将其作为重要的压轴拍品。

    在下场争夺之前,水已经变得很浑了。

    当日下午,尤长老又来单独找沈振衣,传达灵石谷主的意思,希望沈振衣不要通过拍卖,而是私下将这方法卖给灵石谷。

    灵石谷愿意出价三十万紫金。

    如果按照过去十年的那种小打小闹来算,这三十万紫金绝对是个高价。类似卖给九重霄这种一把一千万两黄金的机会太少,沈振衣与安德福控制的货源本身又不够多。

    无论是渠道销售,都不能满负荷运转,要想赚到三十万紫金,可能得几百年才行。

    不过对于灵石谷来说,这三十万就不过是九牛一毛。

    他们拥有巨量的矿藏,每个月出货都有数千万,如果能够将利润提高一倍,不用两三年,这三十万紫金就赚回来了——何况这办法带来的利润提升,肯定不止一倍。

    所以沈振衣又觉得灵石谷有些小气,并没有同意这一口价。

    尤长老面色沉了下去,警告道:“沈三公子,我们谷主能出到这个价,是因为想与公子交个朋友。如果不愿交朋友,那以后的路可不好走。”

    威胁对沈振衣素来没用,他淡然一句话把尤长老噎了回去。

    “我从来就没什么朋友。”

    除了灵石谷之外,聚宝斋、铜城、天晶府等好几个与矿藏有关的大宗门都私下联系过沈振衣,从他们开出的价格来说,确实还不如灵石谷那般高。

    沈振衣自然一一回绝,他是铁了心要放在拍卖上榨取最大的价值。

    按照安德福的估算,由于这次出现在交易会上的人够多,最后的桫椤贝叶可能炒到一个超越以前的天价,沈振衣就算是手握三十万两紫金,都未必能争得到手,还是尽可能赚更多为妙。

    沈振衣对安德福的商业眼光还是颇为信任,干脆就耐心等待拍卖的到来。

    这一段时间,还有不少人试图挑衅沈振衣——这好像与灵血石之事无关,应该是有人闲得无聊,挑拨是非。

    楚火萝怀疑是沈一州,她扛起寒衣剑,将那些挑衅的家伙一个个都打得服服帖帖,没多久九重霄又都人尽皆知。动灵血石鉴别的那个沈三公子,有一个厉害的女徒弟。

    由于楚火萝下手不轻,总算这一波麻烦暂时给压了下去。

    沈振衣每天优哉游哉,等到第三天晚上,他的鉴别法开始拍卖,他才第一次进入交易会内部,看看大家到底在卖些什么。

    九重霄拨出宗门中的一大块空地,当作自由贩售区,这里随时有人摆摊,卖各种药物、材料、刀剑之类的东西。有些人已经长年累月以此为生,就在九重霄住了下来,每天都在。

    沈振衣大致转了一下,这些固定的摊位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倒是有些临时交易会过来的人,手里有些好东西要卖,但在拍卖的时间,摊主们又都看热闹去了,想买都买不了。

    他只能意兴阑珊的进了拍卖房,听叫卖的九重霄弟子吹嘘,倒是每件东西都颇为有趣。

    这里拍卖没什么严谨的规矩,只是价高者得。

    沈振衣发现沈一州也在,陪在一个颇为富态的公子身边,沈振衣一看他的表情,就猜到他想要干什么,不由嗤之以鼻。

    “沈少主,你就是说这个沈三公子特别嚣张?他与你五百年前是一家啊!”

    那富态公子有点憨愣愣的,看见沈振衣进来,就低声与沈一州耳语。

    沈一州平日也不来拍卖会,今天是因为知道沈振衣一定会来,他才故意准备来找茬,他身边的那个富态公子,正是上官败的独子上官富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